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當傳統媽媽遇上現代女兒

文 / 林婉蓉    攝影 / 吳毅平
2006-01-01
瀏覽數 1,750+
當傳統媽媽遇上現代女兒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秋末, 2005年10月底的上海外灘18號舉行了一場盛大的記者會。在紫、藍、綠、黃、紅等各色雷射燈光中,幾個模特兒身著以白色為底、特別設計的連身衣,展現自然美全新企業識別的意象。表演完畢,自然美國際事業集團主席蔡燕萍與女兒蘇詩琇(自然美集團中國區總裁),手牽手一齊登上舞台。蔡燕萍宣布,在蘇詩琇的協助下,自然美開啟一個新的發展階段,新的企業識別象徵全新的企業和產品形象。

「今天特別介紹我女兒,她很有藝術氣質, 我很以她為榮。」蔡燕萍對一群記者說,今日自然美想呈現氣質、時尚的新形象,這個企業形象轉變的任務將交由蘇詩琇負責。

「我很幸運有這個舞台, 我很謝謝我媽媽,因為都是她給我的, 我也希望讓她覺得驕傲。」蘇詩琇這般回應。母女攜手,在原先企業底蘊之上注入新的意涵,企圖將自然美推上更高峰。

蔡燕萍:親力親為的傳統創業家

蔡燕萍的父親原是彰化鹿港的富商,但在蔡燕萍出生那一年,發生了二二八事件,蔡家受到波及,自此家道中落。「我從小便能體會生活的艱辛。」蔡燕萍小時候幫著照看家裡的小租書店,也做些雞毛撢子、編斗笠等手工,直至深夜。雖然她很愛讀書,成績也不錯,但因環境逼人,中學畢業後未再升學。

「走出貧窮、拒絕悲哀」是蔡燕萍早期一切努力的目標。

三十多年前,蔡燕萍向親友借貸了3000元,在一家美髮店分租了一個角落,以一張美容椅邁出創業的第一步。一個多月後,3000元的創業基金悉數連本帶利地還清;一年多後,蔡燕萍就開設了一家專業護膚中心。如今,蔡燕萍的事業廣布世界多國,包括兩岸三地、新加坡、馬來西亞、韓國、越南、澳洲、美國等地,她創立了一個美容王國,「自然就是美」成為家喻戶曉的口號。在事業上,蔡燕萍力求完美,因為她是白手起家、一個傳統的創業家。

如同台灣許許多多隻手打下天下的企業家一樣,蔡燕萍親力親為,一刻都不敢鬆懈。

蘇詩琇:專業授權的現代CEO

蘇詩琇的成長環境和蔡燕萍大不相同,是一個難得的國際人。她16歲即負笈澳洲,遊歷四十多個國家,居住過十三個城市。她在澳洲念完高中和大學、在英國拿到碩士、在美國取得博士學位;她也到日本當過交換學生;在倫敦、巴黎和米蘭進修服裝造型設計。現在,蘇詩琇負責自然美集團在中國的事業。

在女兒身上, 蔡燕萍圓了自己的夢想,彌補了小時候窮苦、未能繼續升學的遺憾。蘇詩琇是現代的新女性,獨立、自主、具國際觀。她帶著豐富的學經歷回到自然美,以一個專業CEO的角色,為自然美的轉型期建置一套更完善的制度。

蔡燕萍並不嚴格地約束她,使她擁有相當程度的自由空間,但無形中,她也背負著母親無比的期望,以及身為蔡燕萍的女兒那種「必須優秀」的壓力。蘇詩琇盡力地達到各界對她的種種要求,也努力地保留自我,維持自己對設計的熱愛、對生活方式的堅持。

兩代差異,互相影響

有十六年的時間,蘇詩琇不在蔡燕萍身邊。如今蘇詩琇已經從青春期的少女長大,她的成長背景、她的風格、她的行為模式, 都迥異於母親蔡燕萍那種傳統創業的女性。然而蔡燕萍對於蘇詩琇還是影響深遠,她們的特質與某些基本觀念、看法是一致的。

蔡燕萍的擔憂與要求、蘇詩琇的努力與自我,兩人在工作和生活中,激盪出許多精彩的對話。

聽著母親談論自己,蘇詩琇笑著說:「聽起來,我媽媽很了解我。不一起談,都不知道她這麼了解我。」

Q.2004年4月回來接掌自然美集

團中國區總裁,是妳(蘇詩

琇)自己的決定嗎?

