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30世代讓台灣站上世界舞台

我們就是力量
文 / 林婉蓉    
2011-03-24
瀏覽數 650+
30世代讓台灣站上世界舞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我們一群人就像賽馬一樣,眼罩戴起來,其他事都不管,就一直往前衝,一直衝,一直衝!」負責台北聽障奧運開幕式,38 歲的副導演李建常說。

台北聽障奧運開幕讓世人驚豔,但沒有人知道撐起這個舞台的背後,5000 名表演者及萬名志工,一股看不見的「無聲的力量」,就是台灣的30 世代。和李建常一樣,他們拚了命的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做不到,腦筋裡只有

一個念頭:「我一定要做到。」

這群人,被形容為雞婆、生猛、拚命。他們來自台灣各個角落,你可能完全沒有想到,平常負責救難的團隊負責歌手阿妹的鋼索安全;在宜蘭的成衣工廠,又是怎麼串起優人神鼓衣服上一節一節的竹管⋯⋯他們沒有經驗,沒有充分的資源,但最後卻撐起了世界對台灣刮目相看的舞台。

不設限 把不可能變可能

38 歲的宏麥國際負責人林暐翔,是台灣六○年代傳統家庭代工出生的孩子,「我從小放學就是在成衣廠幫忙。」

30 年後,他承接了這次聽奧70% 以上的服裝製作。

從小做成衣,「我是一元、一角賺大的。」他知道,任何事都不是「容易錢(easy money)」。他要在兩個月內為5000 人,做出至少2 萬5500 種品項的表演服裝,即使是一顆小小的竹珠子,也都要找到協力廠商。

原本,他完全沒把握。有一天,當他到復興崗為表演者量製衣服,看到38 度高溫下,台北啟聰學校聽障的孩子,在聽不見聲音下,咚咚咚地敲著鼓,「當時我完全不能呼吸,」他一輩子從沒有感受過這樣的震撼,頓時掉下淚來。

看到聽障孩子的處境,讓他拚了命開始做衣服。兩個月內,他調動了6300 人次、用了2 萬8500 碼布,替所有

表演者量身製作出戲服。

「很多事情都先別設限,沒有試過,不要說不可能。」26 歲,負責帶領擊豉表演的台北啟聰學校訓育組長陳

昭妤說。

許多人質疑,「聽障生聽不清楚甚至聽不到,怎麼學打鼓?」

為了教會完全沒有上過音樂課的聽障生擊鼓,陳昭妤從最基本的音樂符號教起,直到學生整齊劃一地打出完

美的76 個八拍。學生不僅不能睡懶覺、出去玩,還得在烈日下曝曬、在高溫下揮汗。陳昭妤很捨不得,但這種

磨練,反而讓他看見聽障的孩子其實沒有什麼不可能。

不可能如何變可能,重要在換個方式思考。

不推諉 就是要把事情做好

過去,社會和媒體曾給30 世代「草莓族」的封號,形容他們擁有像草莓一樣美麗的外表,卻也像草莓一樣嬌嫩,一碰就爛。

這次負責台灣聽奧的台北市長郝龍斌,卻看到30 世代完全不同的特質,「雖然他們年輕,但他們完全熟悉整

個社會的潮流和脈動。」最讓郝龍斌感動的是,這些看起來像雜牌軍的夥伴,全心全意就是要把事情做好,「一有什麼問題,一通電話,一群支援部隊就到。」

因為對榮譽感的重視,遇事不推諉的態度,讓郝龍斌真的敢大膽授權。

在聽奧開幕正式彩排前的深夜,負責服裝設計的實踐大學老師方廷瑞,撐著幾乎快落下的眼皮,要為Q 版神

明公仔開光點睛。

他的餘光瞄到,這次最讓大家稱讚的台灣小吃,負責芒果冰道具的道具師李宏美,正在奮力地塞著海綿塊,

身型嬌小的她,要撐起尖尖的芒果冰錐。「我知道,宏美之前為了做四個台北美食的大充氣碗,從來沒有一次全

部成功,餘光就是一種加油。」在開幕式之前,碗,不是由於過於強力的充氣而爆掉,就是過軟,演出者像踏進了流沙,紛紛陷入碗中央。

這樣的失敗不知多少次,但他們知道,最艱苦的長期奮戰,自己並不孤單。這種並肩作戰的革命情感,是一股龐大的精神力量。

聽奧總導演賴聲川和30 世代合作發現,「他們只是缺舞台,當我們能提供那麼大的平台,他們完全OK。」

不怕磨 再試一次一定成功

聽奧成功只是看得見的一幕,事實上,在整個執行過程的背後,卻有不為人知的一面。因為是第一次走上國際舞台,大家完全沒經驗,一路邊學邊做,困難重重。

63 年次的翁邦鳳,說起話來語音溫柔,是實踐大學的老師,負責這次的服裝設計。當她一年前找廠商參加標案時,廠商聽到所需龐大的數量和金額後,都以為她在開玩笑。

在開幕式上飄飄的海浪布,由於布種和顏色過於特殊,而且一次就要訂購8000 碼,和一般成衣一次頂多下單200 碼相差太多,廠商懷疑地問「你有沒有搞錯?」為了解除廠商的懷疑,翁邦鳳告訴對方是舉辦聽奧要用的,得到的回答卻是,「聽奧?沒聽過。」

