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泰國》喜瑪潘,再嚴肅都可變輕盈

keyword:水善
文 / 林玲瑩    攝影 / 鄭名娟
2015-06-01
瀏覽數 2,450+
泰國》喜瑪潘,再嚴肅都可變輕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當國家爆發政變,社會分裂成兩大派系內鬥,恐怕會讓人想到民不聊生的景象。泰國從2006 年總理塔辛貪汙引爆的政變,人民分為擁戴塔辛的紅衫軍與反塔辛的黃衫軍,兩方人馬對戰至今。

當紅、黃衫軍戰火正猛烈時,兩軍卻突然宣布停戰,理由是:慶祝泰皇生日。

激烈衝突裡的嘉年華,看似荒謬,《兩倍半島》作者船橋彰卻說,「這就是泰國,素有把嚴肅的事情變輕盈的天性」。

要說泰國真正的性格,可以用兩個字來形容─水善,泰國予人的印象就像水,以圓融化干戈。昭披耶河從北到南貫穿國土,水脈往兩側舒展,潤澤大地,水的國度裡,子民信仰的就是上善若水。

水利萬物而不爭,水的無形無色、無拘無束,造就泰國奔放多變的面貌──它是敦厚良善的佛教國度,也是辛辣大膽、想像不設限的亞洲設計之都。

人均收入只有台灣1/3,文創產業的產值卻超越台灣10倍,為什麼泰國是亞洲最受歡迎的旅遊城市、全球設計師最想移居的地方?

它,可以讓戰火與嘉年華並陳,水善與人妖亦可共存,多元包容的能力,讓它成為充滿刺激與想像的創意天堂。

鬼牌:把嚴肅事物變輕盈

比起撲克牌中的「A」,不可撼動的王牌地位,《發現曼谷》作者艾力克斯‧柯爾形容:泰國人更熱愛「鬼牌」帶來的微笑、禮貌與有趣。

「鬼牌」的魅力,即使是政治意味濃厚的大皇宮,也可以變得像是乘載人民希望的熱氣球,蒸騰向上。數百根柱子以小於90度的角內傾、尖頂延伸到不可能的細,以及萊泰圖騰的圖飾像飛鳥或火焰一般向上延伸,彷彿直到天廳。

到泰國不可不知喜瑪潘森林,它是泰國神話,是泰國的藝術核心理想,也是一種泰國的氣質。喜瑪潘森林,靠近天界,卻尚未抵達天堂,大象有翅膀,小鹿戴上惡魔面具,天使自藤蔓而生??,森林裡各種動植物混居,無性的植物看起來妖嬈、邪惡的動物表現得優雅。

把嚴肅的事情變輕盈,對生活的荒謬幽默以對,泰國人舉重若輕的本事,就緣自喜瑪潘神話,它讓很多事物都成為可能,你可以性感,可以粗糙,也可以精緻,任何混雜都可以被接受,善惡、美醜,同時並存,沒有了絕對的「A」,鬼牌讓許多世人的煩惱和嚴肅的事,都變成一縷輕風。

輕盈,也在泰國語言中足見端倪,船橋彰形容,泰語細軟圓滑的腔調,彷彿變成沉重生活的潤滑劑,任誰聽到這樣的語調,都能釋懷煩憂、再苦悶也能莞爾一笑。

「薩瓦迪(Sawadii)!」溫婉綿軟的「你好」,隨著男女之分,有著長短不一的尾音,這是許多人對泰國的第一印象:輕柔語調晃盪在空氣中,雙手合十、親切優雅地向人問候。

Sawadii源自於字根savasti,延伸自古印度標誌卍,指「完美而平衡」、萬物井然有序的意思,在彷彿嘉年華般縱情歡樂的表象下,泰國人奉行禮節、追求身心平衡,他們逢人就微笑,雙手合十進行「拜」的問候。

泰國人並非不憤怒、也非不憂鬱,只是他們自小禮儀薰陶,每個人都要學習繁複禮儀,守秩序、舉止優雅、親切待人,是日常生活奉行的十條戒律之一,比起直白表達情緒,性格和善的泰國人,更習慣婉轉溝通。