蘇詩琇(以下簡稱「女」):我想,沒有決定的。因為這本來就是我一直以來的責任啊!把責任做好,再去做其他事。我覺得人生很多時候是處在有你的責任、有自己的興趣、有旁人的負擔之間,這是人生的過程。

現階段自然美要從一個家族企業轉變為一個真正的上市公司,需要一個我媽媽很信任的人,推動改革,建立新制度,等一切上軌道後,新的CEO進來,就能在這個系統上將公司運轉得很好。我只是在人生每個階段做自己該做的事。

Q.妳的人生計畫或階段性計畫,有

跟母親討論過嗎?

女:這是自己的人生,我不需要跟她討論我的人生要照著什麼模式走。其實我媽很好,她管我很多吃飯、安全等生活起居的小事情,不太管我大事情,我從小就是自己做決定慣了。我16歲時自己跟學校辦休學,回家告訴媽媽,我要去澳洲了,就這樣開始自己生活。我一直很叛逆呀!因為我要做的事情沒有人可以阻止,即使媽媽很擔心,我還是會去做。她對任何事都很擔心,但是她在某個程度上很相信我。

蔡燕萍(以下簡稱「母」):她從小就愛寫計畫,筆記永遠寫不完,任何事情就是完整記錄起來。她從小時候計畫到初中、高中、大學,包括結婚,她自己有很多想法、很早就有自己的人生計畫。她不會像有些人亂玩、小孩子氣,她知道自己要什麼,這一點我特別感覺幸運。

Q媽媽對任何事都很容易擔心?

女:她是一個巨蟹座媽媽,非常愛擔心,什麼事都擔心。可是我又是個很獨立的小孩,在澳洲時,她不讓我開車,我每天要翻一個山去學校。外食的話,從住處要走兩個小時才吃得到飯。在上海,我每次在家樂福,叫個Taxi要叫三十分鐘,我真的快崩潰了。最近我媽很忙,所以才讓我買車,不再等司機接送。其實我在國外這麼多年,她沒看到反而安心,如果我在身邊,她會天天擔心,擔心死了。

母:我年輕的時候,看過一個老闆開車門下車,旁邊經過一輛車,就夾死他,你看多可怕,這種莫名其妙的事也經常發生。可能我自己有問題啦,我歷練太多、看太多、敏感度太強,總是會想到最壞的情況。

Q.您對女兒的感情或婚姻也會擔心嗎?

母:我不會(蘇詩琇在一旁忍不住笑出聲來,還一直搖頭)。等她定案了,我就不會擔心了。我不會干涉她的結婚對象,因為是她要的人嘛!她讀大學、碩士、博士都有很多人追,我因為愛女心切,希望她趕快定下來嘛!我希望她找的對象不會大男人主義,正派、自信、重視家庭。對方不一定家裡要有很大的企業或者有錢,男人最重要的是品德,聰明不見得好,有智慧比較重要。

她對婚姻不急,我每次講她,她就說:「妳放心啦,我一定會結婚的。」我有一次跟一個領導吃飯,他女兒才24歲,剛從國外讀完大學回來,他請我有機會幫他女兒介紹對象。我很了解他的心情,這是每個做父母的心。

女:我媽媽一定是永遠擔心,媽媽怎麼會不擔心,不擔心就不愛你了。不過不管我媽媽會不會擔心,都不會影響我的決定,因為那是我自己要的。我希望能找到一個對象,在智慧上能跟我溝通,而且他能欣賞我這個人、我的個人特質,而不是欣賞我的條件或是想找一個有錢人家小姐。當然,我也要欣賞他,我才會嫁他、花一輩子的時間跟他在一起。

男人都會想控制女孩子。我遇過很多男孩子追我,都會想控制我,因為我不好控制,你問我媽就知道,我媽有時候不知道怎麼來應付我。可是我要甘願被這個人控制,我不能被我不喜歡的人控制。「我要愛他」這個條件很重要,否則結婚就像坐牢一樣,因為最後還是兩個人在溝通和生活,他今天有再好的條件,他跟你住在一個屋簷下,住了兩天,他就是他了。看不到的、摸不到的,就是你跟他之間的默契和生活。

Q.蘇詩琇在上海和媽媽一起工作,現在的生

活是否和從小所見的媽媽一樣忙碌?