因為沒做過那麼大型的表演,導演組想了很多荒謬或天馬行空的創意,李宏美必須照單全收,想辦法讓他們的畫面成真,「試個十次、八次都是家常便飯,」她說。

為了追求完美,有一次總導演賴聲川要求原本已畫好的兩百多張設計圖全部重新畫過,「全部重畫吔,我當場

愣住了,呆了好幾分鐘,眼淚都飆了出來,」所有人都嚇到了,聚攏過來安慰她,她說:「你們一定要讓我哭,哭完了我就可以繼續做。」

不論是高達6 公尺高的透明水珠,或是180 度大展面的天燈,全是只有155 公分的李宏美想出來的。因為台灣完全沒有大型道具經驗,做出的成品都是一改再改,這種土法煉鋼,她在心中告訴自己,「再試一次,一定會成功。」

不服輸 一加一會大於二

這次聽奧的創意和技術執行,不是用錢向國外買來的,全都來自於台灣本土。即使我們沒有那麼先進的設備,30 世代集思廣益的智慧結晶,一樣成就了台灣的驕傲。

由於國外的技術團隊要價超過預算太多,因此,表演中負責天后阿妹與名模林嘉綺的飛行,分別由本土五個團隊組成。兩座高塔是基本的結構,鋼索由貓纜的廠商得標,台北藝術大學老師楊金源負責動力設計,懸吊部分由救難團隊亞陞國際擔綱,實際的操作為新象創作劇團團長王光華。

「別人可以做成,我們一定也可以做成,」副導演李建常形容,做得到的原因在於,台灣有許多「生猛的庶民

創意」。

創意,來自於大家的「雞婆」。每次開會討論,只要問題提出來,一定是七嘴八舌,紛紛熱心地提供自己的經

驗。大家丟意見,但不會堅持己見,即使意見不被採納,也不會因為想法沒被採用,以後就不說話了。而這般無

私的奉獻,讓彼此的專業得以相乘,發揮一加一大於二的力量。

創意,還來自於觸類旁通。由於這是台灣從沒有人做過的大型活動,很多地方要懂得「變通」。在女神面前長

出的稻田,不僅需要600 人動作一致的呈現,稻穗更有8 公斤重、2 公尺高,微調一個動作就需要3 小時。於是

李建常要求找紀律嚴明、身強體健的陸軍專校同學來表演。

他和編舞老師還將動作轉化為標準口令:第一動把稻穗拉到身前、第二動鬆扣、第三動拉高、第四動扣緊。

沒有人想得到,整齊又優美的稻田,背後是像操槍一般鐵的訓練。

創意,更是來自於彼此的爭執不下。當舞台設計總監王孟超認為,在6 公尺大的水珠球裡,可以從3 公尺高

的舞台上跳下來,李建常堅決反對,因為太危險了!兩個人在會議中爭得面紅耳赤,於是決定親自試驗。王孟超

在水珠球中,一躍而下舞台,第一次因為安全墊有兩層而彈開;第二次卻因安全墊只有一層而扭傷了腳。但也

因此,才有正式演出時,令觀眾摒息驚呼的表現。

不放棄 做事效法拚命三郎

一個人的力量很小,一群人的力量呢?彼此都給予對方力量,你的力量加上我的力量,30 世代的力量集結起來,產生了一股眾志成城的大力量。

為什麼傳統印象中的草莓族,沒有被高壓和挫折打敗,還做到了世界級的高度?

他們,沒想過做不到。

這是亞洲的第一次,對所有參與聽奧籌備的人來說,都是一生中最大的一個場面。他們沒懷疑過「我們真的

能辦到嗎?」只是一心想著「我們該怎麼做?該怎麼解決問題?」

他們,充滿理想性格。

林暐翔的父親在他剛開始接案的時候,跟他說,「幹嘛做這麼勉強的事?如果超過能力太多,就不要勉強。」

然而,林暐翔確信,這一次的驕傲會是一輩子美好的回憶,「我覺得若我放棄了這一次,會遺憾一輩子。」

他們,都是拚命三郎。

70 年次的林志達,因為熱愛運動而加入聽奧籌辦的團隊,負責媒體聯絡。在8 月下旬到9 月初最後衝刺的

半個月,他和好幾個同事,都忙到沒有假日,也無法回家,就睡在辦公室。後來,在賽事期間,終於可以在凌晨

1 點「提早下班」,林志達回到家,看著自己的床,「感覺還滿陌生的。」

他們,擁有革命情感。一起熬通宵的日子不算特例,一起為理念吵架日子也很多。

「閉幕永遠是房間角落裡的一隻大象,沒有人願意去面對。」雪梨奧運開閉幕燈光設計藝術家John Rayment說。在籌備之初,整個團隊忙得焦頭爛額,沒有人敢想像閉幕式。

「你們需要幫忙嗎?我們現在就可以過去。」「為什麼你們不找服裝組過去化妝?」即使幕落下了,大家還是想

盡各種藉口,再看一次夥伴。

但,沒有人知道,這個撐起聽奧舞台的30 世代,其實完全是臨時編組,大家真的到了要說再見的時候。

這個盛治仁所形容「沒有未來的團隊」,將何去何從?

30 世代的舞台,下一次的機會在那裡?也是個無聲的答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