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8個明白

人生轉彎》
文 / 王俠軍    攝影 / 陳志亮 、大塊文化
2014-02-01
瀏覽數 4,050+
8個明白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王俠軍 人生,該如何明白?

面對紙,是行雲流水,心情自由,手上的筆常欲罷不能,一飄千里,每條細線連接機會,每張圖稿勾勒明白活潑多元的藍圖,而明白努力突破的意義。

面對泥,則是如履薄冰,神情肅然,進程遲緩,內容繁瑣,感受卻是深遠神聖的浪漫,步步踏實。這是傳承的激情,沒有盡頭,他一聲不響的構築希望, 在式微的產業努力找回希望。

當紙碰上泥,當實務摩擦理想、創意撞上現實,到底該妥協止步,還是勇於改變?

54 歲那年,王俠軍用10 噸泥土開始另一個生命旅途,這是深藏心中多年的召喚,終於有機會回應並且啟程。

30 年前,他曾因來自法國玻璃文鎮的細緻美麗和迷幻光影,而投身於陌生玻璃藝術的學習與創作。現在,該說時候到了,大環境兩岸發展的條件、個人的經驗、文創的風向、加工廠迫切轉型的機會等,在此天時下,他期許找出瓷器當代應有的風采和意涵, 在空間站出它該有的時代身段。

顛覆中國瓷器3000 年來只做釉彩的「表面革命」,王俠軍要做瓷器的「骨子革命」, 讓高高在上的皇室用品,落入尋常百姓家。但1800 年材質的高度、8000 年造型的鴻溝,果然是深不可測的黑洞,絕對無法讓你來去自由,只有愈陷愈深。

但 王俠軍說,只要心念一轉,就有了高度與態度;好像登高,知道會筋疲力盡,但有君臨大地居高臨下的快樂期待,更何況那份知天命後世故的期許,即藉瓷器燒製出時代風格的印記願望,這個想望就立即讓人意識明朗、意志高昂,不再膠著。

「找到心儀工作當然可喜,但如果有些出入無妨,給自己3 年時間,只要全力以赴,必脫胎換骨。」他以這種態度與現實交手,為了給自己一個「明白」,他以親身經歷歸納出8 個「明白」:想明白、說明白、做明白、新明白、給明白、用明白、傳明白、過明白,以下是他的精彩分享:

白晝和黑夜最亮的日與月,組合成色澤度極高的「明」, 那是超越明度、質感和觸覺等生理範疇,它有如燈塔於黑暗標的定位,引領新的生活探索。

想明白

所為何來?即使是理想,也總要有個對價關係作為投入的評估。而怎麼衡量新的冒險呢?還沒想就大膽闖進, 一切都來不及了。

《考工記》寫道:「天有時、地有氣、材有美、工有巧。」是的,過去不可得,未來不可知,機會全在當下進行式中潛行,在眼花撩亂變化快速的進程,真知灼見不足以了結,唯有把握行動,才能揭開時間內隱藏的天機。

真想明白,這種從年輕一再重複撲向陌生創作領域的習性,甘願從零開始,一點一滴學習、積累的天真,並不顧代價進行執迷於工藝挑戰的頡頏傾向,到底有沒有衝動基因作祟?是不是有輪迴的天命,魔咒般地帶你走向人煙罕至的路?

生活舞台不能老是同一幫人表演,它不斷需要新的物件演員來表現、詮釋存在的況味,作為生活導演的我們,即從這些新血輪所展演的不同形式和意象,再次體驗生鮮、咀嚼新意、反思時空、享用當下。

知道此路可行,只要風來,抓住氣流,就能上升飛颺。

說明白

白,有嬌柔恬美的甜白、親切儒雅的米白、理性冷靜的銀白、活潑柔情的粉白,還有光彩耀眼的雪白,而我的作品要的是坦然自在的「明白」。

職場中,會議不停開,檢討再檢討,改了再做,錯了再改, 永遠就差那麼一點,一點裂痕、一些扭曲、些微歪斜⋯⋯ 有點無可奈何,有點不安,心中的完美作品離我竟如此遙遠。但熱血就是這麼回事,為了給自己一個「明白」,為了心中不再有懸念,我只能面向陽光和高溫持續前進。

做明白

全瓷若要完美落實心中的造型和適當的肌理,火的剛烈、泥的敦厚、水的優雅,得以雙手雙眼小心拿捏整合。為釋放內聚的應力,並避免作品爆炸,玻璃工藝講究降溫徐冷的技巧,瓷器則要求升溫的學問。人要均衡,物要均溫,均衡果然是萬物必修和講究的課題。

