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老妻少夫,做愛做的事

文 / 陳玉梅    
1999-03-01
瀏覽數 26,150+
老妻少夫,做愛做的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女人有權做男人一直在做的事——從各種年齡中挑選自己所愛的人。長時間以來,男人就一直能和比他們小得多的女人約會和結婚。既然男人能,為什麼女人不能?

當小男人願意分享我們的夢想、分擔我們的責任、重視我們感情的力量、也重視我們的主見和自立、他們愛我們的理由和我們愛他們的理由一樣時,一種新的婚姻關係便開始了。

——維多莉亞休斯頓《愛上一個小男人》

傳統文化提供給人們一個美滿婚姻的圖像:被愛的妻子賢慧地理家,享受著丈夫供應的一切;而標準丈夫則是五子登科(妻子、房子、車子、銀子及兒子)。於是,不管今天女性在職場上有多大的躍進,婦運如何衝撞父權制度,女人依然是透過丈夫的社會地位,而不是自己的才能來定位自己。大部分女性仍然希望找到條件比自己好、年紀稍長的丈夫。她們相信:「老男人」見多識廣,是提供幸福、庇護與婚姻樂趣的保障。

但這個神話逐漸被拆解。男大女小、男強女弱及男主外女主內的性別角色分工,並不保證女性的安全感及婚姻的幸福穩定,相反的,不管是對已婚者或未婚者,這個文化典範愈來愈暴露出它對兩性的壓抑以及暴力。

女人缺的是年紀比她大的男人

二十九歲的沈雯,研究所畢業後工作了三年,雖然常與男性相處,但她並沒有太多的情感經驗。在研究所及社團中,她認為可以發展感情的對象都是學長。這些學長喜歡扮演長者角色,掉書袋、高談闊論,她經常只有聽的份,半天插不上一句話。這層威權關係讓她一直無法自然地釋放感覺,更別提發展深刻的情感關係。

跟學弟的相處就不一樣,少了上對下的壓力,他們常常分享在學習及生活上的諸多困難,雖然在一些事情上她顯得優勢而成熟,但學弟從來沒有受威脅的感覺。討論知識時,他們非常自在,彼此同步成長,也欣賞對方擅長的部分。然而,每當她感覺到與小學弟的關係有點異樣,都會封殺剛發芽的情愫,她不允許自己有任何這樣的念頭。

進了職場後的沈雯,儘管跟小男人的相處還是比較自在,但她依然頻頻「注視」年紀大的人。無論多不實際,她理想中的對象仍然是知識要比她淵博、可以讓她崇拜的男人。但是因為無法與扮演指導角色的男人發展健康關係,且隨著同儕或年紀較長的異性都已有對象,她的機會愈來愈少。

很多資料顯示,婦女在過了三十五歲以後,婚姻市場上符合自己及社會要求的男性愈來愈少,於是像沈雯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絕大部分的單身男人是出於志願選擇單身,女性則往往囿於老夫少妻配的社會準則而被迫單身。美國兩性作家休斯頓(V. Houston)對此現象表示,這些女人其實從來不缺男人,她們缺的只是年紀較大的男人!

但是人們所追求的老夫少妻婚姻模式,真的是最理想的選擇嗎?它究竟保障了什麼?

在傳統幸福婚姻的典範之下,其實早已暗潮洶湧。看看在婚姻事件中頻頻發生的婚姻暴力、貌合神離、離婚以及性壓抑,傳統婚姻處處顯現已無能力負載這麼沈重的擔子。

曾是知名藝人、後來投入藝術創作的龍君兒,與年紀較長的前夫在紐約陷入熱戀,兩人在異地相互取暖、依靠,旋即步入禮堂。進入這段婚姻的龍君兒回到台灣才發現,她的丈夫是文化界名人,擁有不錯的社會地位。

丈夫的朋友個個頭銜都了不得,龍君兒經常需要打扮得體應付大場面,扮演稱職的女主人。但是她顯然沒有因為丈夫的光環而享受少奶奶的生活,相反的,丈夫在知識、社會地位上的優勢,反而成為她最大的壓力來源。

