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陳水扁,台灣的下一個強人!?

文 / 李明軒    
1998-01-05
瀏覽數 13,800+
陳水扁,台灣的下一個強人!?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台北市長陳水扁將是台灣下一個強人過去一個半月來,陳水扁挾著輔選十二位民進黨縣市長候選人、所到之處萬人空巷的氣勢,左批李登輝總統言行,右攻民進黨中央言論正當性,並不時發表兩岸關係看法,一舉一動都是媒體的焦點。

台北市政府市長辦公室也是國際媒體絡繹不絕。按照陳水扁的說法,這些外國記者拜訪,是為了聽「不同於執政當局」的聲音。不過,去年底的美國《時代》雜誌與《新聞週刊》卻不約而同地將他列名「年度亞洲新興領袖」。

儘管陳水扁本人刻意迴避,但有關他競選下屆民進黨主席與問鼎公元兩千年總統大選的動向傳聞,同樣高漲不下。他唯一明確表態的是,要在年底台北市長選舉連任成功。一位民進黨中央黨部高級幕僚分析,今年年中的主席改選是由黨員投票產生,以目前民進黨十餘萬黨員來看,單單陳水扁掌控的票源就占五分之一以上,「就算他不選,他的意見,新任黨主席也不可能不聽。」

強人條件一:可塑性高

陳水扁意志強烈、企圖心旺盛,座右銘是「做什麼,像什麼」。

不同於解嚴十年來,國民黨的郝柏村、李登輝兩位政治強人有蔣經國先生拔擢的「正當性」;等待接班的連戰、宋楚瑜、蕭萬長等中生代,也由李登輝一手提攜;四十七歲,個子不高、表情嚴肅的陳水扁,卻是典型的白手起家。他以美麗島事件辯護律師身分涉入政治,一任台北市議員、兩屆立法委員,三年前當選台北市長。從政過程中,除了民國七十四年返鄉競選台南縣長失利,一直是從黨外到民進黨的戰將。他的成功經驗,對處於換軌過程的台灣政治有什麼啟示與省思?

意志強烈、企圖心旺盛是這位政治人物的一大特色。「有心就有力,」即使選戰煙硝已過,嗓子依然沙啞的陳水扁神采奕奕地解釋,「只要你想成功,就會去找方法;如果你不想成功,想失敗,就會找藉口。」

相信「天底下沒有不可能的事情」的陳水扁,就算轉換跑道,認真的態度依然不變。在市議員任內,他是當時極少數勤跑圖書館借書的議員。五年立委過程中,近二十位助理為他蒐集資料,整理質詢稿,有些材料遲至凌晨才傳真到家中,一大早他照樣準備充分地大聲質詢。即使貴為首都市長,每週二市政會議前,陳水扁照樣「先預習要講的話」。

他的認真,健康可以佐證。去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子夜前夕,市長座車在三重與板橋間疾馳之際,突然轉入路邊加油站。事出突然,使得尾隨的警衛車大為緊張,但隨即發現,市長是忍著內急跑政見會助選。他曾因這個壞習慣而住院數日,但只要行程一緊迫,他還是「公而忘私」如故。

陳水扁的另一大特色是「做什麼,像什麼」。在投身政治前,陳水扁是收入豐厚的商業律師。在議員和立委任內,打著「正義」旗幟的陳水扁則以美國「人權律師」丹頓為標竿,自許為弱勢者的代言人。但他入主市府後,轉而強調「桌子理論」,認為看問題不只要看四隻腳,也要看桌面,面面俱到。「照顧多數人的利益」頗能說明他的桌子理論。

