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坐著也要比別人高

輪椅公主江偉君
文 / 林婉蓉    攝影 / 李芸霈
2005-11-01
瀏覽數 2,050+
坐著也要比別人高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何謂「勇者」?無論是已故的殘障人士精神領袖劉俠、或是腦性神經痲痹卻拿到美國加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校美術博士的黃美廉,都是可敬的勇者。

自從杏林子劉俠意外過世後,台灣社會有很長一段時間,比較少聽聞殘障朋友、特別是女性的殘障人士,奮鬥成功的典範。

脊髓神經傷害患者,在台灣是弱勢族群。雖然有第一夫人吳淑珍的前例,但是對年輕貌美的職場女性來說,這還是個令OL們終身抱憾的意外。

美商New Horizons(新領域資訊)台灣區英語事業部總監江偉君正是一位脊髓神經傷害患者。她長得非常美麗,有點神似港星張敏。雖然命運捉弄她,她卻能勇敢突破這種「遺憾情結」,為所有職場女性樹立典範。

第一場試煉:求生

江偉君在花樣年華就必須以輪椅為伴的人生,發生在短短十秒鐘之間。在美國求學期間,一次從西雅圖往溫哥華的旅遊,將江偉君由美好幸福的生活,帶向劇烈改變而辛苦的未來。因為開車的人打瞌睡,釀成車體前後激烈撞擊五次的大車禍,江偉君的下半身就此麻痺,無法動彈。

隨著身體折成了兩半,江偉君的人生也跟著拆成兩半。

脊椎受損坐上輪椅前,江偉君是個167公分的高身兆美女,言笑晏晏,每個人都會多看她一眼。她精通中、英、日語,正就讀美國大學名校,外型時髦懂得打扮,又總是微笑待人,追求者多如過江之鯽,長輩看她更是對眼,紛紛想拉攏她做兒媳婦。「介紹給我妹妹好了。」江偉君的大妹江禮君回想過去介紹者之多,多到江偉君時常「轉介」。

坐上輪椅後,過去手一揚、腿一抬,輕鬆就可完成的小動作,都得花上加倍的時間和氣力;情路也多坎坷,與對她有好感的男性通電話,卻遭受對方家人辱罵。伊甸基金會執行長陳俊良在《輪椅上的公主》一書中形容,「第一眼見到偉君的人總想打心底衝出一句話:『不愧是臺美小姐(江偉君曾當選臺美小姐)!只可惜一輩子離不開輪椅。』」

然而江偉君經歷苦難,卻領悟到幸福。她不放棄對生活的熱愛,仍然擁抱夢想,即使失去雙腳,她依舊活得熱力四射。

「遇到了,就要解決」

樂觀、開朗又獨立一直是江偉君給人的印象。這些特質就像她身上流的血液、深植在基因裡的DNA,即使她的人生從24歲起,就離不開輪椅,仍絲毫不減「陽光女孩」的魅力。

起初,飛來的橫禍,把江偉君從眾星拱月的天堂摔到無法挪移的地獄。住院三個月和出院後前兩個月,江偉君沒有行動能力,想做什麼事都得假手他人,整個人就陷落在憤怒、憂鬱和無止盡的淚水之中。

剛出事時,江偉君在人前還是強顏歡笑;在人後,她的心裡混雜著對未來的恐懼,以及對人生的絕望,鎮日茶飯不思,任由悲傷的淚水滾落倚牆的臉,哭到倦了就昏昏沈沈地睡去,醒來又淚流不止。想要大哭、大叫來宣洩情緒的時候,又怕驚動家人,只有把頭埋進枕頭裡,牙齒緊咬著枕頭,以免哭喊出聲來。

「遇到就遇到了,不然你要怎麼辦?遇到了就要解決!」父親的當頭棒喝,雖然嚴酷,卻讓江偉君開始思索,「我該學著不要成為別人的負擔。」尤其在獨自哭泣的時候,她愈來愈厭惡悲情又痛苦的自己。

父親堅持要她參加位於長堤市一家復健中心主辦的戶外水上活動,是江偉君打開心扉的關鍵。她在這個活動中遇見許多和她一樣受傷的人,有些比她的情況更嚴重,例如只有頭和肩膀可以動,或雙腳被截肢且全身燒燙傷,但是他們依然迷人又充滿自信。「雖然我失去了很多,仍然有更多是我能去創造的。」這個活動讓江偉君重新喜歡自己、接受自己。

「老天關門,就自己開窗」

陽光的個性使江偉君沒有在車禍後的黑暗中停留太久。車禍後五個月來經歷的人、事、物,都讓她轉化成正面的思考。「老天在我面前關了這扇門,我就必須靠自己開另一扇窗。」江偉君慢慢摸索學會生活起居,然後為自己做了SWOT(強項、弱點、機會與威脅)分析。她發現自己難過的真正原因並不是雙腳不能行走,而是失去做人的價值,「我沒有辦法接受自己成為別人的負擔。」於是江偉君決定不再專注於自己已失去的,而是採取行動,學習一個人生活,創造自己的價值。她認為自己的優點在於具有多國語言能力、國際觀,以及陽光的個性,而她的樂觀很能夠感染他人,因此她的機會就是在人群之中,幫助別人。

