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為大地撒下綠建築種子

小綠人》綠色守護者 彭志峰
文 / 張育寧    攝影 / 蔡世豪
2011-04-13
瀏覽數 850+
為大地撒下綠建築種子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不砍一棵樹,蓋一間每年吸引上萬人來參觀的綠色房子,讓一家名不見經傳、藏在深山裡的咖啡廳,7 年內擁有4 個品牌,雇用員工超過200 人,年營業額超過5 千萬的觀光休閒集團。

彭志峰做到了。彭志峰是逢甲大學建築系講師,也是最近正夯的綠色建築師。他之前商業建築經驗已經超過15 年,還設計過豪華有如巴洛克宮殿的汽車旅館。但是心中一股力量,想要融入自然的聲音一直呼喚他,他開始思考,不砍樹整地是不是能做出綠建築?從都市水泥叢林走向山林,他規劃出一系列的「薰衣草森林」,即使建案預算是過去的十分之一,附加價值卻成長好幾倍。

這就是綠經濟的魅力,而這股魅力,正在全球延燒。聯合國去年發布「綠色工作」報告,宣告未來數十年,能源、建築、運輸、工業、農林業和服務業等,綠色經濟已然成型,而在這股全球鋪天蓋地而來的綠色潮流中,將創造出數百萬個小綠人新工作機會。

台灣,也身處這股熱潮中。今年初,政府宣布要在「振興經濟擴大公共建設計畫」的4 年、5 千億預算,納入10%的綠色內涵,讓台灣產生更多的綠色工作者。引領台灣產業朝向低碳及高值化發展的「旭升方案」,預估到2015 年,產值就會達到1 兆1,580 億元,至少5 年內創造11萬個就業機會。

綠經濟DNA1:謙卑心

不是設計師說了算 傾聽使用者的需求

要成為綠色新貴的一員,要先學會謙卑。

彭志峰設計規劃的綠房子幾乎都有一根直指向天的煙囪,「穿透屋頂,光線就會進來,」彭志峰說,「住在裡面的人不只看見光線,望向天,才知道自己的渺小,才懂得把大自然放在更重要的位置。」

綠建築設計,不只要跟大自然相容,更需要謙卑心,「不只尊重居住者,更要尊重大自然。」

小小的研究室裡,淹沒在凌亂的設計手稿和建築模型中,看來儉樸度日的彭志峰,曾是台灣最早的「百萬薪貴」。八○年代末台灣房地產市場風起雲湧,逢甲大學建築系畢業的他躬逢其盛,一退伍就進入建築師事務所,半年5 個建案收入至少百萬,「賺錢像喝水一樣容易。」但是,以賺錢為前提而設計的建築,不會是最好居住的建築。

30 歲那年,到日本廣島大學讀建築規劃碩士,在日本兩年半,他在日本「謙卑」的社會價值中,重新找到工作的價值。

為了碩士論文在日本到處參訪,旅行途中來到一個北方小漁村,即將要興建的超級市場業主,和村民討論超商的規劃配置。結論是,賣魚的攤位要擺在一樓最顯眼的位置,而且要保留傳統漁市場的擺設方式,讓魚販和顧客可以近距離互動,至於如何保持環境衛生與賣場明亮舒適,那是業主要煩惱的問題。

這也讓他了解,建築規劃不該是設計師說了就算,而是聽居住者的心聲,「那是專業工作者,因為尊重客戶,自然產生的謙卑心。」

綠經濟DNA2:溝通力

建築融入大自然 讓住的人幸福

從事綠經濟,最常要面臨的問題,就是要在尊重環境和滿足生活需求間,尋求雙贏的平衡點。「但是,人會要求,環境不會。」沒有對「綠」的無限熱情,無法學會從環境的角度思考。

從日本回到台灣的彭志峰,有天突然接到薰衣草森林幕後創辦人之一,也是多年好友林村煌的一通電話,「來幫我蓋一家咖啡廳吧。」原本抱著幫忙的心情上山,卻馬上就被隱藏在深幽裡的這片開闊感動,也喚醒他記憶中對山林的熱情。

