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我們把自己磨礪得不怕傷害,卻開始害怕一張OK繃的關懷

柔軟是一種力量
文 / 一流人    
2019-09-20
瀏覽數 7,700+
我們把自己磨礪得不怕傷害,卻開始害怕一張OK繃的關懷
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源:pexels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我們把自己最終磨礪得不害怕任何傷害,卻開始害怕一張OK繃的關懷。

每週公司的例會都會審一檔節目,那天剛好輪到《中國娛樂報導》。這是中國壽命最長的一檔娛樂資訊節目,很多同事(包括我),都是看著它長大的。從2011年開始,國外風格的節目在中國電視業盛行,資訊節目就像白米飯一樣,不鹹不淡,讓觀眾根本提不起興趣。看著同類型的節目一個又一個被叫停,《中國娛樂報導》還能在這樣的市場上屹立多久,我們不得而知。但是,有一點是十分清楚的,無論「壽命」還有多長,我們一定不能讓它死得難看。

對照了很多國家的娛樂資訊節目,我們決定做一些改變:所有在外跑新聞的記者必須要提問,如果是發表會的話,必須要第一個提問,而且不是一題問完就結束,還必須依據受訪者的回答再多問幾個回合。真相都是越問越明, 隨意一句就能搪塞的不叫採訪,只能稱為是提了一個問題。我看過太多相似的娛樂新聞,提問者問得無章法,受訪者答得官腔。如何把問題問得中立, 不傷害藝人,又能讓觀眾透過問題瞭解事情的真相,是《中國娛樂報導》努力呈現的狀態。

比如說,韓庚參與了《變形金剛》的拍攝,所有人都在猜韓庚的英文水準。我們的記者問:「 韓庚, 你現在的英文程度如何?」 韓庚回答:「 在練習, 練得還行, 到時要跟導演和編劇對一對。」 記者接著用英文問:「 能不能隨便跟我們分享幾句片中臺詞?」韓庚笑了:「你是要考我英文嗎? 你再說一遍我聽聽。」記者重複了一遍:「Can you share some of the lines from the movie with us ?」韓庚想了想,笑著對記者說:「你就放過我吧。」

這條新聞我很喜歡,喜歡記者的準備,也喜歡韓庚的回答。有時,我們拚命追求的答案,並不如我們想像中精彩,但具備了得體的態度和有趣的提問角度,即使記者沒有得到心中想要的回答,也能讓整個新聞變得更好看。

所以,當老闆提出要審《中國娛樂報導》時,我是有信心的。

半個小時的節目很快過去,老闆的臉變得很難看,說了一句:「再這麼做下去,節目就可以停了。」

我有一點不知好歹,接了一句:「我覺得還行啊。」

大老闆聽了突然就爆發, 用力拍著桌子對我說:「 放屁! 你睜著眼說什麼瞎話,這叫還行? 老派的主持,難看的包裝,連背景音樂都沒有,什麼叫還行?」

32歲的我, 在全公司各個部門頭兒的眾目睽睽之下, 被大老闆罵了一句「 放屁」。當時我的心「噔」地就提了起來,若是換作更年輕的我,應該此時已淚奔跑出會場吧。我不緊不慢,盡可能地以平緩聲音回答:「我說的『行』,是指記者們的表現和節目的內容,而不是節目的包裝。我們先從內容開始改變,其他的就都好改了。」

就這樣來來回回地和大老闆交涉了幾個回合,想讓他理解我的意思。這時,二老闆忽然開口:「我能理解記者們的努力,在資訊節目相似度極高的時期,人的不同才是最大的不同。把人培養起來,不愁節目改變不了。唯一需要注意的是,後製包裝一定要緊跟節目內容,不然,觀眾同樣會認為節目一塌糊塗。」

我看著她,點點頭,深深地在心裡吐了一口氣。

我一點都不害怕與大老闆爭吵,堅持自己認為對的事情,在這一點上,我具備天然的膽量。可被二老闆這麼一說,我的腦子裡「呼」一下積滿了水。趁所有人討論別的話題時,低下了頭,眼淚就像斷了線的珠子往下掉,止也止不住,一直問自己:「為什麼會哭?」也許,面對嚴寒,我們早已養成集氣成冰的習慣,以冰為劍。勝利之後,這劍便蒸發得俐落又無蹤跡。可面對理解時, 這些利器卻全化為水,流淌全身,需要排解。

我們把自己最終磨礪得不害怕任何傷害,卻開始害怕一張OK繃的關懷。

有時,柔軟或許比強硬具備更強大的力量。

我們把自己磨礪得不怕傷害,卻開始害怕一張OK繃的關懷本文節錄自:《別做那隻迷途的候鳥:願你逆風而行,不要失去方向》一書,劉同著,悅知文化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閱讀心靈成長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