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治療古怪村的矛盾與恐懼

新職人》戲劇治療師陳巍方
文 / 王維玲    攝影 / 關立衡
2013-01-01
瀏覽數 1,150+
治療古怪村的矛盾與恐懼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現代社會上,有許多人在面臨心理問題時會尋求心理醫生協助,但你知道「戲劇」,也能治療人的心理問題嗎?

走進戲劇治療師陳巍方的個人工作室,很難不被琳瑯滿目的布偶及玩具吸引。隨意打開放在角落的精巧的木屋,斑馬、花豹、老虎、大象等動物軍團在不同的樓層裡各安其所,你也可以隨意選一個自己喜歡的角色,加上積木、黏土、可移動式的樓梯,幫角色建造一個最安全的家。

這裡不像治療室,反而像個遊樂園,陳巍方穿著簡便,並沒有穿著代表權威的白袍,因為她想營造出來的,是一個會讓人感到安全舒適的劇場空間。

大學念的是心理系,陳巍方也積極參與劇場活動,偶然間接觸到「戲劇治療」(Drama Therapy)後,發現戲劇治療與主流心理治療不太一樣,並不強調如何將病徵完全消滅(cure),而是在治療師帶領之下,透過遊戲、即興扮演、劇本創作等自發性的創作過程,讓人可以釋放自己內心的情緒與壓力。

戲劇治療在歐美已行之有年,且發展出一套健全完善的制度,但在台灣,戲劇治療尚處成長階段,過去10 年台灣的戲劇治療師屈指可數。但隨著社會需求擴大、資訊流通,目前愈來愈多人選擇到國外攻讀戲劇治療,將這種新興卻充滿力量的治療方式帶回台灣,幫助人們能用另一種方式釋放情緒、重新整理自己。

戲劇 安全的情緒出口

戲劇的力量有多大?早在希臘時代,亞里斯多德就指出,遊走在真實與虛幻間的戲劇能淨化心靈、釋放情緒並具有矯正治療的功效。研究也指出,當人在遊戲、藝術創作或是戲劇中,心靈能夠獲得自由,卻不會因為脫離現實而瘋狂。

人們能夠自然地享受故事,並被故事激發快樂、悲傷、痛苦、感動等情緒,所以我們常在驚悚的恐怖片中,釋放自己的緊張與壓力;或是在溫馨浪漫的愛情片中,逐漸修復自己的心碎。但當故事結束,燈光亮起, 就能毫無負擔地將在電影中所經歷的不同感受留在戲院中,而不會影響到真實的生活。

為什麼很多人在講述自己難以啟齒的問題時,往往會用「這是我朋友的故事」作為掩飾?因為對一般人而言,要誠實面對自我,直接說出自己內心最深層的想法,或是找到對的語言表達情緒,其實並不簡單。

所以戲劇治療的立論基礎,就是透過玩偶、面具、黏土、畫筆等媒材,讓個案能以玩耍的心情,在故事創作、角色扮演、戲劇性遊戲等創作活動中找到一種安全的心理距離,沒有防備地將自己的心理狀態或困擾投射在角色或是故事之中,而治療師得以在活動中觀察個案,並和個案一同合作,找出修改自己生命劇本的方法。

陳巍方說明,戲劇治療可以運用的範圍非常廣泛,除了可以用來協助精神障礙、智能遲緩、自閉等症狀的個案,因為這種治療方式可以幫助整理自我的生命經驗,重塑生活意義感,也非常適合想自我了解、自我提升的一般人。

用戲劇照亮內心陰影

在一個遙遠的「古怪村」裡,住著許多古怪人,有無法忍受負面情緒、無時無刻想要逗別人笑的小丑,也有對他人萬事漠不關心的冷漠人,他們的外貌、個性各有不同,唯一的共通點,就是都有一點古怪...。

古怪村,是陳巍方帶著一個治療團體發展出的劇本創作,在這個團體中,每個人所設計的古怪人角色,其實都反映了他們自身的問題,治療師可以透過這些角色,更加了解個案內心深處的煩惱與問題,在故事的發展中,也能看到他們內心的矛盾與恐懼。

個案在戲劇治療中所創造出來的故事,往往是自己現實人生的隱喻,「戲劇治療師的任務,就是要透過觀察、評估、聆聽、陪伴等方式,解讀出這些故事背後潛藏的訊息」,陳巍方會和個案一起為故事主角找出解決方法,或是紓解故事主角的黑暗情緒,這個過程,其實就是在幫助個案找到生命困境的出口。

有天,一個亞斯伯格症的小朋友突然告訴她,自己其實是月球人,他對地球很好奇,很想去參觀地球,但是當他每次靠近地球時,太空船不是壞掉,就是控制儀失靈產生暴衝,害得很多地球人死掉。

陳巍方認為,這個故事其實很貼切地反映出個案現況,他的語言能力及智商很高,但是卻很難控制自己情緒,在與同儕互動時,雖然他很想和別人交朋友,卻因為過於焦慮與興奮,再加上肢體不太協調,難以控制力氣,常常會做出破壞東西、踢桌子等看似搗蛋的行為。

在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確認之後,陳巍方才問他:「月球人不是很聰明嗎?可不可以發明一些東西來解決暴衝問題?」後來個案發展出一些解決方法,例如在控制儀加上警報器及煞車器,在暴衝之前可以展開防護,或是找到一個談判星球,找來火星人(治療師)當裁判,讓彼此可以溝通。透過這些方式,小朋友在現實生活中與父母及同儕的關係,也逐漸獲得改善。

從第一次接觸個案,到能夠與個案建立信任安全的關係,至少要花1-2 個月,而隨著治療師的背景、學派不同,慣用的技巧也會有所差異,例如劇場界出身的治療師,習慣用非常肢體的方式帶領個案,也有人喜歡運用較為靜態的劇本創作,讓個案能夠回頭用較理性的方式自我檢視。

「想成為戲劇治療師,最重要的不是治療的技巧,而是人格特質。」陳巍方認真地說, 唯有不斷地檢視、誠實地面對自己內心深處,才能夠在每次的治療過程中保持中立客觀,以免個案被自我的情緒或是偏見所影響。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