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含笑,才能嘗人生百味

金鐘獎入圍導演葉天倫
文 / 王維玲    攝影 / 關立衡
2013-11-01
瀏覽數 750+
含笑,才能嘗人生百味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如果人生是一道菜,你會怎麼料理?

從前的葉天倫,會選擇大火快炒,重油重鹹,快節奏炒出一盤嬉笑怒罵的菜,就像他拍《雞排英雄》,每5分鐘就有一個笑點,令觀眾大呼過癮,卻少了一點令人回味的深度。

但現在的葉天倫,儘管仍保留了那些精彩的技巧,唯一不同的是,他開始懂得多花一點時間,先在甕底鋪上白菜,再依序將桂竹筍、蹄筋、刺參、芋頭、栗子、鳥蛋、排骨、蒜頭等食材放入,不疾不徐地靜待這些材料充分調合入味,成為一盅細火慢燉的好湯。

38歲的葉天倫,當過電視配音員、待過劇團、演過電影,不只能主持兒童節目,還做過一陣子的通告藝人,自2011年加入導演這個新角色,不到3年,卻已經拍出票房破億的國片,才剛下檔的電視劇《含笑食堂》也獲得金鐘獎9項提名。

不管做什麼,都能做得有聲有色,葉天倫一直在尋找的,卻是能讓自己不無聊,感到生命充滿意義的任務,所以他會說「金鐘入圍很開心,但也就開心幾天。」轉頭就將注意力全部擺在新的電影作品《大稻埕》,還要抽空關心參與青年上凱道等各種社會活動。

明明事情這麼多,但是葉天倫卻沒有散發出一種風風火火的急促,反而更像是細火慢燉的自在悠閒,帶著微笑解決一件件接踵而來的煩心事,「因為我不能輸給劉含笑!」葉天倫認真地說。

含笑花,黑暗中默默芬芳

劉含笑是誰?她不是真實的人,而是《含笑食堂》的女主角之一。表面上看來,這齣戲講的是20、40、60歲3代女人如何各自面對生命中的三角情愛糾葛,但是貫穿整體的,卻是「台灣女性堅韌包容近乎荒謬的精神」,葉天倫這樣定義。

含笑的爸爸貴德多年前拋家棄子,留在小3身旁,母親秋鑾默默扛起家計,將2個孩子拉拔長大,但是當棄家多年的貴德罹患失智症,被外遇多年的對象送回家裡時,相較於充滿不甘怨恨的母親,含笑卻最先張開雙手,接納父親的回歸。

「再怎樣,他都是我的爸爸⋯⋯。」有時候,你就是無法向生活要求絕對的公平,被傷過的心,被拒絕過的眼淚,最終都不能用更決絕的姿態報復回去;相反地,你必須像含笑花一樣,即使在最深的黑暗中, 都堅定地散發曖曖含光的香氣。

事實上,葉天倫自己生命經歷裡,也充滿像含笑、秋鑾這樣的傳統女性。例如葉天倫的母親潘鳳珠,身為知名電視劇製作人,在片場時總是用說一不二的氣勢解決大小問題;而他的妹妹葉丹青,也是《含笑食堂》的編劇,在葉天倫還在各個領域「流浪」,排斥糾結是否要繼承父母的公司時,葉丹青早就一頭衝出去,扛起父母的期待。

也難怪西班牙導演阿莫多瓦說:「女人讓我想到喜劇,男人讓我想到悲劇。」就算「全代誌」,壞事一件件接著來,女人都可以想盡辦法把日子過起來,撐起整個家庭,「所以連在夜市,大部分『扶頭』的都是女性,你真的只能佩服她們的堅強。」葉天倫充滿敬意的說。

