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防疫尖兵公衛師 竟是醫界邊緣人?

為英雄正名,朝野樂見《公衛師法》過關
文 / 邱于瑄謝明彧    攝影 / 蘇義傑
2020-03-31
瀏覽數 16,800+
防疫尖兵公衛師 竟是醫界邊緣人?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多年前的SARS到現在的新冠肺炎疫情,前線抗疫的公衛英雄們,竟然是醫界邊緣人!原因就是公衛人沒有證照與法源依據,更少新血意願加入。隨著立法院三讀通過《公共衛生師法》,未來公衛師將通過考試取得證書,並受指派處理重大公衛事件,可望走出醫界邊緣人的困境。

5/15最新消息
立法院會今天(5月15日)三讀通過《公共衛生師法》,也是亞洲第一部公衛師法。未來,政府可因突發緊急或重大公共衛生事件,指定公衛師辦理業務。在法案通過之前,《遠見》特別報導了公衛師的人才斷層問題及修法歷程。

2月15日,一名白牌計程車司機因為新冠肺炎引發敗血症過世,成為台灣第一宗死亡案例,震驚全台。雖說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只以「中部地區患者」籠統說明,但不只新聞以「台商大縣……武漢肺炎確診病例數彰化占1/4」為題報導,LINE群組甚至瘋傳「彰化縣和彰化市都將封城」,彷彿破口已經在彰化產生,一片人心惶惶。

然而,這份恐慌很快就平息。

兩天後,18日一早彰化縣政府舉行記者會,衛生局長葉彥伯指出,已透過通聯紀錄,找到染感源是浙江台商,並查詢健保資料、通聯紀錄和調閱監視器後,以時間軸畫出個案行蹤圖,針對載過的乘客、同公司運將、接觸過的家庭與診療人員,透過三大疫調結果,歸納三條可能傳染路線,清查出384名接觸者,全數要求自主管理或居家檢疫。

詳細的資訊與明確掌握度,迅速平息了大眾焦慮。能夠在短短兩天內就梳理清楚龐大患者接觸網絡,背後關鍵是一大群公衛人員,憑藉流行病傳播學專業,整合大數據分析,明確指示疫調小組,要去哪裡追查哪些資訊、確認可能接觸者,給予各單位行動指引,快速解決問題。

不只抗病毒,公衛無所不在

不同於醫師、護理師直接面對病患,公衛人員更像是幕後的資訊分析師與監控人員,是整個疫調與防疫團隊最重要的幕僚。他們首重群體疾病預防,掌握醫療體系的各種資訊,包括病床統計和分流、患者的旅遊史調查、海關的邊境檢疫等等,在每項超前部署策略中,都扮演吃重角色。

早在去年11月傳出中國武漢爆發不明肺炎時,台灣的公衛人員就已經開始行動,就算台灣目前不是WHO會員,也動員各種人脈,聯繫世界各地的專家,持續理解新冠肺炎動態。

同時,也汲取當年SARS的經驗,規劃各單位應變措施,例如協助教育部制定各校防疫策略,包含體溫控制、教室通風等等。並且以武漢因大量患者湧入醫院、導致醫療體系崩潰為誡,協助衛福部清點全台一般病房、負壓隔離病房、人力分配等數據,建立地方篩檢站,達到分流。

「每當災難或傳染病發生時,公衛專家就像是國軍,與災難、病毒作戰,」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中華民國公共衛生學會理事長陳保中說,台灣能從疫情開始時,被美國權威研究機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預測,因地緣鄰近與大量台商來往,將是受侵害風險最嚴重的地方,到如今全球各國都公開宣示要以台灣當作防疫模範,「關鍵就是台灣過往累積的深厚公衛人員基底。」

例如921大地震時,災區傷亡嚴重,地方政府體系無法運作,當時就由全台各個學校的公衛相關系所和畢業生進駐災區,協助處理環境衛生、水汙染、傳染病預防等問題,讓整體民眾生活可以快速恢復。

此外,公衛人員也並非災時才需要,像是平常的登革熱防治、社區健康營造、空氣監測、企業和保險業醫療顧問,或健保和健康政策制訂等,都扮演重要角色。陳保中說,「之後如果不幸疫情爆發,各個學校也預計認養各縣市,協助地方控制疫情。」

