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正午的河堤

文 / 一流人    
2018-04-11
瀏覽數 2,250+
正午的河堤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河裡流的都是今早下的雨,雨不同一般河水,跑起來比較輕。如果人把那些重要的記憶蒐集起來,找個乾淨僻靜的地方曬,或許就在正午,把它們像濕衣服一樣穿起來,讓它們不安地黏貼在皮膚上,尼克或許就真能好好的,語帶誠懇的,把你再約出來一次。

尼克喜歡下過雨的地方,水氣徬徨不知往何處去,他混在其中,像一列有病的青苔,卡進柏油與土地的縫隙。尼克踩過積水,映在水裡的沒亮的路燈像平靜的神像,這麼一來眉宇也焦躁起來。固執的泥斑喜歡尼克的新長褲,散生在褲腳,像是黯淡的記號,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尼克喜歡蒸發的時刻,草都特別挺直,河不流向大海流向天空。尼克想把自己弄得透亮,才好再去見你。

所有的感情都是這樣。河水無由地漲起來,哪怕狂風暴雨都是要退的。河岸的鷺鷥善解人意,不去嘲笑。畢竟人不是說散就散,你們還是見面。就像一起泡一壺綠茶,一次又一次,沖到只有滾燙的熱水。

你們早就不相愛了。還好不衝動買戒指。當他看清一切,就喜歡高高地在河堤上散步。他的腳步聲就像籃球在無人的球場穩定的運球。有時也會覺得歉疚。一場晨雨來了又停。他說不出何時開始不再愛你。走到衣服濕了又乾,天氣開始熱了起來,太陽底下的淺淺的河水粼粼刺眼,河底的石頭像是活的。尼克想要單獨一人吃碗豆花,那店裡有一隻貓,牠只在他吃東西時陪他,碗一空,就翻臉不認人了。這樣很好。

正午的河堤

本文節錄自:《弄泡泡的人》一書,陳柏煜著,郭鑒予繪,九歌出版。

圖片來源:pixabay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健康醫療生活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