強人條件二:話題當行銷

陳水扁經驗有人連聲稱好,有人窮追猛打,話題常成焦點。

他上任後,除了提出台北市要成為國際都市、亞太金融中心、媒體中心、製造設計中心等大目標外,還邀集在台外國人士討論台北國際化,劍及履及地大力執行民政便民服務,動員保安警力整頓交通,堅持設立公車專用道,強力拆除十四、十五號公園預定地違建,開放馬路飆舞,進而取締電動玩具,進行住宅區掃黃掃黑,青少年宵禁,一直到吊銷公娼執照,形成獨特而硬派的「台北經驗」。面對外界不一的評價,從市長到主要幕僚,紛紛以民調顯示多數市民支持來回應。

談起台北經驗,欣賞的人豎起大拇指稱好。

有一位企業主管就連說「很好」「很好」。她以自身經驗為例,有一回上建設局建管處申請營業執照,對方始終不抬頭,她脫口而出:「小姐,你的服務態度要改善。」對方聞聲一震,馬上有反應。「我看得出她在緊張,」這位以前都找「黃牛」跑件,現在親自出馬感覺也很好的中小企業主管說。

不過,同樣的施政,在反對者口中卻成為「作秀」「知法犯法」「濫用民意」等截然不同的評價。經過長期不睦的府會關係,台北市議會議長陳健治不但在去年底選舉前夕跳出來「打扁」,還將質詢內容製成影碟、錄影帶、錄音帶,廣泛散發。

也有人在肯定之餘,卻因看不出市府轉型的突破性作為而焦慮。「和過去比,和歷史比,市府當然有進步;但台北市要具備國際競爭力,應該看看其他國際城市。不要說已開發國家,就拿國民所得與台北相當的城市比,台北真的比別人強嗎?」一位經常進出國門的經濟學者焦急地說。

經常出國、也常接待外賓的品仕管理顧問公司台北代表處總經理羅燕儂,被問及「哪個外國城市最像台北市」時,腦海中驀然浮現墨西哥市的印象。同樣是現代化的高樓下有破落的建築,以及吵鬧、髒亂、人民當街叫罵毆打,「我開始想,這些我在墨西哥市無法忍受的問題,為何在台北市卻視而不見?」

強人條件三:接受大挑戰

陳水扁怎樣突破「法令僵化、制度捆綁」的政治包袱?

據新聞局英文《自由中國評論》月刊外籍顧問魏理庭(Richard R. Vuylsteke)的觀察,陳水扁確實很努力,但是他對台北市要成為「亞太金融中心」與「亞太媒體中心」的評語卻是「方向正確,做法卻背道而馳。」

對於三年來市府推出的國際金融大樓、關渡媒體中心、南港經貿園區乃至於將敦化南北路改成金融專業區等規畫案,魏理庭認為,光蓋大樓、卻沒有自由化的法規和軟體配合,其實是本末倒置,「沒有人會因為你蓋了房子就跑來做生意;反過來說,能賺錢的話,企業還怕在台灣蓋大樓嗎?」

同樣的,魏理庭的老家美國依利諾州春田市,雖然只是個十八萬人的小鎮,但救護車系統多達三個,服務水準讓人無從挑剔。「外國人在台北,有需要時會叫計程車,而非救護車,」魏理庭搖著頭說。

來台半年、任職跨國企業財務副總的印度籍羅德傑更不客氣地說,「台北至少落後新加坡十五年。」比較這兩個城市的差別,他指出,台北光是道路標示就沒有一套標準版本,有的甚至一條街有三種不同拼音的情形,非常不適合外國人生活。

歧異的觀點與多樣的評價,相對反映出陳水扁靈活多元、有層次的施政。

雖然台北市要成為有競爭力的國際都會,修改法規、調整制度的問題已到刻不容緩的程度,陳水扁的做法卻是「遠交近攻」。市民舞台上他頻頻出擊,結構性問題則低調配合中央政策,有策略地提高自己的影響力與民氣。

以直接關係到地方財源的中央地方財政收支劃分為例,三年前,由於高雄市主張企業就地繳稅,北市馬上面臨營業稅流失的危機。在財政局長林全據理力爭下,也只讓財政部回到問題的基本點:就地繳稅,上繳後再由中央補助。「如果政治就是力量,以陳水扁的實力,大可在這方面有所表示,讓地方自治制度更健康,」新黨台北市議員鄧家基質疑,陳水扁顯然不願為難中央。