公衛人員不只是重大疫情發生時的策略規劃者,也是平日維護大眾健康的重要協助者,但這十年來人才卻不斷減少,關鍵就在於「沒有名分」。

新血少,公衛人才快速凋零

相比醫師、藥師、護理師、醫檢師等同為醫學相關領域的「師」,過去公衛師並沒有相關法源基礎,也沒有對應的國家證照;當沒有明確定位,機構也就不會設定對應職位,就算有需要,編制上也常被醫護、藥理背景人員取代,當出路變窄,人才自然流失。「求職前景不明,連學生想報考還會被家長質疑『讀了能幹嘛?』」陳保中感嘆。

這也造成台灣近十年來公衛領域畢業生數量不斷下降,根據教育部統計資料,2007年時,台灣公衛學系大學畢業生為392人,但到了2018年卻只剩305人,從逼近400人到眼看就要跌破3字頭。

陳保中說,台大公衛系已是全台所有公衛科系中最不擔心收不到學生的地方,但由於出路不明,學生常常在四年中轉系,大一收50~60名新生,大四往往只剩30人左右,轉走1/3以上,畢業後真正投入公衛體系的,則更是少之又少。

「從SARS到這次新冠肺炎,現在台灣在前線抗疫都還是20年前訓練的人!」陳保中憂心地說,這次不管是擔任中央指揮中心要職的疾管署署長周志浩和副總統陳建仁,或是現在常透過講座、媒體提供衛教資訊的前衛生署長楊志良、葉金川等,都是長年站在前線的公衛人,少有新血加入。

台大公衛學院院長詹長權也擔心,台灣到目前為止防疫所動用的公衛人員,其實都是「兼著做」,本身可能是醫師、藥師、護理師、行政人員等等,只因求學時公衛是必修學分,所以可以被調來幫忙,「但這些人其實也只是剛好cover,人力非常吃緊;一旦台灣發生社區傳染,能夠協助地方防疫的公衛人員絕對不夠。」

公衛人才斷層,不只可能會在防疫關鍵時期發生人力短缺,平常也會造成大眾健康管理的慢性隱憂,例如台灣各地衛生局所,長期缺乏公衛人員,發生公衛事件時多半只能請求學校老師協助。

2015年台北市鉛水管事件,台北市衛生局就曾求助陳保中,評估有害物質是否影響民眾健康與環境。「教授的工作是研究和教學,但我們愈來愈常被請去做社會服務,」陳保中說。

蘇揆令公衛師法優先排審

公衛人員這種「重要但不緊急」的特色,也是造成公衛師遲遲沒有獲得「正名」的原因。

2003年SARS爆發,《公共衛生師法》曾順利一讀通過。然而隨著疫情很快過去,對公衛師的急切感下降,加上因為業務重疊而受到醫護人員、藥師、環安師等專業人員排擠,導致草案一直在院會間來來回回。

近日因疫情升溫,沉寂近20年的《公衛師法》再次獲得關注,不只各黨團都表態支持,行政院長蘇貞昌也指名為本次議期第三優先法案,而5月15日《公衛師法》順利三讀通過。

公衛學會理事長陳保中20年來致力推動《公衛師法》,期待公衛師獲得正名,補足醫療體系遺漏的一環。圖/公衛學會理事長陳保中20年來致力推動《公衛師法》,期待公衛師獲得正名,補足醫療體系遺漏的一環。

新法明定,公衛師可執業於醫事、健康長照機構等,或成立公衛師事務所,投入社區。遇到重大公衛事件,像是此次新冠疫情,無正當理由,不得拒絕徵召。同時,藉由考核制度,給予公共衛生師資格認證,可望透過業務範圍劃分,讓公衛師能與其他專業人員如醫師、環安師等有所區隔,又能互相合作。

美國自2003年SARS爆發時,即注意到公衛師的重要性。2008年美國開始辦理公衛師認證考試,至今已有5600多位公衛師取得證照,投入政府、醫療機構、公司和學校等。此外,美國大學公衛系學生成長快速,從2003年僅1430位的畢業生,到了2015年一年已有約兩萬名畢業生,成長約14倍。

「推動《公衛師法》並非趁火打劫,而是這時大眾才會意識到公衛師的重要,」陳保中也期望,法案順利通過之後,政府能增設公衛師公職,從公部門到私人企業,補足整個公衛體系。「不然目前還在線上的,都是我們這群二十年前訓練的人,二十年後,還有誰能來守住台灣呢?」

本文出自 2020 / 04 月號

別讓孤寂封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公衛系2019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衛福部人才台大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