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嘉大園藝系 栽培蘭業精英大軍

台灣蘭業在全球坐二望一的幕後功臣
文 / 謝明彧    攝影 / 蘇義傑
2020-03-04
瀏覽數 16,850+
嘉大園藝系 栽培蘭業精英大軍
右起為沈榮壽、簡維佐、王炳勳、陳江良、康芳瑜。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台灣是全球第二大蝴蝶蘭出口國,而全台蘭業超過一半產值,是嘉大園藝系系友締造。這裡堪稱世界蘭花人才的培育基地,為何這麼厲害?

今年3月,全球蘭花界的目光都集中在台灣。

先是世界三大蘭展之一的台灣國際蘭展在台南市後壁區盛大開展,緊接著3年一度的世界蘭花會議於台中舉辦,這是國際蘭界最重要大會,台灣爭取了12年才取得主辦權,屆時全球蘭花大廠與專家都將來台。

台灣是世界第二大蝴蝶蘭出口國,全球市占率高達三成以上,年產值超過60億新台幣。很難相信,一個小島能晉升全球蘭業最重要據點之一。

農專基因流著技職實作血液

為了發展蘭花產業,國內許多知名頂大,如成大、台大、中興等都設有研究團隊,然而實際上撐起台灣蘭業半邊天的學府,則是前身為嘉義農專的嘉義大學。

最具體的證明是,台灣知名蘭園的經營管理者,絕大多數是嘉大園藝系和所屬的園藝技藝中心出身,因此,若論培育蘭花人才,嘉大堪稱國內大學科系中的隱形冠軍,當之無愧。

例如一心生技公司,這家東南亞最大、年產值7億多,占台灣蘭業產值1/10的蘭花種苗公司,董事長簡維佐就是嘉大園藝系在職碩士專班,大兒子也是嘉大園藝系畢業。兩人是父子,同時是嘉大的學長學弟。

簡維佐回憶,大兒子讀嘉中時成績優異,聯考完決定讀嘉大,他忍不住問:「你怎麼不選台大?」兒子反問他:「嘉大不好嗎?」簡維佐完全無法反駁。如今兒子已成功接班,在美國負責廣達7000坪的苗圃。

除了一心,台灣重要蘭業公司的高階主管,許多也都是從嘉義農專畢業。

包括第一個導入企業化蘭業的台糖精緻農業、台灣白花蝴蝶蘭大王台霖生技、第一家外商蘭園美商三好等,創辦人、總經理、研發總監等,若不是嘉大出身,就是工作後結伴來讀在職專班,或到嘉大擔任業師。毫不誇張,台灣蘭業逾半產值,皆由「嘉大幫」創造。

嘉義大學前身是嘉義農專,結合大學科研與技職實務,當研發能落地,讓嘉大園藝系成為台灣蘭業與農業最重要的人才養成基地。圖/嘉義大學前身是嘉義農專,結合大學科研與技職實務,當研發能落地,讓嘉大園藝系成為台灣蘭業與農業最重要的人才養成基地。

有趣的是,蘭園世家的老闆們紛紛把二代、三代送到嘉大園藝系就讀,連同媳婦、女婿一起捎帶上,更緊盯系上老師追著「要人」。

現任一心生技公司場長王炳勳,就是嘉大園藝系碩士班出身,和當年一起做研究的同學陳江良,畢業之後直接被招攬到一心服務。

七年前,陳江良則與同樣出身嘉大園藝系,也曾任職一心的太太兼學妹康芳瑜自行創業成立樂禾蘭業,成為嘉義地區新興的衛星蘭園,再為「嘉大幫」增添生力軍。

嘉大是蘭業精英的搖籃,祕訣之一在於擁有大學等級的研究能量,加上農專出身,流著技職實作的血液,結合兩者,正是企業要的人才。

「要變產業,比起在實驗室做細胞培育,有沒有辦法做到『大量』『穩定』栽培,才是關鍵!」簡維佐舉例,台灣蝴蝶蘭最大出口國是美國,怎麼確保幾十萬株花苗,經過一個月的海運,在聖誕節前送到時剛好開出最完美的花況,「只要早三天開花,整櫃蘭花就會被退貨」。

