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遇見百分百的醫師

文 / 黃達夫    
1998-10-05
瀏覽數 16,200+
遇見百分百的醫師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不久前,美國華盛頓州州長率團來台,很榮幸的,和信治癌醫院也在他們的參觀行程上,我也趁著八月初到舊金山參加台大醫學院校友年會之便,順道前往華盛頓州回訪西雅圖的一所醫學中心。在這次的參訪中,他們安排我見了多位部門負責人及醫師,收穫不少,尤其是與兩位醫師的談話,使我印象深刻。他們對工作的投入、對研究的熱情,令人心嚮往之。

醫療人才應具備的特質

第一位是放射診斷科醫師,他在醫學中心旁邊自營了一個小醫學影像中心。規模雖小,卻很受西雅圖各家醫院醫師的重視,經常轉介病人,請他幫病人做困難的、非例行的醫學影像檢查。這位醫師工作的原則是以最好的技術和創意為病人做最正確的診斷,而不計較時間的花費。因此,他能將病變很正確地顯示出來,使轉介醫師的治療得以概括全部病變,少有遺漏;結果治療成效令人滿意,獲得大家的信賴。這家中心不但收到很多轉介的病人,這位醫師也經常應邀到西雅圖附近各醫院教學、發表研究報告,當地醫界對他極為尊重。

第二位是西雅圖「攝護腺癌研究學院」的主持人,他是以近接放射線治療攝護腺癌的創始者之一。最近該學院幾乎每個月就舉行一次世界性的講習班傳授新技術。我去拜訪他的那一天,他還穿著開刀房內的服裝在教學員們如何放置攝護腺針管,但他也很客氣地抽空與我談了一個鐘頭左右。因為近接放射線治療才發展不久,他現在的病人來自美國各州及國外,講習班的醫師學員也來自各地,因而我好奇地問他,為什麼他不想擴大自己的版圖,占有更大的市場,反而投入這麼多的時間在教一批批將來會和他競爭、分去他病人的同業?他馬上回說,他很早就學到一個做事的態度,「假如我幫助別人獲得他們所要的,自然的,我就會得到我所要的。」他告訴我,這個信念其實是來自別人的,但因為覺得很有道理,就以此為處世原則,果然收穫良多。他又說,他以有足夠的收入維持一個幸福的家庭為滿足,對物質享受並不多求。

我不知道在美國醫界究竟有多少如上述兩位這樣的醫師,但是在一天半的拜訪期間,竟能幸運地碰到兩位我心目中的醫師典範,使我雀躍、歡喜,而珍惜這份際遇。

此次參加北美台大醫學院的校友年會中,有半天的研討內容為「國內之醫學教育」,談論的焦點是醫學生的教學內容,以及畢業後的臨床訓練制度。因為時間僅只半天,討論雖然熱烈,但無法深入;不過,我覺得在討論國內醫學教育的內容前,更重要的,也許是重新思考如何去篩選並鼓勵最適當的人才參與醫療工作。因為醫事人員的訓練過程和終身的生涯教育都必須維持強烈的學習動機,也需要有樂於溝通(與病人和同事)的個性,及對工作的使命感。只有挑選那些願意全心投入工作的人,加以教育、訓練,我們才會有在專業上稱職、在工作上認真負責的醫師。只有多一些這樣的醫師,這個社會的病人、這個國家的健康才會有保障。

醫療工作的真諦

在年會上,我也遇到了幾位三十年不曾謀面的前後期校友,在言談中可以感受到這些年紀已過半百、長年羈留美國的校友們的純真和熱情。他們似乎較國內的醫界同仁單純、天真而快樂。不可否認的,這完全是生活和行醫環境不同使然。這樣的對照,更使我對國內醫療環境的改善心存期待。希望在可預期的將來,國內的醫師也能在一個合理的大環境中工作,不再抗爭、不再抱怨,不必費心於酬勞,而能專心投入自己心愛的工作,在全心照顧病人的同時,也為醫學的進步而努力。

國內的醫療工作環境,長期以來一直令多數的醫師不滿。全民健保實施以後,更變本加厲。最近有人拿出統計數據顯示醫師的平均壽命低於一般人十歲,更有人為醫師該不該納入勞基法而有所爭論,在在呈現出國內醫療問題的嚴重性。這種惡質工作環境的形成,整個社會和醫師都有責任,其最基本的問題癥結在於兩者都曲解了醫療工作的真諦。醫療工作並不是任何人皆能勝任愉快的職業,它如同教育、宗教,屬於公益事業,投入這類工作的人必須要有助人為快樂之本的精神,有這樣人生觀的人,就不會斤斤計較收入、名位、工作時間的長短等。相對的,社會有責任提供一個包容的、互信的工作環境,促使醫療工作者全力發揮最高的專業功能。

然而這些年來,醫療政策決策單位與醫界、醫院管理階層與醫師、醫師與病人之間已形成長期對立與抗爭的關係,溝通不良,誤解日深,因而無法達成共識,協力尋求雙贏的解決之道。在這種不和諧、不健康的關係中,最大的輸家是病人:他可能就是你心愛的家人。我們能坐視這種現象持續惡化嗎?

(本文作者黃達夫先生為美國杜克大學醫學中心內科正教授,現任財團法人辜公亮基金會和信治癌中心醫院院長,曾任美國癌症學會評議委員會主席、中華民國癌症醫學會理事長。目前致力於癌症科際整合工作、治療準則之制訂、醫學教育與醫療品質之促進工作。)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