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探訪古書情畫意

文 / 黃茜芳    
2001-10-01
瀏覽數 20,150+
探訪古書情畫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收藏質量到達相當水平,致力成立私人美術館的台灣收藏家,不乏其人,但是成立出版社出版研究專書,建國工程負責人陳啟德是一枝獨秀的典範。

過去石頭出版社的出版,在中國書畫界占有相當的分量。石頭書屋自成一格的收藏,在華人的中國書畫收藏界頗享盛名,今夏在台北鴻禧美術館展出的「悅目──石頭書屋所藏中國晚期書畫展」,六十六件藏品,年代從十四世紀到十八世紀,特別是十七世紀的代表作,不僅可領略石頭書屋主人的品味,也可看到中國晚期書畫史耐人尋味的肌理,如此「有意味的形式」引領觀者悠遊中國歷史的長河。

文人書法 展現時代風味

位在仁愛路的「鴻禧美術館」,居台灣私人美術館執牛耳的地位,進入地下室的展覽空間,自然把世俗塵囂隔絕在外。五個展覽室,區分有「悅目的書法」「緣物寄情的寫景山水」「色彩表現」「仿古畫中的取用與創新」「表象與抒情象徵」「寫意花卉的發展」「形、神、意、象的人物畫」等單元。精心安排的文人書房,或見積石巧立,或有古籍靜列,氛圍彷若去年盛夏故宮宋代文物大展的縮小版。

王羲之是中國書法正統的代表。梁武帝曾說,「王羲之書字勢雄逸,如龍跳天門,虎臥鳳闕,故歷代寶之,永以為訓。」對王羲之的推崇,在元明兩朝達到高峰,有天下第一行書美稱的「蘭亭序」,更是眾書家尊奉的神品。趙孟頫學習王羲之的功力,不僅見之於蘭亭十三跋,「妙法蓮華經」一作,轉折圓潤,更可見趙孟頫對王羲之儒雅小楷所下的工夫。蘇軾曰,「書必有神、氣、骨、肉、血五者,缺一不為成書也。」仔細品賞這些被視為文人遊戲的書法作品,隨著時代背景不同,自有獨特風味展現。

畫史上的「青藤、白陽」,分指陳淳、徐渭,二人都以水墨效果展現自我的個性,影響後世深遠,成就中國寫意花鳥的重要傳統。

陳淳「墨花圖卷」,1538年完成,每一筆可見墨色漸層變化,未乾淡墨上有濃墨的擴散,繪有四季折枝花卉八種,兩種花卉推移一季,春夏秋冬悄然轉換,滿富時間感。每款花卉後有五絕詩題一首,一花一題,至陳淳發展完備,「詩、書、畫」三絕盡現無疑。

南京在明朝僅是陪都,十七世紀,躍升為畫壇重鎮,形成南京畫派。龔賢是代表的大家之一,江蘇昆山人,活動在南京,身為明朝遺民,「短衣曾去國,白首尚飄蓬,不讀荊軻傳,羞為一劍雄。」道盡心境。雖為遺民畫家,但不關切政治,以「文人專業畫家」安身立命。

「山水圖卷」位在第三展覽室盡頭,是高十多公分、長四公尺多的長卷,畫幅相當袖珍,但張力十足,有咫尺千里之勢,是早期淡墨創作的代表。

厚實土坡與壯麗山石是構圖的重心,呈現雄渾平穩之氣。線條與墨點的堆疊非憑空想像,而是細心觀察與不斷實驗得來,形成幻化虛實的效果,渺無人跡,蕭瑟荒寒,不像人間尋常的景緻。宛若以此山水暗抒清人統治下,明朝遺民的哀痛孤寂,也反映作者坎坷不平悲憤的一生。

黃山四絕 天下唯美

黃山有「天下第一奇山」的稱譽,古稱黟山,有奇山、怪石、雲海與溫泉四絕。黃山之美始於松,蒼勁挺拔的黃山松,抱崖而立,破石而生,美得奇,奇得絕。強調「搜盡奇峰打草稿」的石濤,曾在「黃山圖」題寫:「黃山是我師,我是黃山友,心期萬類中,黃峰無不有。」十七世紀的黃山畫派把吳派晚期「實景中追求奇觀」的手法發揚光大。同時期有關黃山的畫作數量遽增,形成前所未見的高峰期。

梅清之姪梅翀,是黃山畫派的獨立支派──梅氏一門技巧最高超者,「山水圖冊」,尺幅不大,第三幅表現「雲鋪大海中」的意象,展現因雲海而享「黃海」美名的黃山之美,無以形容的暢快,盡在不言中。第十幅畫著看似隨波擺盪的奇異崖峰,可見畫家搜奇的獨道眼光。「余遊黃山後,凡有筆墨,大半皆黃山矣,」是梅清的感喟。梅氏一門愛黃山、畫黃山、寫黃山,不愧為黃山畫派的巨擘代表。

苦瓜和尚石濤的創作約可分為宣城時期、南京時期與揚州時期三個階段,風格變化多端,作品往往帶有自傳性的色彩,或悲身世坎坷,或哀國家痛亡,傳世畫作較多,「東坡詩意圖冊」是早期作品代表,詩、書、畫、印四絕和諧一氣,是畫家必須具備的綜合修養體現。

向來中國肖像畫有「面寫」與「背擬」兩種創作方法。「面寫」是現場描繪製作,「背擬」是畫家觀察後憑記憶繪出。

明末清初,最具知名度的肖像畫家當屬曾鯨,以絕妙的技巧為社會名流畫像,專精墨骨凹凸法(受西方影響)與鉤勒填彩法(屬江南傳統)。「柳敬亭小像圖軸」,描繪能說善道的說書人柳敬亭,構思緊密,動態十足,留白巧妙,不離一貫的創作風格。主角的衣著流露晚明文人的特質,緊閉的雙唇,容顏略顯疲態,眉宇微微上挑,玩世不恭的慧詰無所遁形。畫像四周滿布當時人們的題讚,可見主角懷才不遇的際遇與超脫物外的胸襟。

以藝術語言詮釋歷史,再藉歷史詮釋傳達對現實世界的內心感受,陳洪綬是主要的代表畫家。現存的「史實圖卷」(可能是殘卷)就是傾訴自身情思的史實畫。陶淵明隱居終南山的史實,是中國文人面對「出世」與「入世」抉擇,最終的理想國度,不為五斗米折腰的陶淵明「卸印綬歸」,變形的造像格外活靈活現。

飽覽石頭書屋的收藏,是悅目也是悅讀,當然,更悅心。(悅目──石頭書屋所藏中國晚期書畫展展至10月31日,地點在鴻禧美術館,仁愛路二段63號B1)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