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解密蘇俄所謂的「勞工的天堂」工會反成壓榨幫凶...

跟著中國首批留俄學生,重回1920年代的蘇聯
文 / 一流人    
2018-09-28
瀏覽數 4,550+
解密蘇俄所謂的「勞工的天堂」工會反成壓榨幫凶...
圖片來源:pixabay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每一個蘇俄的工人,都有蘇維埃政府所頒發的三種證明文件:一本國民身分證、一本工作簿、一本工資簿。這些文件,因使蘇維埃政府對於每一個工人的遷徙與行動,均有絕對的控制權。工人在未得到當地蘇維埃就其身分證上蓋印以前,在國內絕不能由甲地遷至乙地。在沒有提出工作簿與工資簿之前,也絕不可能變換其職業;這些簿子中,把他本身的一切和生產量都記載著。這兩種簿子,原是扣留在主管的官員手裡。因之,這些官員可以羈絆每一工人,在他不願意的工作上,也可以隨便遣調工人,到不適宜的地方與不適當的工作。所謂「遷徙自由」、「選擇工作自由」,蘇聯工人不僅今日沒有,早在1925年之前,就已經完全失掉了。

就是工人的子女,即共產黨所稱的「勞動後備軍」,幼小的年齡,他們的命運,正和他們的父母一樣,也無情的被徵入到勞動隊伍裡去。勞動後備軍的幼工,也與其他特別學校的畢業生一樣,都必須為蘇維埃工作若干時間,不過所任的工作,政府是另有規定的。共產黨經常宣傳,工廠有托兒所、幼稚園、子弟學校和種種福利設備。也並不是沒有,但只有規定接受參觀的地方,才能發現,而且只是「聾子的耳朵」,不作實用的。有了這些特別設備而無實用的地方,共產黨即常以此代表性、裝飾性的東西,欺騙參觀的外國人,並誇揚一般工廠無一不是如此。接著便把蘇俄吹成為「勞工的天堂」。我們住在俄國幾年,首先也不知道這是他們「故弄玄虛」;但時間久了,才知其言而無實,馬腳便完全暴露出來了。因之,後來對於共產黨任何巧妙的宣傳,即無處不以「存疑」的態度處之。結果,即「真也當了假」,又未免是共產黨「過甚其詞」的失敗。

任何國家的工人,都知道「工會」可作「團體協約」交涉;也知道團體交涉,是工人與統治者間的交涉,使工人們對於工資,工時與其他工作條件之決定,具有發言之權。可是,蘇俄工會之所謂團體交涉,卻完全不是這回事。蘇俄工會勢力之大,實為任何國家所不及(不包括其他共產國家);但它的組織和存在,並不是為著工人的利益,完全是為著統治者的利益,這也是異乎任何國家的地方。蘇俄工會的目標,只在訓練工人,以馬列主義替他們來洗腦,保證工人實現統治者所定的生產標準,並督促工人達成更大的生產率。工會為要表現自己的功勳,便無情的鞭策勞工,日夜不休的去工作。這樣,工會則反成了壓搾勞工的工具。所以我們每與蘇俄工人談到工會問題時,他或她們似乎都有一種輕鄙態度,甚至作出怪模怪樣,形容工會正像屠夫一樣。

蘇俄所謂團體交涉,從不討論到有關工人的福利問題。只是要求管理部門與工會協議,確確實實「保證生產目標之實現」。故在其他國家成為工會活動之中心問題──工資與工時的團體交涉,在蘇俄卻不存在。原因是俄國工人的工資律與工作條件,都是由蘇維埃政府御定的,成了永遠不能變更的鐵律。人類心情的愛惡,大體都是相同的。蘇俄的工人,自然也和其他國家的工人一樣,極願增加其所得,以改善他們長時困苦的生活。可是他們卻不像其他國家的工人,能夠抗議任何苛刻與不公平的條件,或者工會必是他們的後盾。共產黨也常常宣傳:「蘇俄法律並不禁止罷工。」可是,天曉得,當時的規定,工人上工,遲到了二十分鐘,就可處罰六個月的感化勞動;任何破壞秩序的嫌疑犯,就可禁閉監牢好幾年(五年計劃開始後,規定更嚴)。罷工之罪,自然就更不輕的了。這樣,又誰敢來以身試法?所以罷工之事,在蘇俄是永不會發生的。我們在報上,常常可以看到有英、法工人罷工、美國工人罷工的消息,但最近四十年來,又誰聽過蘇俄有一次罷工消息?

當1925年以後不久,所謂「集中營」、「奴工營」、「勞動營」,還不是經常可以聽到的名詞。不過這事實是久已存在了,很祕密。因為我們常聽到俄國有「流放」、「充徙」工人和叛黨份子到西伯利亞或堪察加之事。而容納這些「流放」、「充徙」之徒的地方,必然就是這些「奴工營」之類的組織。所謂叛黨份子或政治犯,其罪狀之成立與處置,暫時且不說它。工人受到這種「流放」、「充徙」的判罪者,常藉一件極小的事故,也就可以構成。尤其共產黨和蘇維埃,總是把一頂大帽子壓在工人的頭上。工人在大帽子之下,就不能提出任何問題。他們常常訓示工人:不得把己身的利益置於國家利益之上。共產黨對此舉的假定,則以國家一面計劃運用全國的經濟,一面斷不能准許工人交涉工作的條件。因此,工人必須接受國家為他們規定的任何條件。這樣,工人無論困苦到任何地步,都只有忍受下去。如果稍有反抗或呻吟,便有準備好了的「奴工營」等待著!在這大帽子之下,即無事無處不可株連起來。從「勞動營」、「集中營」後來之不斷發展與擴大,也就可以想到蘇俄工人「動輒得咎」,因此非長時戰戰兢兢的隱忍,是不能活下去的。「奴工營」、「集中營」、「勞動營」裡工人的慘苦生活,今日世人所認識瞭解者,比我們當時所見所聞者,卻已更上了幾層樓。這就是說,1925年前後,蘇俄勞工的情形,已經是夠苦夠慘!不料今日更加上百倍的惡化下來,又是我們當日做夢也沒想到的。解密蘇俄所謂的「勞工的天堂」工會反成壓榨幫凶...本文節錄自:《留俄回憶錄》一書,王覺源著,三民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