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軟體工業創造全球新財富

文 / 趙悅筑    
2000-10-01
瀏覽數 15,400+
軟體工業創造全球新財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遠見》雜誌社副社長李誠:人才短缺不單是台灣的問題,這已經是全球性的問題。

各位貴賓大家好。這場高峰座談會是由天下文化出版公司、麥肯錫公司與中華民國資訊軟體協會一起合辦的。很高興有這個機會跟大家一起探討全球軟體的機會與未來,這本書很清楚地勾勒出來全球軟體產業制勝的關鍵。其實在 Mr. Hoch稍早的新書發表記者會中,不下七、八次談到人力資源的重要性,人才短缺不單是台灣的問題,這已經是全球性的問題。我曾經去過美國明尼蘇達大學,他們特別蓋了一個宿舍給三百五十個印度的學生,在裡面寫軟體的東西。目前國內軟體產業所面臨的不單只是短缺的問題,流動率也相當高。我們知道在科學園區的公司對於留住人才,常採取給員工股票的方式,這究竟是不是一個好的方法,我們可以從這本書看到歐洲及其他國家的經驗,進而深入探討這個問題。

「數位式競爭——全球軟體公司的制勝策略」首席作者暨麥肯錫杜賽道夫資深董事狄樂夫‧霍哈(Detlev J. Hoch):軟體工業是全球財富及就業的製造機器。

很高興有這個機會,首先我先為大家介紹全球軟體產業的演進史。從一九五五年電腦使用公司(Computer Usage Company,CUC)成立後,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有很多軟體服務公司投入這個領域,這就是軟體產業的第一紀元。美國有一些超大型政府專案讓初出茅盧的專業軟體服務公司得到歷練的機會,從一九四九年起,用來防禦飛彈攻擊的薩吉(SAGE)空中防禦系統,網羅了七百多名工程師,並於一九五六年開始有許多軟體公司參與系統開發,而當時歐洲也有軟體公司的興起,例如塞馬公司(Sema),當時可能因為歐洲政府無法對軟體產業提供有力的支援,致使歐洲軟體產業比美國落後。接著進入第二個紀元,應用資料研究公司(Applied Data Research,ADR)成為第一家以開發、行銷軟體產品為業的公司,也就是軟體與硬體分開,獨立販售。一九六九年,IBM的360系統成為當時業界第一個標準平台。而第三紀元,商用軟體開始崛起,迪特馬‧哈普開創思愛普公司(System,Applications and Products,SAP),希望能利用一套標準軟體,加速客戶端軟體的開發,並希望有更多公司能接受。企業逐漸接受另外花錢買軟體,而非隨機贈送。接著第四紀元就是大眾化套裝軟體的產生,個人電腦軟體成為大眾化的產品,微軟公司(Microsoft)成為軟體業的霸主。最後進入現在的第五紀元,網際網路風行,新的附加價值服務(value-added services)的產生,像一九九四年網景(Netscape)公司的出現。

軟體產業的成長前景仍然十分看好,未來成長來源有兩個,一為新產品與服務的成長。

網際網路應用產品應運而生,例如雅虎(Yahoo!)、資訊搜尋(Infoseek)等網站提供中介搜尋服務。此外,嵌入式軟體也再次將軟體從硬體中解放出來。另一個來源就是地理範圍的擴張所帶來的成長,對軟體公司而言,全球化經營已經是無法避免的腳步,非美國的公司在美國建立版圖,美國的公司則向其他地區擴張。

資策會董事長黃河明:不管是高科技公司或傳統公司,都極需要一種能建立高附加價值的經營模式。

首先,我想先就閱讀這本書的心得,與大家分享,這本書針對軟體產業經營成功的關鍵,有很深入的描寫。因為過去的相關書籍,多只針對個別成功企業做研究,但並沒有一本書是調查了一百家以上的軟體公司,其中包含成功的公司和失敗的公司,來探討經營成敗的關鍵。所以,這本書相當值得去讀,特別是今年以來的許多報導,均指軟體工業是台灣未來應該努力的方向。這本書提到很多次「軟體工業是全球財富及就業的製造機器」,這幾年從美國開始,我們看到企業的排名,有相當大的改變,排在前幾名,也就是創造利潤極大的公司,很多都是軟體公司,書中有提到一九九七年美國最富有的人當中,有二十二位是軟體公司的創辦人或負責人,他們的個人資產都超過三億美元。另外,這本書也談到軟體產業失敗率很高,他幾乎是用「一將功成萬骨枯」來形容,一家成功的公司,可能代表著一百家再也聽不到的公司,所以,軟體產業的經營,實在非常重要。

台灣軟體產業經過很多前輩先進的努力,也是走過書中所介紹的歷程,先是做大型電腦資訊的服務,再經過商用軟體,或是個人軟體的開發。但可能是台灣的市場比較小,比較淺,另外,我們在軟體工業上畢竟是後起之秀,我們希望看到在未來能有更多經營成功的軟體公司帶領其他同業學習。從目前看來,國內硬體發展遠超過軟體。一九九九年,軟體產值約略三十三億美元,約合新台幣一千億元,同期硬體產值約四百億美元左右,若包含台商在海外的生產,則可達六百億美元,這是相當大的差距。從進步的國家來看,都沒有這麼大的差距,有許多國家軟體遠超過硬體的產值,這個問題相當值得我們努力解決。最近,我觀察到不管是高科技公司或傳統公司,都極需要一種能建立高附加價值的經營模式,也就是商業模式(business model)獲得改善,這可能需要加入軟體知識的成份。從先進國家的經驗得知,要由原來的經濟體制進入新經濟的過程中,資訊科技是一個相當重要的平台及載具,它載著社會從原來工業經濟的形態進入知識經濟的形態。