龍君兒表示,對於自己的學歷,她一直非常自卑,而這種內在的自卑卻讓她不自覺地用丈夫的標準看事情,甚至要求自己也要做到,諷刺的是,「我丈夫所擁有的、社會認為最好的東西,卻是我最自卑的部分。」她指出,丈夫一直主張男主外女主內,但是,「我做慣自主的女主角,他也一向是男主角。」一個家豈容兩個主人?備受壓抑的自我、無法發展的夢想與生命,龍君兒毅然結束這段短暫的婚姻。

老妻少夫騷動性別界限

任職某高商輔導老師的林碧如當初也是在符合社會的期待下,嫁給留過學、也當老師、長她十四歲的男人。但是婚後發現,她所期待的關愛完全無法從先生那裡獲得。家務永遠是她的事,先生偶爾洗洗碗,就認為是在幫她忙,她每週一個晚上的進修與成長團體的課程,則被先生責難外務太多。林碧如表示:「他覺得我做我的事,就是剝奪他做他的事的時間。」

年長男性總是認為自己所知夠多,而未察覺妻子已經在學習中大步成長。林碧如說:「由於進修比較多,我愈來愈重視自己的需要,知道自己要什麼,他無法跟我同步成長,我只好把他放著,不太想去勉強他。」

傳統觀念認為女性的情慾可有可無,初進婚姻的少妻也不懂情慾為何物,少妻儼然只是老夫的性提供者。同樣也是老師的劉少楓表示,三十五歲之前,她連慾望都沒有,以為夫妻之間的性生活只是為了傳宗接代、滿足先生的需求,或是女人就應該被動。

男女在婚姻中既定樣態的枷鎖,不僅造成女性莫大的壓抑,也是男性沈重的負擔。而諸多老妻少夫的例子卻騷動了刻板的性別界限,為雙方創造更多的自由。

權力是一種春藥。女人常表示,年長的男人之所以吸引人是因為其智慧及權力;現在,年長的女人在工作、生活中累積的經驗、自信,以及由此表現出的權威與聲望,也為她們帶來不一樣的魅力。

《愛上一個小男人》的作者休斯頓,其伴侶布蘭特小她九歲 ,但是在婚姻中,她從不隱瞞或壓抑自己的想法與觀點。休斯頓表示:「不管是男人或女人,也不管年齡大小,我不再接受任何人審視,因為我自信四十二年的經驗,應可得到平等的考慮與重視。年齡大些的男人似乎難以接受我的想法,年齡小的男人卻相反。」掌管公司公共關係部門的埃莉諾,四十七歲時與她的特別助理二十九歲的布拉德迸出愛的火花。布拉德表示,他對埃莉諾印象最深刻的是她白手起家,經過奮鬥才有今天的地位,他把她當做成熟的指標,「她不願勉強過自己不想過的生活,做決定的態度堅決而獨立。」

更誠實地面對自己

不再要求男性更為強壯,也不是要找一個人來養活自己,老妻提供少夫喘息、檢視自己的機會。四十一歲的阿曼達表示,十三年的工作經驗讓她清楚,雖然工作緊張,但一家人嗷嗷待哺的壓力不小,因此,她樂於與丈夫承擔相同的經濟責任,包括他要進修、換工作都可以。因為,「相同的錢意味著相同的權」。

龍君兒則以為,從上一段婚姻她學到夫妻雙方都要有自己的空間,因此現在的伴侶吉米絕對可以選擇自己所要的,「我要他誠實地面對,當他掏不出名片時能否坦然以對。」吉米則表示,從小到大他是活在最刻板想法當中的人,但是九年的婚姻生活卻提供了一個空間,解除知識、性別以及社會價值觀對他的禁錮。

創造新的典範,騷動既定的成見,不拘泥於性別,老妻少夫做為兩性交往與婚姻的可能形式之一,或許可以讓人們找到更廣闊的天空。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