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極端的年代》:活在當代,書寫歷史

文 / 蕭富元    
1999-01-01
瀏覽數 17,350+
《極端的年代》:活在當代,書寫歷史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那人踏在世紀的扉頁上,跫音橐橐作響。走過兩次大戰,目睹兩大意識形態陣營叫囂對峙,足跡遍及南歐、拉丁美洲,終身以猶太知識分子自居,一生與二十世紀纏繞糾葛的左派歷史學家霍布斯邦,在完成十九世紀三部曲(《革命的年代》《資本的年代》《帝國的年代》)後,終於「自我解禁」,以史筆回憶這個讓他又愛又恨的二十世紀。

親身走過大半個世紀,霍布斯邦史觀中的二十世紀,長度比其他史家認定的還要短得多。為期七十七年的二十世紀,始於一次大戰爆發的一九一四年,終於蘇維埃年代終結的一九九一年。與漫長的十九世紀相比,霍布斯邦為這個他生存的年代下了個宣判:短促的世紀,極端的年代。

老史家聚積的觀感、偏見與反思

以十九世紀為主要研究範圍的霍布斯邦不諱言,他是以「參與性的觀察者」,而非學者的身分,撰寫這部上下兩冊的二十世紀歷史。這本史書聚積了他對世事的觀感與偏見(無怪乎始終保持共產黨籍的他認為,二十世紀是在共產主義崩盤時結束),也以過來人的角度反思一樁樁歷史事件造成的跨世衝擊。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