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開啟感官,親自體驗芳療師

文 / 王念綺    攝影 / 吳毅平
2006-03-01
瀏覽數 1,800+
開啟感官,親自體驗芳療師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陽光燦爛的早晨,慧靜來到肯園位於市區的香氣私塾。

要成為一位芳香療法師首要的訓練課程就是書法練習。「為什麼要先學寫書法呢?」慧靜乍聽到課程安排時,心中產生很大的疑惑。

臨陣前練習……

臨摹字帖 體會按摩韻律

資深芳療師Victoria表示,由於寫書法會運用到全身的肢體,尤其是今天所練習的行書,強調書寫時的流暢度與韻律感,這與下午要做的療程感覺較像。這就類似當為客人做按摩,一個動作結束時,下個動作就已經開始。因此觀察一幅字帖時,就可觀察其始末,由書法中看到文字的韻律性,這與做按摩的韻律性非常相關。

「那麼是否不同的手法會搭配不同的書法字體呢?」慧靜好奇地問。「是的,每種按摩技巧都可找到與其相對應的字體,如行書、草書、隸書等,像是有的療法需要很精準、乾淨俐落的手法,就會使用楷書。」因此肯園的芳療師花很多時間在按摩以外的學習,因為若只是單純地學習按摩,就會很像工匠,無法體會按摩及人體的奧妙。

開啟感官 訓練全方面性 

「具備什麼樣特質的人適合當芳香療法師呢?」慧靜提出心中的疑惑。「我身旁的同事大多是本身對於肢體開發、身體、觸覺、香氣、精油有興趣的人,不管是身體或是香氣,想當芳療師的人都是對視覺之外的感官,例如觸覺、嗅覺等有感覺」,Victoria分享自己的心得。現代人大多是用眼睛去觀察,但芳療師卻是透過觸覺去了解別人。例如腳底就像是個小宇宙,由腳的形狀、腳底是否有硬皮,都可以看出來這個人的個性。

擔任肯園的芳療師一開始都需受訓半年,由於肯園創辦人溫佑君期望芳療師未來能有多方面的發展,因此芳療師的訓練是全方面的訓練,包括按摩手法、精油知識、肢體訓練、表演課程觀摩、指定書目、電影閱讀等等,都是受訓時所需研習的課程。未來對於精油知識特別專精的人,也可以朝向精油講師發展。

察言觀色 切合療程需求

幾位芳療師看到慧靜所寫的行書後,都不約而同地稱讚她說:「寫得很流暢,協調性也非常好,下午做療程時,一定會很順利的。」在靜慧的想像中,認為芳療師的工作應該非常勞累,不但整個身體都要全心全力為客人按摩,另外也要注意到客人的反應,於是便問說:「芳療師一天要工作幾小時?」「八個小時,通常是兩到三位客人,中間有一到一個半小時的休息時間,從客人進門開始的換鞋、送茶、選油、沐浴,到客人離開,期間都是芳療師的服務範圍。」Victoria說,在這期間芳療師也在觀察客人今日的狀態,以便屆時調配精油、做療程時能更切合客人的需要。

當有些客人進來時,芳療師可依他的衣著、講話聲調大概感受到他所需要的療程。若是緊張、具有防衛心的客人,雖自稱很放鬆,但芳療師可由他的腳指彎曲、雙手交叉抱胸、摳手等小動作中來察覺客人實際的狀況。許多人認為當芳療師可以很自在、放鬆,每天面對屬性差異很大的客人。但是,「放鬆」卻是需要練習而來的。

慧靜表示自己從事行銷工作,因此長期處於高壓狀況,身體常維持一種姿勢,等到回家放鬆時,才發現自己的肌肉緊繃。因此她疑惑地問:「一般人是工作時緊張,回家時放鬆, 但芳療師卻是在工作時也要求自己放鬆,那麼工作與休閒的界限要如何拿捏呢?」Victoria表示,「實際上芳療師的工作與生活的界限已經不明顯,最好的是二十四小時都處於自在、愉悅與放鬆的狀態。

當然每個人都會有情緒,但許多時候,芳療師也會藉由與客人聊天從中得到能量。」

視為創作 培養想像與專注

接下來,肯園藝術總監Craphone要為慧靜上肢體課程。他認為芳療師的終極目標應是要把做療程當做是一場表演,例如一場歌劇、舞蹈。看表演具有療癒力,就像是按摩也具有療癒力一樣。Craphone認為芳療師像是個劇場裡的演員,好的按摩是給予客人很棒的感官體驗,而非單純只是按摩技巧,因此優秀芳療師應將自己定位為創作者,而非按摩者的角色,而創作的地方正是客人的身體。

這課程是利用日本野口體操的方式,培養身為芳療師所需的專注力、想像力。唯有芳療師具專注力與想像力,按摩才能真正深入,並讓顧客感到舒適、愉悅。此外,接下來的練習也將讓慧靜察覺自己身體平日很少動的部分,例如軀幹部分。一開始,Craphone先示範抓著自己的雙腿,並開始前後左右地搖晃,藉此動作可以觀察身體的狀態,Craphone請兩人一組互相幫對方搖晃身體練習。

