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工作竟是我婚姻的情敵

《 家栽之人》的故事∕聽分享1
文 / 何文榮    
2005-02-01
瀏覽數 3,800+
工作竟是我婚姻的情敵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如果妳沒法滿足我的性需求,我是不是可以有別的性關係?」

當Lorita被先生這樣質問時,完全愣住了。10年的婚姻,育有一個人人稱羨為洋娃娃的小女兒,但因為自己在家鄉經營食品事業,和工作在台北的先生分居兩地。幾年前,Lorita便耳聞先生與女同事有曖昧關係, 徘徊在離婚與否的問號中。「如果你不願和我分享生活中的點滴,那我們也不過是兩個生活在一起的人而已。」

結婚5年,Ryan過的生活和單身的差異不大,因忽略了另一半,開始遭到質疑。

如果愛的雙向道塞車

當兩人關係開始變質時,所有的問題都是從「如果」開始發問。因為「如果」就是個對新關係的一種期望。「如果」你是個忙於工作的人,常常忙到把另一半忽略在家,這樣的親密關係會是如何?

在日本小學館出版的漫畫《家栽之人》中,有個夫妻要離婚的故事,這個故事會讓人不斷地反省自己的親密關係。故事說的是在日本常見到的例子:妻子一味地要離婚,但先生卻死命也不肯。最後訴求於家事法庭的仲裁。會令人反省的關鍵在於,負責此案的法官桑田義雄,不以仲裁離婚成立與否為思考,而是以兩人之間是否能有新關係為出發點來處理。

妻子:先生不愛我

首先,妻子要求離婚,因為先生根本不愛她。

兩人是戀愛結婚的,妻子婚後打理家事。先生則是任職於派出所搜查科的刑事( 刑警),常常因為忙碌沒回家吃飯,甚至可以休息的假日,都還跟同事去喝酒。妻子認為,先生照顧同事比照顧老婆重要,不肯花時間跟她相處,且又不願談工作上的事。即使回到家,卻又想著沒抓到的嫌疑犯、沒了結的案子。

妻子還說,即使她想幫先生分擔些憂慮,先生都不肯。甚至,為了紓解先生因長期捉拿嫌犯,累積暴戾之氣,不斷在家裡擺放花草植物,先生都視而不見。妻子的結論是:先生根本不愛我。

先生:妻子不體諒

但是,先生不願離婚,因為他愛妻子。

先生說,每天為了抓人已經焦頭爛額了,妻子還不體諒地煩他;而且,照顧下屬本就是工作上的必須,哪個日本男人下班後不去喝一杯?更何況,把那些打打殺殺的捉人事情告訴太太,反而會嚇著太太,所以,負責任的男人不應該把這些工作上的情緒帶回家的。爭吵那晚,先生依舊疲憊地回家,依舊一言不發,連太太的問候都不理會。因為當天破獲一個暴力集團的賣春案,在現場發現了個包裹幾天的少女屍體,且已懷有身孕。先生告訴法官說,他努力工作不是一心想升官,只是怎麼可以把這些黑暗面告訴家人呢?因為他愛妻子,所以,不能告訴妻子這些。

法官:有那麼難嗎?

然而,法官卻用暫緩執行來化解。

「要獲得幸福,必須要靠許多因素的累積……,若是要使家庭不幸的罪惡, 只要一件就夠了。」調解時,家事法官這麼告訴先生,他還不斷問先生,回家的時候太太是怎樣的表情?都在哪裡談話?有擺著花嗎?

先生說,他並不知道每天都有花。

法官告訴他,太太每天都想告訴先生一些事,希望先生在家裡時,能忘掉工作上的事。太太決定要離婚,是因為擔心先生這樣下去會變成一個沒有感覺的人,甚至崩潰。但是太太卻甚麼忙也幫不上,反而讓先生在家時,還要抑制自己的情感。

「『好美呀!』這麼簡單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嗎?」法官又問先生:「這真的是可以歸咎為工作的關係嗎?」到這裡,先生已同意離婚。但,如果就這樣離婚,兩人的痛苦就無法轉換為新關係。

判決:離婚暫緩執行

所以法官又告訴先生「但是,你太太說只要你明白那些事,可以另當別論……」

「另當別論」就是「離婚可以暫緩執行!」

離婚暫緩執行?那麼先生就得做些事了。要做的事很簡單,就是去和太太相處,去和太太約會、去分享、了解彼此的生活,甚至說工作上的事給太太聽都可以。

對妻子而言,她想建立一個分享情感、分享成長的家庭、夫妻關係。但是,先生卻是以單純、單一的關係需求來處理彼此的生活對待。

雖然是個漫畫上的故事,但是現實生活裡的Lorita不就是不了解先生的需求?沒有將生活彼此分享?而Ryan就是如太太所說的,只是和另個人住在一起,並不是生活在一起。所以,在法官的處理中,他讓先生與妻子看到,他們可以有個新關係。

天天分享親密心關係

新關係難嗎?有個裝假牙的病患向牙醫抱怨,感覺口腔多了東西,怪怪的。牙醫則問病人結婚了嗎?然後告訴他,裝假牙就像結婚,剛開始一定不適應,因為本來一個人的生活與空間,突然成了兩個人的,當然會不習慣了。所以口腔要花些時間去適應假牙的存在,直到假牙融為口腔的一部分。

但是,在親密關係裡,就像口腔去適應假牙,一旦適應後便常常會忘了假牙是加進去的,不是原先就有的。所以,久了就忽略和假牙的關係,一直到假牙壞了,再去找牙醫裝新假牙。

親密關係的新關係就是每天都要是新的開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