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成功的定義,由我來決定

導演魏德聖×誠致教育基金會呂冠緯
文 / 王維玲    攝影 / 鄭名娟
2014-09-30
瀏覽數 2,900+
成功的定義,由我來決定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一個人人都渴望成功的時代,最弔詭的事情反而是:我們從來不知道成功的定義是什麼。

想想看,如果是你,你想成為一個每年拍好幾部片的國際大導演,還是3 年才拍出一部片的導演?是成為一個年薪百萬、受人尊敬的醫生,還是當一個非營利組織的教育者?這些選擇,沒有對錯,只有適合與否。

你想重新定義成功嗎?

導演魏德聖是台灣電影界一個特殊的存在,明明拍過《海角七號》、《賽德克.巴萊》這樣成功的賣座片,許多投資人捧著大把資金請他拍片,他很有機會讓自己的電影公司擴大規模,滾出更大的電影商機,但是魏德聖卻寧願用很慢的速度,說好每一個讓自己感動故事。

誠致教育基金會執行長呂冠緯,是台大醫學系的高材生,考上醫師執照,擁有所有一般人渴望的光明前景,但是他卻決定投身教育,透過科技翻轉教室,讓學生找回學習的自由。

在劇變的社會,徬徨不安的人們只想找到一條快速致富的捷徑,卻從未想過,這是自己真心想要的未來嗎?

循著父母、社會幫我們鋪的台階一路往前奔跑,過了10 年、20 年再回首,才發現這是一個無頂天梯,往前看不見未來,卻又沒有勇氣再回頭。

魏德聖與呂冠緯的選擇,顛覆了過去社會對「成功」的定義。

在他們心中,所謂的成功,並不是盲目

追逐眼前的潮流,賺更多錢、獲得更好的社會地位,而是找到自己的「熱情天梯」,了解自己的天賦與熱情所在,成為人生的主人,追求自己的幸福。

一個不懂得聆聽自己內心聲音的社會,就像無根浮萍一樣虛幻,找不到根,這也是台灣當下最迫切的問題。

如何重新定義成功,讓每個人都能找到自己的熱情天梯?

請看魏德聖與呂冠緯的精彩對談:

找到你的天賦與熱情

為什麼這個世界最需要的是充滿熱情的人?

因為唯有熱情,才能讓你在面對挫折時不屈不撓,永不放棄。有喜歡的事情,就去追求;遇到困難,勇於承擔。

魏德聖(以下簡稱「魏」):在以前年代打棒球,球應該怎麼丟、打擊怎麼打,都有制式規則,但是嘉農隊的教練很特別,這個投手習慣高壓式投法,教練就幫他調整,讓他腰的力量出來,之後才開始出現這種新投法,換成別的教練,可能就會去矯正他的姿勢,讓他變成符合規格的投法。

為什麼我們現在的教育卻把人都教成一樣?

我們的教育就是沒有性向探索評估。

像我念五專,是什麼時候決定的?是國中聯考,一個國中生,每天都在應付聯考,怎麼知道要選什麼科?家裡說電機現在比較熱門,就選電機。

明明應該照自己喜歡的興趣去決定未來,怎麼會按照社會流行熱門的去決定?

呂冠緯(以下簡稱「呂」):談教育,最常被提起的是美國人與猶太人。

美國人是讓孩子學他想要的,猶太人是幫助孩子去看見這個社會需要的,所以猶太裔美國人就很厲害,既讓孩子找他想要的,又回應到社會需要的。

那華人呢?常常是家長想要的跟學校需要的。

我比較幸運,從小成績還不錯,對人又有興趣,所以選了醫學系。

可是一個高中畢業生,沒有機會想清楚醫生要承擔的責任,還有這是多麼需要使命感的工作。

我非常多的同學其實都是成績達到,但是還沒有預備好要當一個醫生。

後來我發現自己對人的興趣在心智層面,我喜歡面對一張白紙,去引發他的動機,所以在顧好本身醫學課程之外,我在大二也試著創立補習班,才發現自己更多的熱情是在教育,一路到現在的全民教育平台。

魏:許多人都對自己不誠實,一直在違背自己的信念,違背自己喜歡的事情。

你到底在追父母對你的需求,還是追你自己對自己的需求?這是自己要確認的。

每個人都有老天爺賦予你的才能,就像給你一把鋤頭去開墾你的田地,怎麼會把自己的鋤頭丟掉,去搶別人的鋤頭、耕別人的田地?為什麼老是要違背自己,去做大家希望你配合的社會需求?應該是把自己的能力做好,創造你的社會需求。

我們拍片的心態也是一樣,很多人會說,為什麼不拍現在流行的小清新?對,拍那個會賺錢,那又怎麼樣呢?我進到這個行業,不就是為了想拍自己想拍的東西嗎?