過去,業者是靠老闆自己累積了數十年的栽培經驗,判斷每天的溫度、濕度、日照、肥料等。但當嘉大園藝系加入後,學校有理論值,業者有經驗值,學校幫企業「把經驗變科學」。

嘉義大學農學院副院長兼園藝學系主任沈榮壽指出,以前只存在老闆腦裡的直覺,學校依據理論,科學化地轉為可以照表操課的標準程序。

「栽培效率出來,企業國際競爭力也就出來,」沈榮壽說,能把研究數據變成量產的SOP,才對企業真正有用。

被沈榮壽教過的王炳勳則解釋,蘭花是活的生物,不像手機設定好生產線規格,就能大量複製,蘭花只要每天的氣溫、濕度、日照一改變,成長狀況就會不同。

嘉大的目標之一便是精準量產,透過每天不斷追蹤各種栽培數據,然後針對現場狀況,回頭比對植物學原理,進而找出操控每個品種生長與開花的條件,摸索出個別品種在不同生長階段的最適栽培參數。

例如美國人喜歡的蝴蝶蘭花型,是兩枝花穗朝左右展開,看起來盛大澎湃。但要讓蝴蝶蘭保證一次抽兩根花穗,得靠溫度精準控制。

沈榮壽說,溫度高蝴蝶蘭只會長葉,一旦降溫就會催促開花,但要降幾度、移動時機、冷氣時程,「只要數據沒抓準,幾萬株花可能就全都報廢」。

地利之便 巡園研究不耗時

更難的是,一個溫室中可能有50個品種的種苗,怎麼最佳化管理所有品種都能安全成長?

「就是嘉大在幫企業做的事,也是當年沈老師帶領做研究的內容之一,」王炳勳回憶,運用植物生理學、蘭花種苗學,從大數據中解構出量產可用的關鍵數字,再應用回溫室現場做調控,就是嘉大園藝系的專長。

和其他學校相比,嘉大另一優勢則是,鄰近台灣蘭業的核心生產區嘉義與台南。業者早上巡蘭園看到異常狀況,一通電話聯絡嘉大,30分鐘內老師就帶著學生趕到蘭園內檢視,和業者討論怎麼調整。

「如果找台北或台中的老師,來一趟就3小時,不只速度慢,人家也不想來,」超過30年育種經驗的簡維佐指出其中差別,而且拍照及視訊,也沒有親眼目睹來得精確。

簡維佐一面說明,一面轉頭向沈榮壽問起早上巡園時小花種蝴蝶蘭提早抽花的狀況,馬上諮詢良師對於溫度的建議:「原以為安全的溫控區間,是否應該再縮小?」沈榮壽當下立刻為簡維佐解惑。

傳道授業的蘭園現場,不只活生生展現嘉大園藝系和業者如何產學合作,有時候還會迸出嘉大學生的碩士論文主題。

比如王炳勳和陳江良當年念碩士時跟著沈榮壽參與一心生技公司的產學合作案,以一心的蘭園為研究場域,兩人發展出的研究主題,便是分析肥料濃度對蝴蝶蘭種苗接力培育的影響,學術與實業相得益彰。

在嘉大強大的研究能量加持下,一心的良苗率從七至八成提高到九成,育苗時間也從過去4.5~5個月,縮短到4個月。

受益點滴在心頭,簡維佐表示,效益的提高代表成本的降低,也讓台灣蘭業在荷蘭、中國、越南等地區的競爭中,對比對方是單一品種大量生產,台灣可以做到「新品種少量客製化」,守住世界第二的地位。

「業者本來就知道怎麼種,但嘉大能幫他們愈種愈值錢,」沈榮壽說,植物學是一門持續累積細節的專業,每一代現場數據,都會成為下一代改善的起點。

從農專起累積70餘年的知識傳承,加上走進業者溫室做研究,是嘉大成為台灣蘭業核心支撐力的關鍵。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蘭花嘉大花藝青農產學合作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