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後來的我們》:我最大的遺憾,是你的遺憾與我有關

劉若英初次執導,道出許多人內心底層的思念
文 / 魯皓平    
2018-06-22
瀏覽數 32,450+
《後來的我們》:我最大的遺憾,是你的遺憾與我有關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你可曾想過,逝去的友誼去了哪裡?那些曾經轟轟烈烈、愛得出生入死的情感,為何如今卻已成再也挽回不了的過往雲煙?飄散的美好是許許多多人心中擱淺、難以挽回的疙瘩,而那深藏在心底最深處的祕密,是不得碰觸、一旦勾勒便會成攪動思緒的感慨漣漪。

本文為影評,看更多劉若英導演的專訪,請點這兒

金馬55 X《遠見》專題報導

在我們的一生中,勢必或多或少會有令人沮喪絕望的後悔,也許是說了不該說的話、可能是做出了會影響且改變一輩子的決定,這種種的過往遺憾雖然未必能彌補,但如何從中汲取不同之生命歷練並加以轉化沉澱,最終所醞釀的蛻變,絕對令人驚艷。

以最深刻的愛情、扣人心弦的親情為主軸,在劉若英初次執導的處女作《後來的我們》當中,她以最細膩的情感、非常鮮明的脈絡、引人入勝的劇情、流暢的運鏡和剪接,令人深深陶醉在那男女都似乎曾面對的「熱戀」、「分手」、「錯過」、「重逢」過程,加上親子之間經常面臨的「頂撞」和「不耐」,這是一部令人看完後,會不斷咀嚼再三、反思一切種種的醒悟。

從歸鄉的旅程 交織十年的澎湃

《後來的我們》:我最大的遺憾,是你的遺憾與我有關

《後來的我們》故事描述一對男女於春運返鄉的火車上偶然相識,旅途中短暫的緣分,卻激盪出悠長的十年戀曲。寫實劇情引起廣大離鄉背井在外打拚年輕人的內心共鳴,在大陸一舉創下13.6億人民幣(約台幣63億)的誇張票房,成為今年上半年話題最夯的電影;而初執導演筒的劉若英,也一舉登上了華語電影史上票房最高的女性導演。

初次執導就能有如此亮眼的票房成績,劉若英歸功於多年來演員的訓練,以及恩師張艾嘉對她的建議、執導和鼓勵,她將她這些年來汲取不同的生命經驗,內化吸收為電影中每一段絲絲入扣的期待。

在故事中,劉若英講述了非常多的情感,有男歡女愛、有父子世代隔閡、有離鄉背井、有創業篳路藍縷,更在許許多多的價值觀上,映襯出現代男女都曾面對的徬徨、踟躕、窒礙和牽掛,也許看似這麼多的分線,會讓你覺得無法引起共鳴,但劉若英很漂亮的將這些主軸都完美的切合在故事主人翁上,交織如此澎湃的信念。

多樣的原因 才能造就獨一無二的人

《後來的我們》:我最大的遺憾,是你的遺憾與我有關

她說,其實有很多工作同仁建議她,故事應該設定在某一個主軸,而不是又講親情又提愛情,「可是我認為,人之所以成為這個人,或之所以做了某個決定,都是造就每一個人的原因,這是不可抹滅的部分。」

也正是因此,這是電影後座力如此之強的關鍵,「看完電影後可以學到很多,大家會回頭檢討自己是否有什麼地方做不足的、留下遺憾的,」對於她來說,重要的是拍出自己相信的事情,以及傳達給觀眾她真正想要說的話。

在金馬影后周冬雨和井柏然、田壯壯的詮釋下,劉若英成功的寫出了令觀眾反思自我的故事,特別是三人相輔相成的演技、渾然天成的魅力,彰顯出故事最動人的想像。

戲精極致詮釋 電影更充滿韻味

《後來的我們》:我最大的遺憾,是你的遺憾與我有關

從《七月與安生》開始便受到熱烈矚目的周冬雨,這回在《後來的我們》中有著令人印象深刻的詮釋,她飾演的小曉個性鮮明、活潑、熱情,是位不折不扣能為愛努力付出的女孩,她敢愛敢恨。