這本書也特別從軟體公司的市值與淨值比進行探討。一九九七年時,前十大軟體公司的市值是淨值的十六倍,微軟公司甚至達九十倍。一家公司的市值高出淨值這麼多,相當值得我們研究,而這本書也可以幫助我們瞭解這個問題。因為現在這種新興的軟體產業,都是靠腦力來創造價值,所以在原本的會計制度中,並未列入資產的考量,而由人的腦力所創造的價值,遠高於我們過去所熟悉的模式。台灣的軟體產業市值與淨值的比可能介於○‧七至一‧五之間,此顯示國內軟體產業基本上仍以有形資產為主,我們亟需進入以知識、頭腦為創新價值來源的產業。若以目前國內產業界的努力程度而言,軟體產業成長三十%,當然值得高興,但這絕對是不夠的,因為相差懸殊,所以應該要加油以求倍數成長,這本書提供相當精闢的見解,提供產業界可以學習的機會。

友立資訊公司董事長陳學群:partner(伙伴)的概念,很大的公司完成很多平台,提供許多服務,當然他要透過許多value-added(加值)的伙伴、distribution(配送)的伙伴或各種不同certified(認證)的伙伴。

我想跟各位提的是,眼前可能有很多東西,跟你自己的距離不是那麼近,像知識管理(knowledge management)或是新經濟。很多課題你可能可以聽得懂,但不見得做得到,可是因為你浸淫在這個文化?面,將會使你的視野及想像變得比較馳騁,這是讓你能走遠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以友立而言,今年目標希望能做八億新台幣,在這本書?面看到的公司,都是十億美元以上的公司,友立最主要的競爭者,在全世界是屬於PC套裝軟體第二名的Adobe。這家公司去年做到十二、十三億美元,今年可能達到十六億美元。以友立的營業額而言,我們是他們的四十分之一,所以這條路其實是很遙遠的。而這本書?面描述的東西,我們很能感同身受,但是也覺得距離遙遠了一點。

我覺得友立成長的過程中,與書中許多提綱挈領的觀念滿接近的,比如說:我們一直很專業,記者最喜歡問我們說,「你有什麼新產品?」其實套裝軟體,比較重視新版本,而不是做新產品。假如套裝軟體公司每天在做新產品線,這個公司要不然就高速成長,要不然就是一直失敗,他才會一直換產品。我們友立主要做影像處理和數位視訊,我們內部的資深副總,他早期帶R&D(研究發展部門)做影像處理軟體,他所做過的軟體,若以一版一版的方式計算,可能已經做到第三十版,我們做video editing(視訊編輯) 的人可能已經做了十個video editor,而這時才真正地將技術應用的深度及廣度建立起來。

我覺得台灣的硬體及軟體有很大的差距,其中是在代工的機會。硬體產業為什麼能發展得這麼好,代工是很重要的因素,也就是說你如何透過顧客,來建立你的品質標準,尤其在生產過程中,硬體有硬體的品質標準,軟體有軟體的。

後來我們的產品透過全世界很有名的公司Aldus去行銷時,才慢慢建立友立自己產品開發的流程,我想這是為什麼台灣很多硬體產業相當成功。可是軟體的部分,目前成功且外銷的國際化軟體公司,比較難突破的原因,也許是原始設備代工(Original Equipment Manufacture,簡稱OEM)的機會沒有找到台灣來。他也許找了印度、以色列和其他地方,而台灣就是很多人嘗試各式各樣的模型(model),可是政府一直沒有比較具體的模式來建立。此外,我很贊成書中談論到國際化的觀點,友立目前國內有三百個員工,國外有六十個員工,在美國、日本、德國,北京都有據點,我們一九九一年就在美國建立據點,事實上在九六、九七年才能打平。在一個國際化公司?,海外投資事業是相當重要的。

另一個從國際化衍生出來的問題就是,如何在國內建立起一個目標市場,是在國外的生產基礎建設(production infrastructure),這已經不是寫程式的問題了,比如公司的品牌、名稱、包裝、產品訊息,必須要靠足夠的外國人在世界各地幫你完成。而台灣的基礎建設非常弱,大部分的公司就必須建立這個基礎建設,從產業發展的角度而言,是非常不經濟的。

最後我想提的就是partner(伙伴)的概念,很大的公司完成很多平台,提供許多服務,當然他要透過許多value-added(加值)的伙伴、distribution(配送)的伙伴或各種不同certified(認證)的伙伴。以友立資訊這樣的小公司而言,我想partner這樣的概念,你如果把它廣義地解釋,也就是如何在公司的成長階段,找到具策略性的客戶,我想這是非常重要的課題。比如說趨勢科技找到了Intel(英特爾),這就是它能進入一個很重要市場的原因,那我們找到了微軟,這就讓我們進入不同的境界,我相信在每個公司的發展過程中,這是相當重要的。

以前常有人問說,軟體到底是幹什麼的?或是軟體怎麼做?經常解釋起來,是滿困難的。而我想這本書最大的好處就是,它成為我們跟別人溝通軟體產業或新經濟時,一本很好的教材,大家可以多多參考這本書來溝通彼此的觀念。

本文出自 2000 / 10 月號

第172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