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用盡全力照顧你愛的人,但別忘了先顧好自己

文 / 一流人    
2018-09-04
瀏覽數 11,800+
用盡全力照顧你愛的人,但別忘了先顧好自己
圖片來源:pexel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K的爸爸和媽媽都是老師,爸爸是高中英文老師,媽媽是國中英文老師。也難怪,K從學生時代起就一口流利的英文,國中三年,每學期都是英文科助教。

他們三個人連同K的妹妹,一家四口住在台中市北區一棟公寓的三樓,地點很好,那是K的爸爸在K出生後,為了孩子的教育,下定決心從鄉下搬到市區,買了房子。

「這裡離學校近,附近也有公園,就住在這吧!」年輕的K爸站在一片空曠的土地上,望著什麼都沒有的方向,想像一棟未來跟太太和孩子一起住的城堡。

時光飛逝,K和妹妹上大學、畢業、留在台北工作。家中也進入空巢期,剩下K爸K媽夫妻倆,白天上班,晚上偶爾一起去附近館子吃吃小菜,喝喝小酒,日子倒也平淡愜意。

K三十歲那一年,K爸六十歲,K媽五十六歲。那一年,K爸心裡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K媽開始常常出包,常常找不到自己的證件,無論是身分證、教師證、健保卡,兩人在家裡翻箱倒櫃,折騰一番之後,總是會在K媽的皮包裡找到那些證件,把K爸氣死了。或是,明明昨天才吃過番茄炒蛋、韭菜肉絲,今天晚上卻又是番茄炒蛋、韭菜肉絲。

K爸忍不住問:「怎麼跟昨天的菜一模一樣?」

K媽彷彿突然驚覺,馬上大笑:「哈哈哈!我喜歡吃這些菜嘛!」

終於有一回,K媽煮水餃忘了關火,跑到頂樓去曬衣服,K爸回來,廚房地上被煮滾的水濺的到處都是,差一點就可能釀成大禍。

K爸再也忍不住,帶太太去醫院檢查,從家醫科、神經內科、身心科,最後,身心科醫師跟他們說:「是早發性失智,很遺憾。」

K爸沒有說話,帶太太回到住了三十多年的房子。坐倒在沙發上,定神一看,竟然好像不認識這個空間。K媽坐在一旁,難過地看著她的先生,不知道要說什麼。

K媽辦了退休。第一年過去了,狀況還好。但是到了第二、第三年,K媽退化的情形逐漸惡化。水龍頭忘記關這種小事已經是家常便飯,司空見慣。某一天,當K媽跑出去,找不到路回家的時候,K爸知道他也必須退休了。

照顧一個失智的人並不如想像中簡單。K爸從一個資深的高中老師,突然間變成一個好像什麼都要會的照顧者。當時,K媽還勉強可以照顧自己,K爸每天在家燒菜煮飯,洗衣服拖地,按時提醒太太吃藥……彷彿成為一個家庭主夫。一般的日常作息與照顧都還可以接受,最令人受不了的是她常常會沒來由地發脾氣、大哭、大叫,在家裡面摔東西……最後在K爸的懷中沉沉睡去。

K媽的話愈來愈少,眼神也漸漸變得空洞。K爸常常看著太太,撫摸著她半白的頭髮,問她說:「有一天,你會忘記我嗎?」

K媽總是笑笑回答:「當然不會啊。」

但這一天還是來了。又過了半年多,有一天K媽痴痴地看著K爸,問他:「哎,我老公去哪了?」

K爸沒有說話,跑到廁所裡,鎖上門。

漸漸地,K媽退化的速度愈來愈快,開始沒辦法自己穿衣服、洗澡、上廁所。K爸覺得自己沒辦法照顧,開始思考該怎麼辦?

「送去失智的照護機構似乎比較可行。只是,老婆會願意嗎?會不會不適應?孩子會怎麼看我?鄰居會怎麼看我?」

「可是如果在家,我自己顧不來……怎麼辦?」

最後,K爸找了一個機會跟K討論。後來,他們請了一個外籍看護。

外籍看護叫小雅,印尼來的,二十七歲,看起來很乖巧、認真,對於老闆和老闆交辦的事情,總是快速做好。

但是,K媽非常不習慣家裡來了一個陌生人。每每跟小雅兩個人相處,就會發脾氣、摔東西,大聲尖叫,甚至有幾次出現了妄想,認為小雅偷了她的錢,放聲大哭。

「都是她!她偷了我的東西!還給我!還給我!」這樣的台詞常常出現。

小雅做沒多久哭著說做不下去了,K爸只好讓她離職,繼續自己顧。

照顧不是一份工作或是責任,而是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的生活方式,是被照顧者的生活全部,也是照顧者生活的全部。不久,K爸的身體出現了狀況,失眠、易怒、體重減輕。身心科醫師說,他得了輕微的憂鬱症。

我的同學K沒辦法,只好跟爸說:「爸,這樣下去不行,我們必須考慮把媽送到機構去,不然你也會垮掉。」

溝通了很久,K爸只能屈服,屈服於兒子,也是屈服於自己的身體。兩人找了一間離家不遠,評價還算不錯的失智照護機構,讓K媽住了進去。用盡全力照顧你愛的人,但別忘了先顧好自己本文節錄自:《人生的最後期末考》一書,朱為民著,商周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