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張大春:這次小說真的死了嗎?

文 / 遠見編輯部    
1999-02-01
瀏覽數 11,650+
張大春:這次小說真的死了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我從不認為一個新世紀的開始,就會有新的文學表現。不過整體來看,二十世紀倒是很特別,尤其在自然科學、科技和一般人的生活形態上,是人類歷史上改變最大的時期。二十世紀初才有機械式的代步工具,九○年代的太空船已經能抵達海王星。

文學上的成就,很難像科技發展那樣清楚地看到大躍進。然而就小說領域而言,比較幾個世紀前說故事的人,或藉小說來表現生活經驗的人,這個世紀有更多的小說家藉由小說來探討「小說是什麼?」

從卡夫卡、波赫士、卡爾維諾,甚至大陸的王小波,可以看到作家以更大的心力來透視創作過程的經歷。

另一方面,小說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質疑。當一八九五年電影誕生,就有人預言小說已死;電視發明,也有人說小說要死了;網路一出現,也有人說小說要死了。只要有新的媒介出現,就會有這樣的質疑。溫和一點的預言,就說「小說如果再不寫得好看一些,再不大眾化一點,小說就要死了」。

事實上,自從狄福寫了《魯賓遜漂流記》,小說就取得獨立的身分,成為透過書寫出版的一種行業。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健康醫療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