回到學校後,江偉君繼續完成剩餘兩年的大學學業,而且她堅持不與家人同住,並在外打工支付自己的生活費。她應徵考進學校附近一間華人設立的進出口公司,先擔任客服人員,後來轉為業務人員,以電話和客戶接洽、處理訂單、貨品型號與出貨事宜。

在工作上,江偉君全力以赴,並從中找回更多自信。畢業後,江偉君從事教育訓練行銷工作,必須在夜間自己一人扛著投影機、電腦、人體工學教具,到各高中演講,告訴有志從事醫學的學子,該如何準備。這份工作距離她的住處,開車就要一個半小時,每天早上5點多,她就得出門上班。

第二場試煉:求職

江偉君工作時面對的挑戰大於一般人,但她未曾灰心,持續不斷地力爭上游,透過工作證明自己的價值毫不遜色。

有些公司的主管面試江偉君時,看到她推著輪椅進門,立刻就露出鄙夷的神情,草草就把她打發回家。「如果考二十家公司才有機會錄取一家的話,那我就考六十家,這樣就有三個選擇機會,」江偉君相信,「努力一點,就有機會。」為了有更多發展,江偉君打定主意進入世界前百大公司。「你坐在輪椅上,行動不方便,你有什麼資格競爭這個位置?」美商新領域資訊是全球排名第一的資訊教育訓練公司,當時主考官直接發問。

江偉君一點也不畏懼,面對這樣的提問,她早習以為常。「她的自信令主考官很激賞,那時只錄取兩人,另一個是麻省理工學院的高材生。」目前在台東娜路彎大酒店服務的古順文透露,他是江偉君美國求學時就認識的好友,相識十年,等於是看著她一路走來。

「不想別人看不起我!」

從美國總公司被調到台灣的江偉君,也經過了一番努力才被同仁接納。在美國講話直來直往的方式,和台灣職場文化有段落差,大家對於這個「空降部隊」更無法接受。「她剛回台灣,會難過,會哭,」當時在美國的古順文,發現江偉君在台灣時間晚上10點多還在公司,江偉君告訴他,「我不想別人看不起我,覺得我坐在輪椅上,什麼都不會。」努力了兩年,同仁了解她的能力,也建立良好默契,她才第一次放長假。「有人說我太好強了!」但是江偉君認為,自己只是一股不服輸、不甘願就此一生的「氣」,轉化成執著的動力,告訴自己一句「我可以的!」她就是想和一般人一樣活得精彩。

一個坐在輪椅上的女孩,什麼事都自己來,她不想變成家裡的負擔,也不想成為社會的包袱,更想在社會上有所作為。事實上,一般人能做的,江偉君都會做,甚至做得更好。她自己開車、搭捷運、一個人住、一個人上下班、打掃、坐在輪椅上使用和她同高的廚房設施,料理一桌好菜。她還會滑雪、海釣、獨木舟泛舟。「其實現在我根本不覺得她受過傷,完全沒有。」江偉君一直把自己當成和大家一樣,江禮君認為她做到了。

江偉君不僅將自己照料得很好,工作表現突出,還帶給周遭朋友溫暖陽光般的照拂。她總是主動聯絡與關心朋友,樂觀地鼓勵人,而且很體貼地想到別人的需要,甚至路上的日本觀光客向她問路,她就當起導遊,帶日本人到信義計畫區逛了一個多小時,並留下手機號碼,告訴對方,如果時間允許,打電話給她,她很樂意導覽台灣。「國外的朋友來,她也都帶他們去觀光,外交做得非常好。」江禮君開玩笑地說。

「沒有吃苦,就不知什麼是甜」

不想麻煩人,永遠在人前表現最好一面的江偉君,其實很教人心疼。想起江偉君以前很喜歡跳舞,江禮君心裡就覺得感傷。而讓朋友心疼的是,江偉君常忘了把雙腿放進輪椅裡,輪椅滑行時,雙腳沒有知覺,也不會感到痛,腳上常因此而傷痕累累,傷口發炎,而且她必須時常按摩雙腳、熱敷,否則雙腳因久未活動、循環欠佳而腫脹,鞋子會穿不下。陽光的江偉君還是覺得自己很幸福。從車禍中她了解到,幸福是比較而來,沒有吃過苦的人,不知道什麼滋味是甜。體悟幸福卻也明白一切都是那麼容易失去,江偉君更珍惜當下自己所擁有的。

「挫折無時無刻不發生,只不過是在你人生的哪個時點、用什麼方式呈現而已。」江偉君正視挫折並解決它,累積了她再次彈起的能力。她認為,你怎麼想,就怎麼活,只有先改變自己的認知和態度,世界才會跟著改變。

「上天替每一個人都安排了一條路,不同的背景及不同的人生路途,只有不被命運打敗,用決心和毅力,才能改變一生。」前美國萬通銀行總裁吳澧培雖然不禁為江偉君以輪椅代步的事實感到心酸,但對她以樂觀堅毅的生命力、努力付出的身影,更是印象深刻。

正因為相信「人生沒有不可能」,江偉君多了一點堅持和嘗試。而她總是正向思考,迎向陽光的秘訣在於:「我不為失敗找理由,我只為問題找解決方法。」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