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祖業翻新尋回開枝散葉的力量

曾家大宅〉 保存古厝樹立典範
文 / 江佩蓉    攝影 / 李芸霈
2007-09-01
瀏覽數 500+
祖業翻新尋回開枝散葉的力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跟著夏天季風的腳步,往西走。海的另一頭,孩童們的笑聲,乘著略帶鹹味的海風,在百年屋瓦巷弄間穿梭。

澎湖縣望安國小,被烈日曬得發燙的課桌椅旁,圍坐著從台灣本島回來的花宅人。目光匯集處,新一代花宅人,26歲的曾依苓,正講解著自己親手繪製170公分見方的3D地形圖。

這是今年度,她以花宅為主題進行的第二次活動。

今年春天,她剛和一群志工們,領著社區內的小朋友,用腳認識自己的鄉土,經歷了一場回溯與尋根之旅。兩天一夜的活動,圍繞的主題都在咱的厝「花宅」上,希望將自己從父執輩處學得關於花宅的一切,傳給孩子們。

「這個家族所散發出來的力量很大,影響了周遭的人們。」澎湖縣文化局文化資產課課長紀麗美說。八年前,曾家後代自費翻新古厝後,連帶地喚醒了左鄰右舍一同投入對祖業光輝的復興大業,此外,曾家兄弟對花宅聚落保存的請命,更已長達二十年。

午後略帶昏暗的客廳中,我們坐在重整後的曾家大宅廳堂中,聽著曾文明說曾家大宅的故事。

祖父病逝,夢想未竟添遺憾

頭頂上,是百年前遠從福州飄海而來的杉木,身後,是自澎湖海域養成的石老石古石砌成的主牆,前埕的牆上崁著八年前十三名曾家子弟一同立下,永保古厝形式永不變更的「曾家古厝公約」。

這張公約,不僅為花宅古厝的保存立下範例,也緊緊維繫著曾家,這個早已移居四散的大家族。「很久不見的堂兄弟,有個團聚的地方,回來的次數也變多了。」曾敬信說。公約,短短百字,卻是曾家兩兄弟花了幾乎兩年的時間,才達成的夢想。

現址花宅107號的曾家古厝,為移居望安的第一代曾精所建,以運輸船為業,在物資艱困的離島,這一幢宅子,是曾家先祖,兩代人辛苦打拚,才得以攢下的基業。

曾家古厝屬於「一落四櫸頭」式建築,除了中身大厝之外,左右廂房各有兩室,占地約三十坪。除了作為主體的石老石古石和玄武岩產自望安本地外,其餘木材磚瓦,幾乎都是乘船渡海而來。

由於建材取得艱困,望安島上的屋子從蒐集建材到完工需要三年的時間。就在曾家大宅主體才完成,細部工程尚未來得及動工,祖父就倉促遺下年幼的三名子女,在跑船的途中病逝,當時,長子不過12歲。

曾家兄弟兒時記憶中的古厝,就是祖父遺下未裝飾的「粗胚」模樣。「這棟房子,是祖父所遺留下未完成的夢想。」曾敬信回憶。

門板上來不及著色的對聯,寫著「松菊陶公宅」「詩書孟子方」,討海人生活太清苦,先祖巴望著子孫「讀書做大事回鄉光耀門楣」。

伯父感召,三代誓守祖公產

曾敬信回憶,小學五年級,在大堂哥的帶領下第一次逛高雄市區。眼前的繁華景致衝擊他幼小的心靈,當時全高雄最好的慶芳書局架上,有一整排他從沒見過的參考書,看到這番景致,他下了決定:一定要到台灣唸書才有競爭力。

因此,為了尋求更好的求學環境,曾家兄弟也在國中畢業後遷居高雄,望安島上只剩下捕魚為業的大伯父守著日漸衰敗的祖厝。曾經養育一家人的屋子,受不住時間和風災的侵略,越來越殘舊了。

一次颱風過後,曾敬信回到望安島探視,見到高齡70歲的伯父不顧安危,硬挺著走路都不穩的身軀,拿著磚瓦爬上木梯,準備修補被風捲走的屋頂。「那是對自己的祖厝多麼深厚的感情。」他說。於是,他和弟弟曾文明商量,打算翻新古厝,成就祖父未完成的夢,也延續父執輩對祖厝的情感。

他們回到台灣,召集已經移居各處的堂兄弟,召開會議討論曾家大宅的未來。「祖公產,不能敗!」曾文明說,屋內的一磚一瓦都寫著祖先生活的歷史,無論是以磚塊排出來的「曾」字窗,書卷窗,或是屋內橫樑上畫的太極八卦圖,都有祖先守護後世的心意。正因為這樣的信念,曾家十三名堂兄弟同意自費出資,原地翻修古厝而非改建新屋。

曾家後代多從事教職,不算富裕,原地重建新厝,不到兩百萬,花不上三個月時間。但是要原物重修,卻得面臨原材料取得困難與造屋技術難尋的難題。為了找到古厝原用的磚瓦,曾家兄弟跑到大興窯廠,三和瓦窯尋找和曾宅相同尺寸顏色的磚瓦,可惜總無法找到合適的建材,整整一年的時間,工程陷入停滯。

曾宅重生,勇氣感動花宅人

祖父未竟的心願和大伯父奮力修屋的身影一直縈繞在曾家兄弟心中,翻修工程停擺期間,他們還是四處尋求懂得古厝翻修技術的師傅,終於找到馬公修廟的師傅進行整修工程。這一年來,曾敬信每週都往返在望安與高雄之間,和師傅討論修屋的每一個細節。

無論是屋頂上瓦片排列的方式,或是屋內牆上塗抹石灰的材質,都要求要比照原屋修復,而架屋的主樑,更是堅持沿用祖父選購的福州杉。「先人生活經驗都在屋子裡,這也是我們要給後代子孫的。」曾文明說。縱使有人批評,三百萬可以把房子全拆掉,重蓋三棟新屋讓所有曾家人回來時都有房間住,但是曾家人還是堅持古厝不拆的信念。

終於,曾家大宅整建完成。覆在古厝外的鮮豔色澤,映照在豔陽下格外耀眼,曾家大宅的成功,似乎也給了花宅人一些勇氣。「左鄰右舍也有想投入,來找我們幫忙的。」曾敬信說。包括顏神靠也在同一時間開始翻修,顏信雄也開始尋求親族的許可。

「我們這一代已經完成任務了。」曾文明說。祖先傳下來的古厝,下一代能維持多久,難以預料,重要的是,喚醒他們身為「花宅人」的自覺。

老宅重建了,曾家人的心似乎也真的重新凝聚了,散居各地的曾家子孫,陸陸續續回到老宅,驕傲地指著牆上族譜記錄著他們的名字。

受了父親曾文明的影響,曾依苓進了中原文化資產研究所,接續父親保存地方文史資料的重任。她不寂寞,出生在這幢老宅,目前在高雄從事資訊業的堂哥曾耀盈,計畫兩年後,帶著妻子回到望安定居。

曾經落寞的庄頭,因為一幢宅子的重建,一點一滴重新找回活力。這不僅僅是一座宅第重生,更是一個聚落重生的火種。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