縱使家境並不富裕,使得必須離鄉背井到北京努力,也許工作一換再換、認識身邊的男人卻總是遇人不淑,但始終留在她身邊的,是井柏然所飾演的見清。

見清,同樣拋下老家,到大城市打拚的男孩,他懷抱著成功的夢想,做「遊戲」這個爸爸不認同的產業,有著他難以釋懷的無奈,和許多在外地工作的游子一樣,他們只有過年才曉得回家、甚至不成功也不想回家,雖然窮困潦倒、過著經濟十分拮据的生活,但小曉依然陪伴在他身邊。

田壯壯儼然就是個慈父的化身,從《相愛相親》中就令人鼻酸的演技,徹底演活了這位在故鄉等待、守候孩子的父親──他平凡、認真,也許對孩子來說有著難以溝通的固執,但那內心中的執念,還有為了家庭從小到大努力不懈的堅持,近乎只要有他出現的場景,便令人想起那在家鄉中的年邁老父,久久不能自己。

《後來的我們》:我最大的遺憾,是你的遺憾與我有關

事實上,劉若英為《後來的我們》找來金馬影后周冬雨和「新生代小生」井柏然銀幕之新鮮組合,為演出主角見清與小曉的十年甜虐戀情,加上田壯壯的動人魅力,讓她早早就賭定要他來飾演這位角色。

當初監製張一白要她當導演給她很多劇本,但劉若英覺得如果要她拍青春愛情電影,肯定有很多人拍得比她好,她希望能拍出屬於自己的作品,所以除了愛情之外,她在田壯壯飾演的爸爸角色著墨許多,希望藉由每個角色的原生家庭讓人物立體化。

劉若英提到之前她在拍《少女小漁》時,不止張艾嘉、甚至監製李安導演都會幫角色寫長達三年的日記,她說:「就像我現在當媽媽了,當我在拍見清和他爸爸用信件對話的時候特別有感觸,因為那就是全天下父母對子女的期盼。」

也因此劉若英的筆下,有著這麼一段段如「後來的我們什麼都有了、卻沒有了我們」、「別等到失去,才說對不起;別把我愛你,留給來不及」的詩意片段,歌詞「我最大的遺憾,是你的遺憾與我有關」更是逼哭無數人。

過去未必就應該是黑白的

《後來的我們》:我最大的遺憾,是你的遺憾與我有關

在電影中,劉若英用了「黑白」與「彩色」的對比,去象徵「現代」和「過去」,她說,「在許許多多的印象中,大部分的人都是用黑白來強調過去,但過去為什麼就應該是黑白的?在許多人的回憶中,過去應該是美好的呀!」

很多的過去、很多的第一次,其實都是彩色的,並不會因為時間的淡忘而變調,「像我的祖母老年癡呆以後,常常會有少女般的笑容,並嚷嚷著『爸爸在等我』,其實對她來說,那就是過去最完美的回憶。」

對比的呈現,主要是現在和過去形成對比反差,畢竟在年齡增長、開始出社會後,這段時間人們開始有一些妥協、有一些遺忘自己的部分、迎合自己位置的退讓,因此現在不見得是最完美的自己。

《後來的我們》:我最大的遺憾,是你的遺憾與我有關

劉若英首次執導的電影長片,幕後更是集合了華語電影的金獎團隊,包括攝影指導李屏賓,聲音指導杜篤之、吳書瑤,剪輯指導廖慶松,造型指導吳里璐,以及音樂人陳建騏創作的電影配樂,其中許多都是來自台灣的電影大師。

堅強後盾果真讓《後來的我們》無論在影像、音樂、聲音各方面質感都如虎添翼!而《後來的我們》上映至今超強口碑,也感動了無數觀眾。劉若英也表示「希望拍這部電影,讓你們看到你我的故事,能夠在裡面找到跟自己有類似情感的地方。」

《後來的我們》6月22日於Netflix全球190個國家地區上線。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電影生活健康醫療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