三界觀:色彩斑斕的凡間天堂

相較法國的優雅經典,泰國可說是最迷幻的設計之都,一切緣於他的三界觀,成為色彩斑斕的凡間天堂。

在船橋彰眼中,關於泰國首先浮現腦海的詞彙是:「多彩」,繽紛鮮豔的色彩衝擊感官,緊接著佛寺與大皇宮的金碧輝煌,奔放的紅、明亮的黃、嬌豔的桃和鮮脆的綠,朝人一一迎面撞上。

泰國佛教,一星期中每天都有一個守護佛及其代表色:星期一是鮮明的檸檬黃、星期二是粉紅色、星期三是綠色、星期四是橘、星期五是藍、星期六是紫、星期日則是紅色,不同日期祭拜佛祖,也會選用對應顏色的蠟燭與香。

金碧輝煌、色彩鮮明,也展現在泰國人對皇室的敬重。泰國人將蒲美蓬泰皇的生日定為父親節,泰皇出生於星期一,代表黃色,父親節人們身穿黃衣,手舉泰皇照片、揮舞泰國國旗,街頭染成一片金黃;而到了詩琳通公主生日那天,泰國就會變成紫色國度,所有人穿上紫衣,路上清一色販賣紫色的花。

色彩斑斕,也緣於三界觀,篤信佛教的泰國人,渴望死後超凡到極樂世界,他們說:那是神明的居所,像寶石光彩奪目。

泰國佛教經典《三界經》如此描繪:人們渴望離苦得樂,仰望天際如綠寶石般剔透奪目的須彌山,那裡是神明居所,是通往無色界涅槃的地方。所以泰國人將佛寺、佛像打造得金碧輝煌,寺廟與宮殿呈現尖塔狀,象徵聖山群環繞宇宙中心須彌山。

現實中,泰國藝術並不高高在上,船橋彰形容,曼谷是一座色彩森林,溫暖而茂盛,繽紛已不足以形容曼谷的多彩, 市裡、街道旁,每個人都是畫家,以五彩妝點自家房屋與車輛;每個人都是設計師,混搭異材質元素在同一物品上,畢竟,沒有人說椅子一定要是木製,古董車不能出現在夜市裡;在這裡,脫序是被允許的,更準確來說,秩序,本來就由人訂定。

尤其是夜市,船橋彰形容,「就像是一座生活化的博物館,可以看見一排畫家蹲在地攤前賣畫,攤位不是以紙箱堆疊,而是以古董車裝飾,打開車門就變成試衣間。」船橋彰說,與其說泰國人愛創業,不如說泰國人較不願意受雇於人,他們相信自己的本事與才華,因為喜歡,所以才這麼做,不全然從追求金錢與名利出發。

有機生活:水與建築離人很近

泰國舞蹈,上百種手印對應神的旨意,指尖能變換出風火雷電,當食指與拇指指尖相併,也就象徵萬物合一、包容忍讓的自然觀。從舞蹈到生活,在泰國,船橋彰看到,人、建築、生活,都離水很近。

昭披耶河滋養中下游5 萬平方公里的肥沃平原與千萬農人的生計,曾是建築設計師的船橋彰眼中,人從未與建築如此靠近,也未與水如此親近。

親水的泰國人,有著水善性格,「泰國人從不跟隨他人,他們會先思考,順從自己的心。」順水性格,船橋彰解釋,是因泰國是東南亞唯一沒有被殖民過的國家,相較他國受殖民國影響至深,泰國不僅形式上獨立,人民保有傳統文化的美學基礎,思考上更能獨立自主,知道想要什麼、喜歡什麼,並嘗試出自己的一條路。

至今仍有許多泰國人沿河而居,高腳屋取材自昭披耶河畔叢生茂密的柚木,以樹幹為骨架,用竹子圍出牆籬,牆隙可透風,赤腳踩在木板上喀滋作響,與窗外河流水聲,成為耳邊日日奏鳴的自然旋律。他說,「房子、橋梁是有機生長的,建築離人很近,自然而有生命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趨勢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