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沒有遺憾的國際工作人生

ING安泰行銷暨業務營運發展執行副總經理李博思
文 / 林婉蓉    攝影 / 李芸霈
2006-08-01
瀏覽數 600+
沒有遺憾的國際工作人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身材高大,總是帶著親切笑容的李博思(Bas Lichter),是ING安泰初來乍到六個月的行銷暨業務營運發展執行副總經理。早已適應台灣生活的李博思原籍荷蘭,從31歲起正式展開國際工作者的生涯,他上一個落腳的國家是希臘,之前還待過澳洲和加拿大,平均每次停留三至四年。

「這是我從小的夢!」

「我在12歲時就想, 未來有機會,我要到國外工作個幾年。」李博思至今能擁有十年的國際工作經歷,並非任憑命運安排的結果,也不是他「某個星期一早上醒來忽然做成的決定」,而是一股強烈的外派意願,讓他設法掌握機會,實現到國外工作的夢想。

從小周遊列國的經驗,對李博思希望到國外工作有莫大影響。荷蘭是歐洲的門戶,去歐陸其他國家十分方便,到比利時只要一小時,到德國僅半小時。

小時候,父母總是在週末假日帶著李博思和弟妹到歐洲各國遊玩,接觸不同的風俗民情,李博思自小就對荷蘭以外的事物感到興趣。同時,他有個叔叔經常因工作到國外出差,聽著叔叔敘述所見所聞,讓還是小孩的李博思心生嚮往。

於是,在李博思發現老闆正要找個合適的人到加拿大設立辦事處時,他馬上毛遂自薦,因為他的哲學是「掌握自己的事業生涯」,唯有積極行動,才能確定想法可成真。

「沒想到要冒險,我只是做。」

第一次到國外工作就負責設立新辦事處,對李博思來說,是機會也是冒險。能夠到荷蘭以外的地方工作,雖然實現了自12歲以來的夢想,然而在人生地不熟的異鄉,又是第一次外派,要將從無到有的新事業做起來,實在不容易。而且如果失敗了,對李博思的職涯是一種損害。

「我沒想到要冒那麼大的險, 做不成可能連工作都沒了,」31歲終於得償宿願的李博思,因為太興奮於可以到國外工作,壓根兒沒想那麼多,「我只是做。」單純地把事情做好的精神,讓李博思圓滿達成第一次外派任務,也為他爭取到更多赴各國工作的機會。

問起李博思,身為一個國際工作者曾遇過什麼困難,他沉思許久,還是想不出答案。終於,李博思找到剛到一個國家需要花點時間解決的事──卸下員工對外國主管的心防。每次他初到任,當地員工不免有些防備:「你是不是要來挑剔我們?」李博思一開始唯一做的事就是「聆聽」,大約花一個月的時間了解狀況後,才開始「很慢地」釋放自己的意見。

「我必須讓大家了解,我不是到這裡來指示他們該怎麼做事,而是來幫助大家,和大家分享我的經驗。」李博思的作風絕不是告訴屬下,我是你的新老闆,你應該這樣做。

「台灣服務比歐洲還好!」

每次外派李博思都迫不及待地認識當地的生活和文化,思鄉病從沒在他身上發作過。外派過希臘,現在來到台灣,對精通荷、英、法、德四國語言的李博思來說,要學會堪稱全世界最難的希臘文和中文,算是有點難度。然而他在希臘四年,雖然不會讀寫希臘文,在日常生活中使用希臘文溝通已不成問題。有這樣的語言天賦,目前李博思興致勃勃地學習中文,語言對他一點也不構成難題。

李博思工作過的國家對於人生的看法存在不少差異。他覺得台灣員工對公司有很深的情感,因此忠於公司而且熱愛工作。然而在荷蘭,人們為公司工作的主要目的是賺錢,並存在朝九晚五的文化,重視工作和生活的均衡。在天很藍、海水非常乾淨的美麗希臘,他們的態度總是慢慢來,如果事情今天不做,明天再做也可以,比北歐人更重視家庭生活。

來到台灣, 令李博思印象深刻的還有本地顧客至上的服務。李博思很喜歡台灣的食物,尤其是海鮮、牛肉和雞肉

料理。台灣多元的菜色和各國風味,讓他每次用餐都能嚐鮮,而且他發現,服務生不僅微笑打招呼,還會關心他喜不喜歡食物的味道、過程是否愉快、需要哪些其他服務,對他來說是很特別的經驗,比歐洲對顧客的服務還好。

「 國際閱歷讓我富有...」

國外工作經驗豐富了李博思的想法,他的生命也因而更寬廣。他覺得荷蘭人自豪於自己的民主和開放,因此容易輕易地論斷他人,但是在其他國家工作過後,他了解到每個國家都有不同的思考和行事方式,萬事萬物並不總是非黑即白,其中也有灰色地帶。「我覺得富有,並不是很多人可以像我一樣擁有這麼多國際經驗。」李博思強調,多采多姿的生活閱歷是他在各國工作的最大收穫。

到國外工作的經驗不僅對李博思的事業是一項加分,對他的人生也是一種加值。李博思鼓勵年輕人多增加國際閱歷,他覺得成為國際工作者最重要的是本身的企圖心。他相信具備強烈的外派意願,就足以有彈性地適應外國的文化和生活。

然而,李博思特別提出一個迷思,擁有留學經驗不代表你會喜歡外派工作,或更容易適應國外生活。「在國外念書一年和到國外工作三年完全不一樣。」李博思指出,當學生和上班族本來就不同,讀書的時候,可能上午上課,下午就可以和同學出遊,沒什麼壓力,然而外派的話,你需要工作一整天,而且得調適工作內容帶來的壓力。

如果台灣的30世代也想向他看齊,當一個國際工作者,李博思認為,那就努力讓自己想做的事實現吧!他記得有人跟他說過,人在臨終前,應該沒有任何遺憾。如果那時候才在想「早知道我應該要爭取外派的機會」, 這樣的人生,李博思只有一個結論:「白活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