外在功力和內在修為,最高的融合境界即出神入化。出的形式入的精神,如何臻至恰如其分等量齊觀的匹配?為當下即刻進行手的摸索、眼的審視和心的回味,來回搜尋、理解、捕捉兩者共有的善意,才能整合出相互包容、裡應外合的雋永。

新明白

做時代的事物不僅是文創、也是所有產業該有的概念, 在如此快節奏的運行生態下,創新就是你唯一的路;所以面對5000 年的文化資產,我們該以當代的意識、在地的心境去咀嚼、反芻、吸收、產出。

法國消費社會學家海爾(Tufan Orel) 分析:「自我時尚意味著人們透過商品來不斷試驗新生活的可能性。」新的體驗透著自得的氣息,新的感覺醞釀幸福的滋味,這中間藉和物的參與或共鳴,了然於心。

隨時空改變前進而不斷調整變化的價值與視野,正是文化本質,掌握這有機體轉換的步伐,就是創新重要課題,它能帶來最大共鳴和最短磨合期,這當然是市場和成本利基;我們要的是現代口味下文化概念,這是很明白的。

給明白

生活也是文化範疇,日本經歷1960年代盛世和1990年代泡沫,21世紀「無印良品」原研哉提出「這樣就好」質樸設計主張;從悠久精緻文物傳統下,因局勢環境變遷被迫衰退停滯的我們,該怎麼走出我們的設計主張?

相較日本和室空靈沉靜、巴黎古典浪漫奢華,反觀台北親切多元的零碎活力,一切尚須整裝待發,面對差距,當然不是「這樣就好」,而是「再多一點」的積極態度。

「再多一點」是精進的呼喊,多想一點、多用力點,這些投注心力的企圖,自會藉演繹顯現出來,氣質也罷、氣魄也罷,「氣」也,精妙逸品講求的氣韻是多面向的條件所形成,有工藝打造的不凡形式,有文化散發的時代新意,有創新整合的時尚趣味,更有凝固當下時空而交融的詩意。

用明白

日本民藝大家柳宗悅說:「使用才能感受器物的美、生活的質。」藉由壺與杯不同的握法,向肌肉做不尋常的接近要求時,似伺機獵取了我們內在最難察覺的細微波動,也就是這個出其不意的「什麼」,才真能教你沉緩的吐氣,再把「新意」灌入,打通任督二脈,明天再起風雲。

內心的擴張與追求需要外在環境和物件的搭配,以新感性和新品味實現好生活的要求, 在美麗和功能上要再多一點「深意」和「什麼」。生活或工作不要被必然所束縛,要突破理所當然的習性,才能完成自我的擴張。

傳明白

接很多上來,也得傳些下去, 以接力方式延續規矩和風範,有了這上一代對下一代的責任,一切顯得深刻而隆重,你開始搜索在文化和禮教上正確的最大公約數,發現情義的表達技巧是不能省的質量,而如果傳承是透過物件,那就是超凡的工藝。

傳家寶是長輩精選的慈祥物件,它的價值的確不該只是特殊文物可量化的價格意義,浸潤著歲月的痕跡,它以精緻的質感承載著生活的記憶與美好的情感,點點滴滴都散發祖輩殷切叮嚀的芬芳,無以取代。

生活美學道具必須能乘載、呼應生理美好經驗,從理性、感性重新體認生活形式和功能適切,感受生活內容豐富與愉悅,於是一個接一個的好奇、期待和需求誕生。

過明白

過日子的舉止不必然就是隨性,不僅對他人更要對自己,循著情境許多美妙的描述,也為生活仔細編排煞有介事的劇情。曲高和寡,就是難得的好風景。

「明白」,我們譯為lighter than white:比白還白, 比白還輕,與其是表達明明白白的創意理念,倒不如說是更強調充滿自信、自在意象的白色坦率,它與作品造型結合後,將帶來無牽無掛的雍容生活。這也是「明白」精神的實現,形與色、文與質行禮如一的完美結合,是色澤也是意境。

想來,撲向陌生戰境絕不是基因,只因對美的不滿足、味的不到味、安於現狀的習性令人坐立不安。而為實踐而好禮考究舉止的理念,並進而尋獲生活多樣豐美質感的渴望,讓我不得不走進偏廢許久的小路,這是「明白」的精神和主張。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