同樣的,陳水扁雖然在市警局長人選上很堅持,但卻很少直接指揮警政業務。瞭解內情的人則解釋,主要是怕被不肖警察拖下水,壞了形象。

面對種種責難,市府大多以「法令僵化、制度捆綁」回應。

三年前,陳水扁的人馬進駐台北市府後最驚駭的是:「市府單位形同中央的延伸」。市府副秘書長馬永成指出,按照地方自治,中央和地方應該是兩個獨立的法人,但是中央對人事、財政、教育、治安等各方面一把抓,所有市政單位相對被矮化成中央的「派出所」,事事以執行中央旨意為準,「台北與鄉下停車問題的嚴重性有天壤之別,但是我們的交通法令硬是要照顧全面,你能怎麼辦?」

強人條件四:進退兩相宜

陳水扁進可以帶動唱,解放市民活力;退可以為李登輝送行,向對手示好。

與政策面相互呼應的,是陳水扁與國民黨高層間的柔性互動。

去年八月,李登輝總統出國進行中南美洲「太平之旅」,送行儀式原本打算低調處理。後來,陳水扁主動提出送行,導致總統府必須臨時通知、廣邀一府二市府會首長與夫人前往送行。在與連內閣到蕭內閣的對應上,陳水扁溫和的姿態也經常成為報章媒體的焦點。

事實上,陳水扁柔軟的身段也獲得國民黨高層的友善回應,連帶提高他政治光環的亮度。幾年來,身為國民黨主席的李登輝總統,多次在公私場合讚揚台北市政績,包容陳水扁的言論,「明顯給人他與陳水扁惺惺相惜的感覺,」一位國民黨中常委表示。

但在市政權力上,陳水扁的施政卻是「人民優先」。三年來,為了釋放市民活力,市府不斷舉辦大型活動。平時衣著保守的陳水扁,忽而酷鴨子、忽而麥可傑克遜、超人與宋七力「三合一」、忽而小飛俠的逗趣造型,一反人民對傳統政治人物高不可攀的印象,廣泛獲得年輕人和中產階級家庭認同。

另一方面,陳水扁信誓旦旦捍衛多數人利益的做法,往往成為「道德」「不道德」二分法下的選擇。例如,去年七月,市議會通過有「自肥條款」之稱的議員退職金條例。消息曝光後,市井譁然,市議會因為做法缺乏程序正當性(利用會期結束前一天清晨迅速表決通過),灰頭土臉地辯稱,整個案子是由市府市政會議通過後才送交議會。陳水扁立刻義正詞嚴地答覆:「你敢拿,我就不相信你能吞下去。」

強人條件五:泛多數主義

陳水扁透過民主架構,高舉「人民」大旗,贏得喝采,卻攪亂了遊戲規則。

同樣的,在雷厲風行的掃黃掃黑行動中,有數家業者在缺乏直接證據下,照樣被斷水斷電。他們不服,向市府訴願審議委員會申訴,並獲得撤銷原處分的結論,但市府依然態度強硬、不願讓步。當議員質疑他取消公娼執照的正當性時,他也以「多數民意支持」頂回去。

面對這些激烈的府會抗爭與多數、少數的衝突,一位民進黨籍議員感慨地指出,「民意無大小,民意無高低,民意只有多數少數之別,也會出現多數變少數、少數變多數的變動。政治上的多數、少數可以是解決紛爭的辦法,但不能迷信多數絕對是對的。」

一位三年前在幕後參贊機要的人士則惋惜,陳水扁挾有民氣,卻不善用時機改革。「李登輝的大陸政策把兩岸關係弄進死胡同,眼看著陳水扁的台北經驗,又要把城市改革搞砸了,」這位長年推展社區工作的年輕人不勝感歎。

