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媒體到底怎麼了?方君竹剖析亂象爆紅的下一步:想讓所有記者說出真心話

「記者真心話」四支影片破千萬流量
文 / 蔣濬浩    攝影 / 張智傑
2020-02-27
瀏覽數 28,800+
媒體到底怎麼了?方君竹剖析亂象爆紅的下一步:想讓所有記者說出真心話
圖/「記者真心話」節目主持人方君竹。張智傑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人氣網路系列影片「記者真心話」推出僅九個月,四支影片就在臉書累積達近1200萬觀看次數,也讓節目主持人方君竹一夕爆紅。方君竹的下一步卻是「想讓所有記者說出真心話」。

「照片會不會很難挑啊?」採訪拍攝當天,「記者真心話」網路節目主持人方君竹對《遠見》攝影記者自謔說,自己不太上相,如果照片拍壞了,大半是因為自己不太會跟鏡頭互動。

大多數人認識眼前這位年輕人,是看到臉書流傳的「記者真心話」系列影片,他談論的主題雖是台灣媒體亂象,卻因影片節奏明快、條理清晰,迅速獲得共鳴。初試啼聲的第一支影片,就讓方君竹在社群平台上斬獲百萬流量,以及上萬次分享。

談起自己做「記者真心話」的初衷,方君竹笑稱:「其實一切都很『賽』。」

時間可回溯到方君竹在台大新聞所碩一下學期,當時適逢2018年大選,多達10項公投案,讓許多選民一頭霧水,方君竹注意到此問題,為了讓公投議題更簡單易懂,便決定與新聞所的朋友共創新媒體「2018公投翻譯蒟蒻」

隔年3月,方君竹到國立台北大學經濟系分享創辦新媒體的過程,他從同學們的發問與互動中觀察到,比起如何創辦一個媒體,大家其實更關心的是「台灣媒體發生了什麼事情?」「媒體亂象又是如何產生?」因而啟發他製作「記者真心話」影片。

一個月後,他進入公視擔任實習生,一邊工作一邊著手製作與「媒體亂象」相關的企劃。他坦言,「其實我自己從來沒有想到要做媒體素養,反而是想做很『瞎趴』的數位專題。」

「記者真心話」的影片紅得突然,卻沒有像流星般轉瞬即逝,相反的,打從他去年5月開始釋出第一支影片後,「記者真心話」系列一路長紅。截至今年2月,四支影片已經在臉書累積達近1200萬觀看次數,分享數也突破18萬次。

雖然爆紅來得急,但方君竹卻很冷靜:「比起菁英取向的數位報導,今天我既然有機會能夠跟大眾對話,那不也是很珍貴的機會嗎!」

用大眾口吻說話,讓每個人都聽得進去

「他的話有種魔力,會讓人情不自禁地願意相信,」一名與方君竹共事的同事如此形容。能夠用大眾都聽得進去的口吻說話,可說是方君竹的天賦。他說話時音頻偏高,聲線具穿透力,且不用生澀的詞彙;當說到認真處,聲音會微微變小,反倒使人更想認真聆聽。

能夠製作出大眾喜愛的影片,幕後隱形功臣是方君竹的弟弟。「如果要下標題,我會先列出所有我想到的標題,再讓我弟弟去選一個他最喜歡的,」理由是「如果弟弟能聽懂,那應該所有看影片的人也都能懂。」

目前「記者真心話」已經播出四集,談及媒體亂象成因、媒體滲透、媒體帶風向,以及假新聞,方君竹充滿雄心壯志的下一步是,「想要為台灣的媒體亂象找出一個長久的解方。」

「大家進入媒體業都是抱著美好的初衷,我很捨不得媒體人的熱情一再被消磨。」談到台灣媒體亂象,方君竹正色說:「很多人覺得我在批判媒體,但我批判的其實不是記者,而是體制與產權。」

方君竹希望能夠壯大公共媒體,讓記者說出真心話。張智傑攝圖/方君竹希望能夠壯大公共媒體,讓記者說出真心話。張智傑攝

壯大公共媒體,讓記者說真心話

「我希望能夠壯大公共媒體,」方君竹認為,只有讓記者們跳脫商業媒體的體制,才有可能寫出好新聞,透過公共媒體,能讓媒體人有更多自己的發揮空間,「我們應該用好新聞包圍觀眾,而不是用爛新聞去助長人性。」

然而,想要壯大公共媒體,並非一條簡單的路。他回憶起曾向一名商業媒體前輩提出「公共媒體可以帶頭投資好新聞」的想法時,前輩劈頭就回說:「不可能啊,沒錢啊,台灣媒體業好糟糕啊。」

這不是方君竹第一次被媒體前輩唱衰,事實上,包括公廣集團內部、學術界中,也有許多人不看好方君竹的號召,「太理想化了!」他們說。

對此,大學讀企管、碩士讀新聞的方君竹很快便釋懷。面對當下的媒體困境,他反而回過頭來開始自我分析:「商學院學生所具備的英雄主義,和社科院學生對於社會結構的無力感,在我身上取得了平衡。」

「盡力之後就會自在吧,但我真的覺得會成功,」方君竹邊說,邊開始細數起自己的下一步該如何規劃、如何實踐。認真的神情,讓人不禁開始相信,只要一路堅持下去,似乎不無可能。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聞公視YouTuber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