女:我的生活和媽媽完全不一樣啊!我是一個很懂得平衡的人。因為在我媽媽那個年代,沒有像我們這麼幸運,從小有機會去生活、去享受、去讀書、去做自己愛做的事,他們那個年代的人覺得工作就是生活的全部。

我對哪方面有興趣,我就會去做。我每星期六會去練瑜伽、星期日去教會、一個星期去做兩次Spa、一年至少有兩到三次不為工作而旅行,另外我常和很多好朋友一起聊天、互相學習。譬如說我有很多設計師的朋友;我也會去參加很多活動,例如去看F1賽車、卡門、雪狼湖、Fashion。工作是我優先順序的首位,2005年上半年,我們利潤成長54.7%,工作有成果、有交代後,其他事情我還是要去enjoy的。

我覺得我的人生比我媽媽幸福,她有她的幸福,可是我媽媽很辛苦,她一輩子可能永遠沒有辦法放輕鬆。譬如我說:「我覺得妳最近壓力很大,應該去旅行。」她說:「還有很多工作都很重要,怎麼可以去旅行。」我的觀念是,去旅行幾天回來,做得更好。這是兩代的差異。母:幾十年來,我是日夜不分地工作,不是為了錢,就是一種責任感。孩子小時候,我回家時,他們都睡了。而我晚上回去,還要思考一下,寫寫一天的工作心得,有時候要寫書、寫專欄,經常會搞到凌晨2、3點才睡。

這就是年代不一樣,環境也完全不一樣。真的,我幾十年來出國不知道幾百次,但是沒有一次為自己去。她自己安排得很好,很會安排自己的生活,跟我真的不一樣,我可以日夜打拚。我一直認為上帝給我很大的責任是要來幫助別人、幫助幾千個家庭、幾萬個甚至幾十萬個人的生活品質或溫飽,所以我任勞任怨。但是我真心不希望我女兒像我這麼累。

Q.可是您對女兒的 期望很高?

母:我唯一的希望,就是希望她能幸福美滿,可是幸福美滿不見得能維持一輩子。她覺得我要求太高,我是愛之深責之切。她沒有什麼可以讓我挑剔的,我只是不了解我有要求她什麼。很多企業家父母,規定子女每個禮拜哪幾天回家吃飯、平時一定要做什麼事,我從來沒有。現在的世界是地球村,競爭太激烈了,一定要有危機意識,今天你不進步,很快就被淘汰,所以我要求也是為了她好。如果我不是那種追根究底求完美的人,自然美今天就不可能是全球華商五百強之一。整個世界變得太快,半年一變,沒有跟上,就被淘汰。

Q.蘇詩琇身為企業家第二代,會不會覺得

壓力很大?

女:身為女兒,我永遠希望能做得更好,我也只能做得更好,不然人家會說第二代愛玩、不上進等等,這是主要壓力來源,就是面子問題。然而一開始標準就很高了,妳想她做得那麼成功,要做得比她前面三十年更成功,而我的時間只有幾個月,那種壓力是有的。可是我滿勇敢的,因為我相信上帝。我是A型,其實很擔心事情會做不好,但是我禱告後,就不害怕,也沒有恐懼,就是把該做的每一件事情做好

媽媽對女兒都會望女成鳳,期望很高,比山高比海深。我自己的想法是事情做到68分就好,就是以達到目的為原則。但我有個特質是很負責任、要面子,所以一定會盡全力去做。我現在像狗一樣累,最大的理想是做happy share holder(快樂的股東)。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