我們拍片從研發、劇本、拍攝到上片,至少要2年,那個時候流行的趨勢還在嗎?不如好好把我們想說的想做的事情做出來,然後創造流行。

呂:如果電影是2年,台灣大學的科系讀4年也是一樣,當你用短的眼光在選擇,產業可能會變動。

譬如醫學系,如果沒有探索清楚自己的興趣,而是覺得現在醫美好,就選皮膚科或是整形外科,你可能無法做得長久,或是就會把它當成賺錢工具而已。

美國脫口秀主持人歐普拉在哈佛畢業典禮演說,引用神學家Howard urman:「不要問這個世界需要什麼,要問你對什麼事情有熱情?然後就去做,因為這個世界需要的,就是有熱情的人。」如何確認自己的熱情?就是做一件事情,即便遇到挫折,你還是願意堅持下去。

就像我對醫學跟教育都有興趣,但是我發現同樣面對壓力,在教育這件事上我更願意去克服挫折,有家長會質疑我這麼年輕,真的能把這些孩子帶好嗎?

我會想辦法證明給他們看,我除了教他們數學理化,還可以教他們讀好書的過程和精神,這其實不是一般老師能夠提供的。

魏:謝謝你的回答,有太多人問我同樣的問題,我決定以後就這樣回答。我每次都覺得,為什麼你的熱情需要我鼓勵呢?你喜歡的自然會去追求,遇到挫折也會去承擔,你不喜歡的話,連動都不會想動,何必要人鼓勵呢?誠實一點做你喜歡的事情,你就無敵了,因為你一定可以忍受一大堆挫折感,如果忍受不了,那就是沒有真的很喜歡。

碰到有人質疑,不要理他,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就好了!我們要努力的是讓心中所想的跟做出來的兩相符合,感動觀眾。

以《KANO》這個案子,我們想在每個縣市的跨年會播放預告片,大家認為不可能,大家會問,你是屬於哪一派?你要不要來這裡站台?如果都沒有,我為什麼要播?但我們就是一通一通電話打,最後全台22個跨年晚會現場都播出了,而且沒有付到一毛錢廣告費!

找到你的成功天梯

當所有人都在盲目追求更高的位置時,就像登上一個無頂天梯,最後只會進退兩難地卡在中間。

清楚你的優勢、能力與熱情在哪裡,專注在上面,才能成為自己人生的主人。

魏:《 海角七號》、《賽德克.巴萊》成功以後,我覺得自己無所不能,野心很大,想做這個又想做那個,但是當我扮演《KANO》的監製,以經營者的角度做電影之後,我發現我的心又變小了。

我認清自己的能力,也認清自己真正想做的。

只要是對的方向,我願意順著眼前的梯子爬上去,但是你必須清楚自己最後要往哪邊去,才不會被這些不同的梯子給誘惑。

如果我的專業是拍電影,為什麼不努力在專業上做到最好?我想做的是吸引人來看我們傳導的故事與理念,而不是擴張變成一個大的電影公司,那不是我原本目的。

我們是一家小小的公司,以好作品為思考去生產電影,而不是要成為一個連鎖企業。

呂:知道自己被擺在哪裡是最適合,這是智慧。

有句玩笑是說,在「愈高階愈成功」的概念下,最終所有人都在做自己不擅長的事情。你做好一件事就會往上升,最後每個人都會升到一個他不適任的位置,就會卡住,這其實很可惜。

清楚知道你的優勢、ability、passion 在哪裡,然後就專注做到最好。

雖然考上台大醫學系好像很厲害,可是我不會朝博士發展,因為那是要把專門的知識挖很深。

我喜歡物理、化學、生物,我學音樂也是因為每個樂器我都會一些,我喜歡做統合綜效的事情,所以當有一個leadership position 給我的時候,我就會勇敢去take。

