alexa
置頂

心理師:一味壓抑負能量的人,隱藏的攻擊性比誰都大

文 / 一流人    
2020-06-23
瀏覽數 32,650+
心理師:一味壓抑負能量的人,隱藏的攻擊性比誰都大
僅為情境配圖。取自pexels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編按:
被壓抑的負能量,就是住在我們心裡的惡魔。能量其實沒有好壞之分,但凡是能量,就一定有它存在的合理性和意義。能量必須有它的出口,任何抗拒、壓抑都沒有用。那些能夠透過安全途徑釋放負能量的人,往往活得比較通透、自如、真實。(本文摘自《人生很難,你可以不必假裝強大》一書,作者為資深心理師,以下為摘文。)

「太可怕了,我的房間裡有一個鬼……。」

我們看到的鬼,到底是誰?

* * *

第一次見到芳的時候,我被她的狀態嚇了一跳,30多歲的她,面容憔悴,眼圈烏黑,身體僵硬,眉頭緊鎖,從頭到腳暮氣沉沉、老態畢露,沒有一點活力與朝氣。

我不由得在心裡揣度:她經歷了什麼?因何而來?

很快就有了答案。

芳是一位高三班主任老師,正帶著一個即將高考的班,她不得不前來諮詢的原因是她的狀態實在太糟糕了,嚴重的焦慮和失眠已讓她無法維持正常的工作和生活,而她認為這都是工作壓力大導致的。

她害怕自己狀態太差,難以勝任工作,把孩子們給耽擱了,已想好諮詢是自己的最後一根稻草。如果諮詢沒有用,糟糕狀態仍然持續下去的話,她會考慮辭職休養。

她苦笑著對我說:「我熱愛我的工作,但關鍵時刻我得保命,對吧?」

她這樣說一點都不誇張,嚴重的失眠和焦慮正在摧毀她的身體和生活。不明原因的身體疼痛、免疫力下降、脾氣暴躁,讓她晚上睡不著、白天不想睡;結果愈焦慮愈睡不著,愈睡不著愈焦慮,陷入無法自拔的惡性循環中,整個人都快崩潰了。

僅為情境配圖。取自shutterstock圖/僅為情境配圖。取自shutterstock

她焦慮到只能淺淺的坐在諮詢室的沙發邊上,屁股只占了一點點位置,身體像懸吊在半空,緊繃著前傾;雙手緊握成拳,眼睛瞪得溜圓,急切緊迫目不轉睛的盯著我,彷彿我手裡有靈丹妙藥最好趕緊掏給她一樣。

這使我確信她現在最需要的是先放鬆下來,因此前幾次諮詢,我會在最後預留十分鐘引導她呼吸、放鬆。這個過程起初她特別抗拒,無論如何也無法進入狀態,好在她對我有了信任之後,開始慢慢放鬆,坐在沙發時的姿勢也舒服些了。

* * *

每週一次諮詢,芳的狀態逐漸好轉,尤其睡眠有了很大的改善,這令她非常開心。

有一週因為我要培訓,諮詢中斷了一次,再見面時她很焦慮:「王老師,我每次做完諮詢,接下來的一週都會放鬆很多,睡眠也好一些。但上週停了諮詢之後,我感覺我的狀態又回去了,連續幾天都睡不好,心裡很恐懼……。」

我說:「能跟我講講妳的恐懼嗎?」

她說:「其實有件事我一直沒告訴妳,不是不信任妳,是那件事實在太可怕了,我跟誰都沒有說過!」

我鼓勵她說出來,她皺著眉頭、望向腳尖,終於像是鼓起很大的勇氣對我說:「我一直覺得,我住的房間裡有一個鬼……。」

我問:「妳什麼時候開始有這種感覺的?」

她說:「半年前,我自己一個人租房子住以後……。」

我說:「在其他地方,比如妳父母家、男朋友家,妳還看到過鬼嗎?」

她搖搖頭:「從來沒有。所以我很討厭一個人住,但又沒辦法,上班太遠了。」

我說:「妳說的那個鬼一般都出現在房間的哪個位置?」

她說:「它總是在客廳沙發上坐著,好大一團,很黑、很可怕……我晚上都不敢去廁所,因為廁所就在客廳那邊。」

我說:「妳願意現在再去看看那個鬼嗎?看看它長什麼樣?」

她驚恐的搖搖頭,想想後又點點頭。

僅為情境配圖。取自unsplash圖/僅為情境配圖。取自unsplash

我說:「這裡很安全,有我陪著你。」

引導她進入淺度的催眠狀態後,她在想像中回到自己租住的房子裡,在暗夜裡一步步向客廳走去,快走到沙發時停了下來,不想再走了,但我鼓勵她往沙發靠近,再靠近……。

芳:「我看到了,是個男的。」

我:「再仔細看看,他長什麼樣?」

不一會兒,她突然一聲驚叫,捂著臉瑟瑟發抖:「好像是我爸爸,天哪,太可怕了……。」

* * *

芳十歲那年,她爸爸因出車禍導致下身癱瘓。爸爸癱瘓後不能再工作了,一直當家庭主婦的媽媽只好出去找工作,一邊工作一邊照顧癱瘓的老公,還有芳和六歲的小兒子。後來,媽媽因為壓力太大,所以情緒愈來愈急躁,常常失控到歇斯底里。

