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薛曉嵐:要大突破,不要小進步

Chineasy圖像學習系統》
文 / 洪嘉蓮    攝影 / 圖片Chineasy
2014-04-01
瀏覽數 1,500+
薛曉嵐:要大突破,不要小進步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她在倫敦市中心的家,客廳掛著巨幅書法,連桌墊都是書法寫的赤壁賦,可以看出她對中文熱愛程度。她的一雙兒女從小在國外長大,由於對中文的不了解、沒興趣,讓薛曉嵐覺得像是文化資產斷了傳承。

薛曉嵐心想,小孩以後無法讀余秋雨、張愛玲的書是多可惜的事,「翻譯就是少了點味道,」發現坊間沒有適合的教材,她決定自己動手研發中文學習系統。

薛曉嵐是誰?

薛曉嵐,曾是台灣網路創業圈最熟悉的名字。身為「資迅人」公司的創辦人之一,經歷網路泡沫時期的興衰,她花了12年的時間沉澱、修行、再出發。2014年初,她帶著獨創的Chineasy回到台灣,這一次,她登上的是世界舞台。

2013年,薛曉嵐應邀在TED分享Chineasy學習系統,創下300萬瀏覽次數,還打敗Google 眼鏡,獲選「2014《Wallpaper》年度生活革新獎」,引起美國富比士、英國泰晤士報、金融時報等外媒爭相報導。

中文,是世界上最難學的語言,對「老外」來說,中文字型、字體、發音、文法可說是「神祕」,更像是「天書」,即使有興趣學習,卻也不得其門而入。

薛曉嵐的中文學習系統「Chineasy」解決了這個問題,它把中文字一一拆解成圖像視覺元素,再用樂高積木法的原理,一一疊組成複合字,平均只要學會認兩個字,就能快速學會40個字彙。

在國際上,大家認識了這位來自台灣的「Miss Chineasy」,也讓外國開始興起中文學習熱潮。

沉澱、修行、再出發

遇冬蟄伏,逢春而發,可說是薛曉嵐這12年潛心修行的註解。

說是蟄伏,卻是極其忙碌的生活,說是修行,更像是冒險。

離開台灣後,她到了英國劍橋就讀國際關係所,期間還做創業投資,扶植新創網路公司,還擔任牛津大學商學院產業諮詢顧問,她說,她將自己定位為企業家、投資家、作家、旅行家,還有夢想家。

生長於書香家庭,媽媽是書法家,爸爸是陶藝家,讀的是自然組的科學訓練,喜愛中文字像是血液裡流傳的基因,運用系統方法拆解,就像是她的本能。

她在倫敦市中心的家,客廳掛著巨幅書法,連桌墊都是書法寫的赤壁賦。

她一開始在一張A2的大紙上,拆解中文字,字多到紙畫不下了,就開始用電腦程式記錄,這個「下班後的娛樂」,讓她一拆字,就拆了兩年的時間,但成果僅止於「私人收藏」。

「我從小就喜歡翻字典,我在看字的時候,不只看到書裡寫什麼,我看字中有字,這個有沒有關聯。」Chineasy以日、月、人等常用部首,稱為基本元件為基礎,將幾千個中文字拆解分析,利用電腦程式,加以歸類所得的結果。

用基礎元件做組合,在最短的時間內,學到最多的字彙量,「投資報酬率高」是Chineasy最大的優點。

舉例來說,認得「木」這個基礎元件,就可以開始組字,變成「木、林、森」,進而組詞,「知道兩個字, 可以學40 個詞,成效很快,」薛曉嵐用圖像拆字、組字的方法讓學習門檻變低,短時間能看懂字彙,更讓學習者有動力繼續學中文。

Chineasy 的教學以圖像與動畫等視覺元素,幫助學習者加強記憶,還加入故事,讓學習者了解文字背後所承載的文化意涵。

例如,「女」的字型是怎麼來的?是古代女性跪在地上的姿勢;「來」原本是指麥子,之後變成舶來品、外來的意思,「知道典故就會覺得很好玩,印象深刻。」外國人無法解釋為什麼桌子的英文是table、空氣是air,相較之下,這就是中文學習的樂趣。

能認得中文字的感動,或許我們都難以體會,因為距離我們的經驗都太過遙遠。但薛曉嵐卻能從學生的回饋中,不斷地體會到這股力量。

在Chineasy 的粉絲專頁,薛曉嵐每天固定教一課, 每星期舉行小考,有一位法國粉絲在新加坡住了5 年, 會說中文,但是從沒想過「讀」中文,透過免費的網站學習,這位法國學生在短短2 天內學會了200 多字。

