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朱德庸:生命會一直反問你

文 / 王念綺    攝影 / 吳毅平
2006-07-01
瀏覽數 400+
朱德庸:生命會一直反問你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Q:從你的第一本漫畫《雙響炮》開始即討論兩性議題,

當時那麼年輕,為何能以幽默、嘲諷的方式畫出令人深思的

漫畫呢?

朱德庸:我25歲開始畫《雙響炮》,當時雖未婚,對於婚姻的概念並非很清晰,我只覺得中國人的婚姻很荒謬。而我那時是將從小到大所觀察到包括父母、周遭親友的家庭、婚姻的所有疑問提出來。

Q:大家通常認為女性對兩性相處、婚姻的關注較高,身

為男性,你為何持續對這些議題有濃厚的興趣?

朱德庸:這種觀念就是亞洲人落後之處,社會教導的是男性應該衝事業,不該把家庭、婚姻放在最重要的地位,甚至連女人也漸漸有這種觀念。台灣人只看到西方文化的皮毛,現今我們慢慢在付西方人付出過的代價。當下一代不是自己教養時,素質就會落後許多。日本人雖然重視工作,通常有了小孩後,仍由父母自己帶。

Q:2004年你的作品《什麼事都在發生》,可以看出你對

於人生的許多事都感到荒謬與無奈,這是否也反映你自己的

心境呢?

朱德庸:我覺得在畫這本作品時,是對我前半生所經歷的事作一回顧。當時我的人生到了一個關卡,我甚至對我喜愛的工作產生懷疑,因而暫停幾年。我認為大部分人的人生會強迫你回顧自己的前半生是否有價值。生命會一直反問你,活著到底為什麼?通常人有兩種選擇,一種是大徹大悟,覺得自己前半生沒意義,因而重新開始,例如有人在事業達到高峰時放棄一切,跑去種田、開民宿。另一種是思考過後,仍選擇自己原來走的路。但我覺得如果人沒有選擇自己真正想要的,生命會一直反問他。

Q: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情況發生呢?

朱德庸:這個問題在於從來沒有人教我們勇敢去做你想要做的事,從小被教導的都是父母、社會給予的價值觀,被灌輸成功的唯一定義。很少人提到事實上有人能做獅子,有人只能是兔子,但社會價值觀卻要每個人當獅子。

Q:平時都是如何觀察人,來發想漫畫創意的?

朱德庸:我採取很自然的方式觀察人,不喜歡應酬,最常在逛街、看電影時看人。工作室在台北遠企正對面,而遠企在五、六年前還是時尚者的朝聖地,因此過去我習慣在工作室裡,拿望遠鏡看遠企門口的男男女女。因為他們都不知道有人在看他,所以表現出最真實的一面,例如當一個美女看到迎面而來的另一個美女時,臉上惡毒的表情等。

Q:為何你會與Yahoo!奇摩交友合作,要在真實世界中找

出《澀女郎》中的四位女主角?

朱德庸:我最近出了《甜心澀女郎》,它是《澀女郎》系列的終結版,許多讀者反映我並未提及這四個女人最後情歸何處。十三年前我畫這一系列作品時,女性對自己想要什麼並不清晰,例如當時「女強人」是種時尚的代表;十三年後,女強人卻是種施展才華的選擇,我覺得現今滿街都是澀女郎。我之前畫《澀女郎》的靈感來自於這些現實生活中的女性,因此我想的結局也應該由她們來決定。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