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杜芙洛:我啟發女性,不用參與互吼遊戲也能成功

史上第二位女性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 談兩性平權
文 / 李國盛    
2019-11-04
瀏覽數 31,200+
杜芙洛:我啟發女性,不用參與互吼遊戲也能成功
左起為艾絲特.杜芙洛、丈夫巴納吉;圖/截自Nobel Price官方臉書專頁。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為什麼貧困地區的小孩上學意願反而低?各國政府投入大量資源改善問題,往往成效不彰? 

10月剛獲得本屆諾貝爾獎經濟學獎的艾絲特.杜芙洛(Esther Duflo)試圖為上述問題提出解方。 

她和丈夫、同是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教授的巴納吉(Abhijit Vinayak Banerjee),以及美國哈佛大學教授克里莫(Michael Kremer)聯手,深入貧窮問題困擾的國家,從當地生活脈絡,一步一步找尋答案。 

在深入觀察後,把大問題拆解成小問題,將貧窮拆解成教育、醫療等範圍更小且更精確的問題,一一破解。 

針對貧窮孩子學習意願的問題,他們研究「學習危機」,提出如果教學內容跟孩子所處的環境差距太遠,往往會讓孩子缺乏動力。他們的研究,促成了「500多萬名印度兒童接受有效的校內補救教學」,也讓他們三人一起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 

在得獎名單公布後,諾貝爾基金會依照慣例,打電話專訪獲獎者。接到電話時,她先生已經去睡了,她興奮說:「是不是要去叫醒他?」不過最終,她還是一人受訪。以下是專訪精華:

諾貝爾基金會問(以下簡稱問):這個研究的關鍵,在於了解妳想要幫助的人的生活嗎?

杜芙洛答(以下簡稱答):沒錯,更深入了解他們,才能設計出有效政策,幫他們脫離貧窮。

如果沒有花時間去了解窮人生活的複雜面貌,他們為什麼做那些決定,是無法設計出正確方案的。

教科書實驗失敗 歸納經驗

如何解決這些問題?學校沒有教科書,所以要給孩子教科書。那就是克里莫的第一個實驗。實驗沒有成功,卻讓他看到問題,我們也因此理解問題。

問題並非缺乏教科書,問題是教科書裡面所教的,不是兒童需要的。

了解了這一點,答案就變得簡單了,就是「我們要用他們需要的層次去教育他們。如果他們無法閱讀,我們就去教他們閱讀。」

過去數十年之間,人類在解決貧窮問題取得了很大的進展。問題之所以改善,是因為採取了較好政策,也是因為政策制定者比較願意去思考「真正的問題是什麼?解決這些問題的真正答案是什麼?什麼政策有效?什麼無效?原因在哪裡?」

專業對待 創造尊重文化

問:妳是獎項50年來第二位女性得主,而且是唯一在世的。雖然數字上來看不讓人雀躍,但是妳的得獎無疑帶給很多人希望。

答:我想數字的確反映了經濟學領域女性很少的事實,以研究生身分前進經濟學領域的女性是不夠的,以助理教授身分持續研究、獲得晉升,然後自己的作品被認可的女性仍是不夠的。

我們在經濟學領域,的確有著結構上的根本問題,因此過去少有女性獲得諾貝爾獎。關於這個問題,首先我認為情況會改變,因為年輕一代有更多女性參與,情況將會改善。

但繼之一想,這還是不夠,也不夠快。我認為這個專業對待女性的方式,無助於吸引更多女性進入這個專業。

問題在這個圈子裡彼此應該如何溝通、在論壇上講話,我們必須致力於創造一種文化,更尊重的文化,這樣對很多女性來說,才會比較能夠被接受,因為她們不想要參與必須對著彼此吼叫的遊戲。

這就是我們要追求的進步,也要讓年輕人看到,經濟學實際上是與他們關心的問題息息相關。

不只是女性,還有其他少數族群。在這個專業,很少看到非白人(她的丈夫是印度裔美國人),部分原因是少數族群很少進入這個專業,部分原因則出自既定印象,認為經濟學是跟這個真實世界的真正問題無關。我希望我的得獎能夠帶來不同看法。

問:非常希望這個獎能夠從兩個方面啟發大家,不只從女性參與專業的角度,也讓人們看見,經濟學能夠真正幫助人們。

答:我希望這兩個角度都能吸引更多女性,例如女性或許很少認為自己可以從事金融業,但她們比較能看到自己從事直接影響世界的事情,比方說,對抗貧窮或是更廣泛的社會議題。

本文出自 2019 / 11 月號

雙面台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社會關懷經濟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