第二個練習即是布娃娃練習,也是兩人一組,擔任布娃娃的一人,要將全身放鬆,讓另一個人隨意地推拉擺動,以上的兩個練習最主要是利用自然力、重力與外力,讓身體自然地動作。慧靜剛開始無法放得很輕鬆,經過幾次的練習後,才漸漸地能投入整個訓練的狀態。第三項練習時Craphone要求慧靜想像自己是個水袋,彷彿有液體在身體中流動,在沒有受到別人外力的晃動下,利用重力的改變讓自己的身體前後左右地隨意晃動,而非用腦子去控制身體的擺動方向。

第四項是另一個想像練習,Craphone要求慧靜想像背部有一條路徑,像是一條毛毛蟲正由臀部經由脊椎爬到頸部,背部隨著毛毛蟲經過的路徑而扭動。他說這樣的練習看似簡單,但是卻需要非常大的專注力,有一定的難度。做過這些練習後,慧靜感受到自己平日都忽略背部,當突然要使用時,都必須思考如何動作。

關閉視覺 打開觸覺與味覺

接下來,則是觸覺的練習。由於一般人平日多使用視覺,其他的感官自然就被忽視,而這個練習對於想像力也有很大的幫助。此時慧靜帶上眼罩,用手開始觸摸與用鼻子聞各式的物件。聰明的她很容易地猜出所摸的物品,當她摸到白色燈罩時,甚至可以猜到燈罩的顏色是白色或米色。Craphone認為慧靜的觀察力非常敏銳,因為當她摸到一隻貓布偶時,她馬上就猜出那隻就是在早上書法課前放在椅子上的布偶,這也代表慧靜是擅長透過感官用頭腦思考、猜測的人。

做完練習後,慧靜認為自己在未蒙上眼罩前,大多是用眼睛去記憶東西或人的樣貌,以及聲音,不會去感覺東西或人皮膚的觸感與溫度。也很少與人有肢體的接觸與互動,因此對於這個練習的感受很強烈。

現場初體驗……

放輕放慢 舉止談吐能柔和

下午,慧靜來到位於春秋烏來渡假酒店內的翠湖芳庭肯園。一開始芳療師Victoria告訴慧靜芳療師每天的工作與接待客人的流程,從顧客開始進門拿拖鞋、請其坐下諮詢、填問卷、端上純露讓客人飲用(為蒸餾精油的副產物),之後帶客人到芳療室並請其沐浴,這期間芳療師就到外面調配精油。

事實上,從客人進入肯園的當下就是體驗的開始,芳療師走路和說話速度都會放輕、放慢,利用這樣的方式也在提醒客人已經來到不同的空間,匆忙的情緒也得以舒緩。慧靜聽了之後,才發現原來要當個優秀的芳療師是需要時時注意自己的行為舉止與談吐。當慧靜開始正式接待客人,當客人一進門開始,她的語調柔和、態度親切地招待客人,不過仍有些步驟不太熟練記,但Victoria認為慧靜大致而言的表現很不錯。

接下來,Victoria帶著慧靜來到芳療室,並且示範為客人做足浴的方式與手法。首先,當客人一坐下時,芳療師需先將毛巾蓋在客人腿上,以免身著浴袍的客人曝光。接下來,Victoria開始為客人做足部按摩,她的手指併攏後非常服貼地放在顧客的腳上,運用像是剝橘子的方式開始一左一右地按摩,身體也跟隨著按摩而韻動。一開始針對腿部較大範圍的按摩,之後才是腳部的細部按摩,最後再以大範圍的按摩做結束。

握持撫順 看來簡單做來難

此時慧靜非常專注地跟著Victoria的手法進行,Victoria認為慧靜的手與身體的韻動非常地自然,不像是會怕接觸客人身體的新手,尤其在大範圍的握持與撫順,在看來最簡單實際上是最困難的動作上表現得很好。

做完足部按摩後,再來就要正式為客人做背部按摩,慧靜看著Victoria示範後,便開始上場。當客人躺上床後,她把毛巾蓋在客人髮際線的上緣,並細心地將多餘的髮絲放在毛巾的上面。接著,她先將顧客的腳撫順,並且蹲低在其關節處輕輕畫圈,同時觀察客人三回的呼吸。當客人的呼吸較為平順後,再將其背部的毛巾慢慢地掀起,之後順著背部的線條開始按摩。在為客人按摩時,慧靜讓身體轉換角度,當一手在補充精油時,細心的她另外一隻手卻沒離開客人的背部,因為這樣才不會讓客人感到不適。

而Victoria也不時提醒慧靜的膝蓋要彎曲,像是蹲馬步一樣,這樣在按摩時空間才能開展,並且利用身體的力量帶動手部。剛開始慧靜在客人的左邊時,她的左手較無法配合右手順暢地按摩,但當換到右邊時,她就愈做愈順暢。

最後,慧靜為按摩完畢的客人蓋上毛巾,繼續做撫順的動作之後,終於完成她一日的芳療師體驗。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