一位政治學者指出,民主社會體制大致可以分成兩類:柏拉圖式的「哲王」統治,一人統御萬民,引導社會走向進步;或英美國家的「代議體制」,一切遵循法律制度。兩套制度並沒有絕對的孰優孰劣,但是陳水扁透過民主架構,應用哲王規則,高舉「人民」「道德」的大旗,贏得人民喝采,卻攪亂了整個遊戲規則。這其實是新強人崛起的前兆。

更準確地說,這種「強人」效應,其實是社會上李登輝情結的延續,只是更舞台化與戲劇化,而且從李登輝轉成陳水扁。連政治立場遊走於民進黨和建國黨之間的台灣教授協會,無論在公開或私下,「都把陳水扁當成台灣的最後希望,」一位台大教授、也是台教會重要幹部指出。

強人條件六:我就是英雄

陳水扁的英雄形象還可以匯聚多少人氣?他需要清楚的願景與智慧。

過去三年來民意調查對陳水扁的支持,很大成分來自民眾對改革的期盼。陳水扁「清廉、效率、便民」的市政,有口號也有行動,相對凸顯國民黨改革口號的虛浮,增加人民對國民黨的失望。

更重要的是,解嚴後的台灣社會其實是個理性與虛偽交織的黃金年代;人民理性不斷增加,政治高層的虛妄性也快速浮現。劇場工作者、身體氣象館負責人王墨林指出,解嚴十年來,賣國台獨、萬惡共匪的刻板印象正從人民心中消失,官方卻仍沿用舊道德來處理社會價值,延續戒嚴時期的思考。人民認為李登輝應為敗選下台,國民黨官僚卻喊出「鞏固領導中心」,逼得民眾只好另覓道德中心。

陳水扁強調的家庭價值道德觀,以及坦克車式地掃黃掃黑,恰好滿足無法掌握社會問題發展、解決任何國家社會問題與充滿無力感的中產階級民眾。

「這樣的民主,只是個大劇場而已,任何活動、運動都是通過表演來呈現,」坐在國家劇院咖啡廳內,王墨林談起這些年來的台北變化,雙手激動得不停揮舞。但是他也反問,「舞台世界只是一點,又講求高度官能性刺激,社會空間卻那麼大,怎麼可能把那麼大空間的問題縮到那麼小呈現。」

這些問題,也是陳水扁在未來的市長任內,乃至於成為實至名歸的全方位領導人的最大挑戰:如何從追求短期聲譽的民主劇場明星,轉為營造現代化體制的政治家。

去年縣市長投票前夕,台北縣中和國中蘇貞昌競選台下,坐著來華訪問的薩爾瓦多首都聖薩爾瓦多市長海克多.李嘉圖.西爾巴(Hector Ricardo Silva)博士。他望著陳水扁在〈台北新故鄉〉的樂曲聲中,穩穩登台、接受全場數千群眾歡迎的場面,眼神為之一亮,「他是個非常有群眾魅力的領袖,」既是薩爾瓦多國反對黨領袖、也準備參加今年底總統選舉的西爾巴博士「英雄惜英雄」地說。

但是稍早,來台參加學術研討會的美國紐約市港務局顧問史帝芬.蓋伯(Steven Garber)博士卻有另一番感受。他對台北市有山有水的風貌印象深刻,但對市府每年僅有一千四百億預算、卻有八萬多名員工而訝異不已。「紐約市的人口是台北市的三倍,預算卻是十倍,」走在台灣科技大學的林蔭道上,蓋伯指出,紐約市能夠振興,與領導人專心做好服務、但不盲從多數人眼前喜好,形成多元而互重的民主文化有關。他感覺,「台北市要有國際化格局,領導人必須先有清楚的願景。」

顯然,超人氣的陳水扁正走在從政生涯的十字路口。

他可以持續出擊,累積更多的人氣,成為台灣下一個強人;也可以撇開簡單功利與人民的迷思,走向更成熟的政治境界。

如何取捨,需要意志,更需要智慧。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