廣島大學建築系不在廣島市區,而是在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深山裡,剛開始一句日文都不懂,山居歲月,人與自然的關係,成了他留學生涯的一部分。

「山是有生命的,而樹木就是皮膚。」砍一棵樹,就像在人的皮膚上一刀劃下,彭志峰表情生動的說,「很痛耶!」對環境有種偏執般的堅持,在他眼中,綠建築規劃設計,重點在「綠」而不在「規劃設計」,建築師只是「借用」一塊大自然規劃好的完美環境,讓人們「觸摸」綠意盎然下自然流動的陽光、空氣和水。

既是借用,就要像是伏地而生的低矮灌木,沿著大樹之間的空間蜿蜒而生,所以只有建築擋了樹的路,沒有樹擋住建築物的道理。樹,一棵都不能砍。

但是,隨機而生的樹木和直線而行的建築,要不衝突很難。這時,解決問題的創造力很重要。當業主拿起鋸子要砍樹時,彭志峰想辦法溝通,「客人是為了這些免費的樹和風來的,要錢的咖啡和茶,只是附餐。」於是,一棵超過10 歲的梢楠樹留了下來,客人也留了下來。

不希望自己的建築突兀的干擾山林的和諧,要讓建築物像是山巒的一部分,順從地融入地貌,彭志峰想到一個方法:屋頂的斜率由山巒的斜率來決定,來到他的建築身旁,遊客的眼光,永遠都會以遠方的山林為優先。

綠經濟DNA3:修復力

看見再利用的可能性 做就對了!

在卓蘭深山裡一塊天然的平台上,3 棵超過80 年的老樟樹,被硬生生砍掉了,這是彭志峰勘查休閒農莊新址時發生的事情。

薰衣草森林一炮而紅,開始有更多想要經營休閒產業的地主找上門。地主為了爭取商機,先把樹砍了,「這樣你才有地方蓋房子啊!」但看在彭志峰眼中,卻是,老樟樹密實的年輪像在流血!

把大自然擺在業主之前,要找到合拍的夥伴並不容易。類似的情節不斷上演,彭志峰心痛之餘,後來幾乎只接薰衣草森林的案子。不過,在台灣到處上山下海,他發現,「修復」也是另一種方法:蓋在岩石地形上,舊有建築已經有穩固的根基,他只運用設計的手法,讓光線和溫度進來,讓風起樹鳴。

多觀察,就會看見再利用的可能性,沒有耗用新的空間資源,卻把人和自然原本的壞關係,「修復」成好關係。上阿里山的產業道路旁,農家自蓋,密不透風的紅色鐵皮屋茶行,在彭志峰的「修復」下,變成浮在雲海間的自然風屋。金瓜石緩慢民宿,舊的水泥透天厝,打掉不必要的牆,拉高屋頂,光線和風進來,開始吹奏交響曲;奮起湖的緩慢民宿,把已經頹圮的土角厝,原地重建成慢活的新建築。

生活中處處充滿再利用的修復可能性,不只是建築而已,「沒有去做,環境不會變好,」彭志峰最常對學生說的一句話,「做就對了。」

綠經濟DNA4:思考力

要有探求答案的欲望 尊重環境與人

突出基地的玻璃屋;用平坦的水池,取代高起柵欄的屋頂平台,很多人說,彭志峰在山裡蓋的房子,都像飄在樹梢上看雲。

那是他小時候踩在自家三合院後山的果樹上,嘴裡咬著水果的鮮甜,眼望山腳景色的兒時記憶,不知不覺呈現在設計的作品中。設計這些綠建築,對彭志峰來說,是心靈上的歸鄉之旅。

要讓環境變成主角,要考慮地形地質,又要繞過隨機生長的樹群,還要考量建築物蓋起來之後,是不是能夠融入環境,彭志峰再也不能像做商業建案一樣,兩個小時就交件。每個建案,短則半年、長則3 年才定案。

「環境是千變萬化的,」彭志峰說,在這裡適用的設計方法,到了別的地方,不一定可以照本宣科。要適應不同地形、地質、地景和當地人文需求,要有不斷探求答案的耐心,和考慮周全的思考力,才能做到「尊重環境同時也尊重人」的綠色初衷。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趨勢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