魏:為什麼很多台灣人覺得自己不幸福?幸福除了來自經濟上的滿足,政治上安定之外,最重要的是心

理上的滿足。

每天在喊窮的人,其實都過得下去,他的不安來自於精神生活沒有被滿足,所以必須要從物質生活裡去得到慰藉,他的人生規畫永遠都是一個月要賺多少錢、花多少錢,我學習是為了某種實際需求,而不是為興趣,享受工作之餘的精神滿足。

今天我們很幸運,可以做自己喜歡的工作,但不是每個人都有那麼大的幸運。

我們常說,只要你努力追求,一定可以成功,其實並不一定。

你喜歡這個事情,不見得你進得去那個環境,甚至可能被淘汰掉,但是難道被淘汰就表示我的人生沒有追求了嗎?

即使不成功,你仍然可以保有自己的天真與喜歡。

物質上,我可以把自己當成一台機器,每天做好自己的工作,可是下班後,就是我自己的時間了,我要過得很快樂。

我可以去參加一個喜歡的活動,也許是個座談會或演唱會,或者是我想要創作,雖然我沒有在自己的工作上得到很大的滿足,可是我在工作之餘的生活獲得快樂。

呂:有一些講成功的書籍喜歡說,你沒有成功是因為沒有把你喜歡的事情推到一個極致,這是太過相信人定勝天的角度。

確實有些人是比較幸運,像我可以把我要追求的目標、熱忱與工作結合,可是即使你沒有被給予這個機會,你還是可以做自己的主人。

我父親是美術老師,其實他並不喜歡教書,可是他下班後可不可以畫畫?可以啊!沒有人買他的畫,可是他獲得滿足,他的情緒好壞,跟他下班後有沒有把時間撥出來做這件事有關,所以我覺得這是每個人可以去努力追求的目標。

魏:我常常跟我的小孩講,你要喜歡上兩件事情,一個是運動,那是給你發洩體力用的,一個是學會一種樂器或是畫畫,那是給你情緒轉換時的釋放空間。

一動一靜,兩者你要找到一個適當的平衡點,即使每天我們在從事一些枯燥乏味的工作,但至少你在精神層面還有可以追隨的娛樂,藝文、體育,去平衡你不滿意的工作現況。

建構你的美好世界

當下每一個努力,都是為了更美好的未來。

不論是建造一座充滿想像的藝術園區,或是建構一個機會均等的教育平台,都必須透過這一刻的努力奮鬥,才有可能實現。

魏:電影其實就像蝴蝶,一隻毛毛蟲吃樹葉吃半天,養得又肥又大,終於可以吐絲結蛹,過好久才能蛻變成一隻蝴蝶,但是你的生命週期卻只有一個禮拜。

一部電影籌備那麼久,上片兩個月就下片結束,你的剩餘價值就是Cable、DVD,同樣做一樣事情,能不能去擴充各種可能性?

台灣目前最大的問題是沒有內需,每天只想要往外攻,為了要往外攻所以門戶大開,反而被人家攻進來。

可不可以創造我們自己內部的需求,讓外面的人自然被吸引進來?

我有個進行中的計畫,對我來說,那是我們美好世界的建構完成。

我們下一部片拍的是17世紀、400年前的台灣,那是台灣歷史上不中不西,可是又確實存在過的時期。

我們要搭一個景,把當時的熱蘭遮城、安平市街都實際搭出來,我們幻想搭起來以後可以不要拆,也許是創造一個電影院,電影只在這邊上映,一演10年、20年,你要看這部電影,就必須到這個地方來,它可以永續經營,擴張成一個真正的藝文園區,每一家店面、每一間房子甚至是街道,都能夠跟音樂、攝影、美術、音樂劇、舞台劇結合在一起,讓人可以在裡面待3天享受各種藝術,沒有一刻是被浪費掉的。

呂:未來5到10年,我希望創造一個均等學習的環境生態,把夠好的教育素材放在網路上,並且實際去確認偏鄉有足夠的軟硬體、老師來運用這些媒介,就有機會讓孩子有均等的學習機會,去探索自己特質的可能性。

過去,我原本有可能喜歡英文,可是因為一直沒有遇到一個能夠引導我的老師,我很難直接蹦出對英文的興趣跟投入。

希望5到10年後,當孩子想學任何知識或技能,他可以透過這個平台,很容易地去找到他想要的東西,不會被老師或家長擋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巧創業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