家境敗落帶來的巨大變化,導致了芳的自卑心理。從前的她活得像小公主般無憂無慮,吃穿用度都比同齡孩子好,但爸爸的癱瘓結束了這一切,芳彷彿一夜間長大了。她說自己從此再也沒撒過嬌,再也沒向父母開口要過東西,她曾經為了學校要繳100多元的校服錢而痛苦糾結,不忍心向家裡要這錢,最後是一個好朋友的媽媽偷偷替她繳了(這又帶來另一種內疚)。不僅如此,她還要幫媽媽做很多家事,還要照顧爸爸和弟弟……。

這種生活狀態一直持續到她念完大學、開始工作,每個月她賺的錢都要貼補家用,這使她很難下決心和男朋友結婚,怕拖累了對方。

而爸爸,那個本該承擔這一切的男人,多年來就一直癱在那裡,曾經開朗幽默的他內心變得扭曲又脆弱,煩的時候還會對著家人大喊大叫、亂發脾氣,這讓芳很煩躁,卻又難以應對。

但在家裡她和爸爸關係最好、最談得來,很多事都會跟他講。她很清楚爸爸最疼愛她,每個週末她回家,是爸爸最期盼也最愉快的時候。

有一次父女倆閒聊,她爸爸突然舉起手機叫她看:「芳,你看,這雙鞋滿好看的!」

她一看,是一雙標價500多元的白色男款運動鞋,突然很生氣的說:「你都走不了路了,難道還想買鞋穿?」

她爸當場如遭雷擊,她也被自己衝口而出的話嚇到了。

這件事讓她內疚、自責了很久,她從未意識到自己對父親竟然有這麼多情緒,而這些情緒裡的怨恨與憤怒竟是如此強烈,這令她非常恐懼,拚命想把這些情緒壓下去。之後,她對父親加倍的好,想以此彌補心裡的愧疚。

僅為情境配圖。取自pexels圖/僅為情境配圖。取自pexels

當她在諮詢中表達了所有壓抑的情緒與感受時,鬼的意象消失了。

經過一段時間的諮詢,芳的情緒日趨平穩,睡眠愈來愈好;一個人心情好了,對未來就會有所期待,她做出一個重要決定:和男友結婚。某一次諮詢時,她還特地帶男友來見我,那是一個穩重樸實的男人,我真為她高興。

她的諮詢還在進行,但工作與生活已步入正軌。

* * *

很多在諮詢中跟我講到鬼、懼怕鬼的來訪者,當我們可以一起去談論、去面對和處理這份恐懼的時候,鬼的意象無一例外都消失了。

在不同人的意象裡,這個鬼可能是男鬼,也可能是女鬼,可能是面目猙獰的陌生人,也可能是身邊最熟悉的人。無論鬼以何種面目呈現,其實都不是我們看到的人,比如芳看到的是爸爸,

但其實並不真的是爸爸。

我們看到的鬼到底是誰呢?

那個鬼,就是我們自己。

鬼代表的是怨氣,是憤怒,是我們不敢表達出來、最真實的情緒和黑色能量,是我們難以示人的靈魂深處的卑微、骯髒、醜陋、齷齪……。

在意識層面,我們害怕這些醜惡的東西出來,會拚命壓制它們,因為這部分代表我們是壞的;一旦把這些壞放出來,會產生巨大的攻擊性,會讓周圍的人不舒服,會帶來很多破壞,這是我們難以承受的後果。

而做好人,尤其是濫好人,顯然就安全多了。

各種雞湯文都在大力的宣揚正能量,正能量的確是好東西,但過於強調就意味著對負能量的拒絕。

愈是強調正能量,壓抑的負能量就愈多。

被壓抑的負能量,就是住在我們心裡的惡魔。

能量其實沒有好壞之分,但凡是能量,就一定有它存在的合理性和意義。能量必須有它的出口,任何抗拒、壓抑都沒有用。

那些能夠透過安全途徑釋放負能量的人,往往活得比較通透、自如、真實。

一味壓抑負能量的人,隱藏的攻擊性其實比誰都大,只是這攻擊性有時朝向別人,有時朝向自己。

一般而言,朝向自己的自我攻擊最多。除了自我攻擊,有時還會挑身邊最親、最弱的人下手,比如在公司裡看上去人緣超好的人,回到家裡可能是令家人害怕的暴君。

So,當一個貌似無害的濫好人,真的不容易。

治癒你

很多人都說自己怕鬼、怕黑。其實世上沒有鬼,很多人怕的,是自己無法接受並壓抑的負能量和內在潛藏的攻擊性。一旦我們可以面對這些情緒,能夠表達攻擊性,像接受正能量一樣接受負能量,怕鬼的恐懼心理就會消失。

《人生很難,你可以不必假裝強大:解憂診療室,芸芸眾生苦,42個你會遇到的心理諮詢案例:孤獨、創傷、背叛、渴望愛與厭世》一書,王璽著,大是文化出版。圖/《人生很難,你可以不必假裝強大:解憂診療室,芸芸眾生苦,42個你會遇到的心理諮詢案例:孤獨、創傷、背叛、渴望愛與厭世》一書,王璽著,大是文化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原生家庭憂鬱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