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創造自己舞台的人

文 / 郭大微    
2001-07-01
瀏覽數 15,650+
創造自己舞台的人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應就然,十五歲,現在還是師大附中音樂班的學生;吳天心,高一的年紀,就讀於紐約茱麗亞音樂學院先修班。他們將分別於7月24日及8月29日,於國家音樂廳演奏廳舉辦個人小提琴獨奏會。

這兩位被視為深具潛力的小提琴家,也甫於首次舉辦的「華信愛樂古典菁英獎」比賽中獲獎。7月14日在大安森林公園音樂台,他們將和另外十多位在這項比賽中表現優異的年輕音樂家,舉辦聯合音樂會,讓更多人認識他們。

這兩位稚氣未脫的女孩,對音樂的熱愛與敏感,幾乎與生俱來。

應就然的父親是一位小提琴老師;她兩歲時和爸爸去琴行,看到一把非常小的小提琴,吵著要買。父親說「既然要買,就要學琴」,於是應就然的學琴生涯開始。

吳天心學琴也是偶然。她從小看到哥哥學琴、上台;一次,充滿好奇心的她也想跟上台,於是老師讓她去試。沒想到小小的吳天心,竟因為聽多了,自己拉起莫札特「小星星變奏曲」的旋律。

正式演出時,他們穿著長禮服,蹬著有一點跟的淑女鞋小步小步地邁向舞台中央。下了台,他們換上寬鬆牛仔褲,開朗地和同學八卦,臉上洋溢青春的笑意。酷酷的應就然一直用「蓑」這個字眼,形容國小五年級開竅前的自己。很愛和人聊天的吳天心愛看漫畫、打電動;哥哥不僅帶她走上音樂的路,更帶她玩撞球,是她口中崇拜不已的撞球高手。

雖然年輕,但他們都非常獨立、有主見;這種自信也反應到對音樂的看法。

應就然的父親「知女莫若父」,形容她是個性非常強烈的人,沒有辦法透過比較權威的方式去溝通。「如果那溝通帶一點點選擇,她馬上看穿,立刻拒絕溝通。所以她是一個滿成熟的孩子,」應爸爸說。有主見的應就然,得到一位企業家贊助,選擇今年8月去法國念書。自稱有點「哈法」的她一直很喜歡法國作曲家的作品,尤其是聖桑,她認為法國音樂比較熱情。7月演奏廳的音樂會,她就安排了一首聖桑的前奏迴旋曲。

從三歲開始學琴的應就然,國小五年級報考青少年管絃樂團,被前台灣省立交響樂團指揮陳澄雄賦與大任,要她獨奏演出著名的「流浪者之歌」。應就然承認,自此以後,她開始覺得拉琴有點不一樣了,也因此獲得許多和國內樂團上台合作演出的歷練。

天生站在舞台上的人

「我對小提琴非~常有興趣、我非~常愛音樂,希望將來像林昭亮一樣棒!」吳天心講這個話的時候,特別拉長了「非常」兩個字的語氣。自稱參加過許多比賽,但這是第一次獲勝的吳天心,是個喜歡站在台上表演的人。她覺得比賽和音樂會的不同,在於音樂會是用欣賞角度來聽,不必聽人家講什麼話影響自己。雖然體認到學音樂是條辛苦的路,但「我拉琴都會拉到讓自己享受音樂,有一種滿足的感覺,」吳天心很認真地說。

吳天心是天生站在台上的人。一路陪她走來的吳媽媽,很早就觀察到她很喜歡站上舞台。從小開始學琴,吳天心六歲半上台;小時候,吳天心經常趁媽媽公司開會,提著琴去,要求大家聽她拉琴。身為一個音樂班小孩的家長,吳媽媽覺得音樂這條路雖然辛苦,但能夠給孩子圓個夢,值得試試看。

吳天心喜歡的曲子,都反映了她外向、開朗的個性。吳天心特別喜歡演奏以小提琴作品著稱的Wieniawski的音樂,尤其是具有波蘭風格的曲目。她認為「Wieniawski的作品讓人想跳舞、聽了會很高興」。8月演奏廳的音樂會,她將演出Wieniawski根據古諾歌劇「浮士德」所寫的幻想曲,還將和老師蘇顯達同台演出巴哈的雙小提琴協奏曲。而在7月大安森林公園的露天音樂會中,吳天心更開心地表示她要拉蓋西文的爵士樂,給大家的耳朵煥然一新的感覺。

台灣學音樂的孩子很多,但真正走上音樂專業之路,卻要比一般同年齡孩子更能吃苦。練習的過程是孤獨的,往往不忍、想中途放棄的,都是一旁觀看、陪伴他們的父母。暑假,這群新一代的音樂家開始活躍起來。他們舉辦音樂會,到國外參加音樂營、各種講習班。他們不再只是埋頭苦練;音樂之外,他們積極與世界接軌,試圖去瞭解其他國家音樂學生的想法。也透過旅行、閱讀,拓展自己在人文方面的素養。從專重技巧的「匠」,到講求內涵的「師」,台灣似乎隱然看到一絲希望;就在這群有企圖、有主見的年輕音樂家身上。

愛上舞台的他們,需要台下更多的掌聲。

本文出自 2001 / 07 月號

第181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