也因為拍了這部戲,葉天倫開始學會用更寬容的心態,面對身邊人事物的種種不完美,「我開始時時提醒自己,不管遇到什麼事,盡量含笑看人生。」

用食物說話, 將情感兜在一起

擅長觀察人性的葉天倫,總是能透過鏡頭觸動人們心中的某根弦,產生共鳴。「台灣人,其實很吃戲!」葉天倫對台灣人的觀察,包含了2 個層面:「戲」與「吃」。

都說人生如戲,人人都是身處在其中的演員,不管是面對丈夫外遇、為了孩子與家庭仍選擇原諒的母親,或是曾經精明自傲,卻因為年老失智變得不可理喻的父親,他們都只是再平常不過的小人物,沒有人完美無瑕,會因為自私犯下錯誤,卻也希望能夠透過別的方式彌補示好,酸甜苦辣全都攪和在一起,令人哭哭笑、笑笑哭。

而台灣庶民的智慧就在於此,永遠願意保有平凡卻真實的人情味,靜看這場人生大戲。

另一個有趣之處在於,對台灣人而言,能夠療癒生命傷痛的,不是時間,而是食物。「很多時候,我們都透過食物說話!」葉天倫觀察到,對於不習慣表達情感的華人而言,雨天早上一碗加了薑片的麵線, 或是夫妻吵架隔天出現在餐桌的三杯雞,都代表了人們說不出口的關心與情感。

「可以說,我們喜歡透過食物來記憶生命重要的時刻。」葉天倫和妹妹葉丹青也將自己家族的食物記憶,悄悄地偷渡到劇中。在戲劇最終回,含笑家族老老少少一起做「芡番薯粉」,這是葉天倫家裡過年時最重要的一道菜。

在古早貧窮的時代,人們利用香菇、金交蝦、肉絲、芹菜,各種簡單的配料,加上番薯粉的黏性,將所有的材料兜在一起,當番薯粉隨著翻攪變得愈加黏稠,媽媽手痠了,就換爸爸來攪,當阿嬤老了攪不動鍋子,年輕的下一代就會接過手來。

對葉天倫而言, 真正動人的,不只是食物,還有陪你一起共享的人。所以在拍戲時,葉天倫很堅持演員吃的每一道菜,都必須是熱騰騰的美味,拍完後,演員與劇組工作人員圍著圓桌一起吃飯、聊天、說笑, 當大家吃同一鍋飯,才能自然而然地培養出像家人般的情感,進而感動電視機前的每個觀眾。

對觀眾負責, 對自己負責

葉天倫的戲,和他的人一樣,沒有太多拐彎抹角, 也沒有什麼抽象的大道理,總是用簡單的故事,帶出複雜多面的人性情感。和他聊天過程中,葉天倫永遠不會只顧著自己說,他更常停下來聆聽,誠懇地想要知道你的想法與意見。

難怪從《雞排英雄》到《含笑食堂》,在葉天倫的作品裡,不會只有高帥瘦美的男女主角;相反地,人人都是主角,即使不是每個小人物,也都有屬於自己的人生深度與厚度,所有人聚集在一起,就像含笑食堂的靈魂湯頭,「少你一味就不對味了!」

近年來,葉天倫除了工作,也非常關心各種社會議題,不論是洪仲丘案、大埔強迫拆遷事件,或是反核遊行,他不只公開發表自己的看法,也從不吝於上街頭,用具體的行動表達自己對社會的關心。

談起這些行動,葉天倫第一時間流露出的,並不是憤怒或是對立的尖銳情緒,而是柔軟的心疼及不捨。正因為他對每個人平等的尊重與關心,當他發現社會上很多處於弱勢的人在面臨社會不公不義時,無法為自己發聲,但是葉天倫願意站在他們那邊,一起搖旗吶喊,甚至將老街開發、保存文化的議題帶入作品之中。

「這種義無反顧的責任感,是我從國修老師身上學到的。」曾多次參與屏風劇團表演的葉天倫,在李國修去世之後有天再度回到排練場,坐在自己常坐的位置,他一直問自己,「為什麼阿伯意志力可以這麼強?」為什麼他可以風雨中領著屏風表演班前行26 年?相較於自己,面對公司、未來計畫,卻常常都是惶恐和膽怯?

「我彷彿可以聽見老師對我說:不需要想這麼多, 對觀眾負責,對自己負責。」現在的葉天倫不再追求新的刺激,而是專心地發揮自己說故事的天賦,帶給社會更多感動的力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