以一個外國人來說,學會200 個字,可以做什麼呢?其實,連最基本的讀報紙、看網站都沒有辦法。

試想,一個懂中文、不懂日文的人到日本旅行,也不會有太大問題,因為可以從漢字推敲自己點的菜或是車站名。「我對學生的期待不是寫一本紅樓夢解析, 而是可以跟我了解日文的程度差不多。」從認字中體會學中文的樂趣,薛曉嵐說,這就是Chineasy 想達到的目標。

要大突破,不要小進步

有需求,才有進步,聽起來是老生常談。但在薛曉嵐的觀念,「小進步」是沒有意義的,「不做跟在別人後頭的事」,是「創新」的座右銘。

當薛曉嵐想教小孩中文,發現坊間沒有任何一套教材可以達到她的需求,她想到拆解中文、用積木法疊字,假使市面上已經有推出圖像中文學習系統,就不會有Chineasy 的誕生,因為對薛曉嵐來說,「改進、改善」都不是創新,突破,才是。

「小進步不是大突破的話,其實很可惜,同樣的資源放進去,包括人才跟資金,只是小進步就沒有必要。」

因為Chineasy,薛曉嵐在2013 年受邀到TED 演講,在加州會期的一星期,她說,最感動的,倒不是有人因為Chineasy 學會了多少字。

「以前會覺得學中文想都別想了,但你這套系統很好玩,我們全家都在學,」如果是一個原本在學中文的人,因為Chineasy 學會更多字,這是小進步,但讓以前對中文退避三舍的老外,開始有了學中文的念頭, 心理障礙不見了,這就是薛曉嵐所言的大突破。

她坦言,Chineasy 有很多限制。「不是所有字都可以拆解,因此Chineasy字彙量無法涵蓋所有中文字,」像是常用字「了」,不僅難拆,拆了也沒有意義。

知道能力所及,不強求到最好,這或許是現在再見到薛曉嵐時,會發現到她最大的改變。

讓冒險成為常態

「突破」,在薛曉嵐人生中代表的意義,幾乎可以跟「冒險」畫上等號。

「我從9歲就開始失眠,想著我是誰?」薛曉嵐花了20年的時間,找到啟發自己的方法,這也是她能不斷突破自我的原因。

從小有懼高症的她,過去因工作繁忙,讓她無法好好面對自己的「弱點」。這12年的沉潛,正好給了她機會迎戰弱點,她開始學攀岩、滑翔翼來克服懼高。

在一次在希臘攀岩的經驗中,岩壁相當陡峭,薛曉嵐整個人斜掛在岩壁上,兩腳不能著力,只能做平衡,如果想往上爬,其中一隻手就一定要放開,這個時候,除了相信自己,還要相信左手緊握的那顆石頭。

「信任是滿重要、難得的事情」,攀岩考驗了技術、技巧、意志力,還讓薛曉嵐成功克服了懼高的心理障礙。知道自己的能力,且做能力所及的事情,是她從攀岩悟出的道理。

薛曉嵐持續投入極限運動已有8年,「對我來說,極限運動跟修行沒有兩樣。」她發現不管是冥想、瑜珈、攀岩、舉重、滑雪,訣竅都是一樣的,「第一是集中意志力,第二是呼吸頻率,第三是丹田。」三者兼具,無處不是修行。

薛曉嵐每天工作18小時,為了避免忙得像無頭蒼蠅,她將10點到12點訂為靜修時間,讀心經、做動禪,讓自己下半天的工作更有效率。

隨著5月即將在德國、西班牙、比利時、法國推出Chineasy當地版本,她的行事曆上總是可以洋洋灑灑列個幾百條事情,她分享的聰明工作術是,「用長遠的角度安排事情順序」。

「這件事現在看起來很重要,但5年後是重要的嗎?」如果不那麼重要,就用其他方法來解決。薛曉嵐的「訓練有素」來自於經驗,「並不是愈老愈有經驗,而是要讓自己持續處在充滿挑戰的環境中。」

「資迅人」、「Chineasy」是外界認定薛曉嵐的代表作,「這些都不是我」,她說。比起檯面上的代表作,她更在乎的是,離開人世的那一天,墓誌銘上寫的是「這個人很好、很有創意」,比起「這個人事業成功」,她會由衷感到滿足,這是她用來警惕自己的方法。

「你若盛開,蝴蝶自來;你若精彩,天自安排。」就像是好的忍者不會亂蹦亂跳,就算遇到危機,還是跟彌勒佛一樣笑看世事,「人生就是這樣,什麼事情都是可以放鬆的。」她笑笑地說。

經歷12年的洗練,從內省蛻變自信,這次,盛開的是更扎實、圓滿的耀眼果實。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