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化妝

文 / 一流人    
2018-01-20
瀏覽數 19,100+
化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頭一次見面,我極不禮貌地盯著她的臉,非常忘情地看著。

不是她長了奇怪的鼻子,也不是她有一雙舉世無雙的明眸。純粹只是她沒有上妝。

她是我在首爾見到第一個臉上沒有胭脂的女人。我不能理解原因。她不特別美麗,也不算醜。只能說她有一張普通的臉。她大膽樸素著一張臉出門,我猜想,是不是她今天出了什麼意外事件,讓她沒辦法如常化妝。所有首爾的女人都視化妝為理所當然。沒有化妝出門,可能就像沒有刷牙洗臉一樣,非關道德,卻難免失了禮節。

我等待她提出一個解釋。可是,整個午餐過程,她跟我談韓國傳統舞蹈,解說景福宮的建築構造,講到南韓和台灣的外交歷史,順帶說了一個她小時候冰河釣魚的故事。關於化妝,她隻字未提。

她只說了要帶我去一家很大的地下書城,我們便穿上大衣,頸間捲上一圈又一圈的圍巾,頂著寒風走上明洞商業區的大街。下午二點,還是上班時間。來來往往,多是家庭主婦模樣的女人,成群結隊帶著孩子,或相約喝下午茶。她忽然停下來,從黑色皮包拿出一包涼菸,問過我不抽菸,便在自個兒嘴角塞進一根,流利打火,動作間有一股說不出的流氓氣兒。

「妳看看這些女人,」我一時沒聽懂她指的是誰,她仍繼續往下說,「每天就是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其餘什麼事都不碰。沒事就去桑拿,洗個頭髮一定要上捲子,粉底越白越好,指甲修得一點也不適合做事。我的女性朋友還有一套理論,說是韓國天氣乾冷,化妝是皮膚的一層保護膜。」她搖搖頭。

一個中年婦人走過,對著她抽菸的男性化神態皺眉。相當不以為然。

她熄了菸,整理身上的名牌格子裙,把圍巾再度裹緊,我們又走了二十公尺左右,轉個彎,見到書城的入口。一進去,她便留我一人隨便逛逛,自行去找洗手間。我驚訝於他們的書籍種類齊全,連外文書的書目都非常豐富,一不注意,竟晃去了四十分鐘,還不見她回頭來找我。

我於是先去排隊付帳,一個女人過來問我,「買了什麼書?」我沒有回答。因為我不確定這個陌生女人是否真的在與我搭話。

沒有得到我的反應,那個女人竟然動手要來抽看我手上抱著的書,我正想大聲抗議,眼角卻瞟見那一件名牌格子裙,和閒掛在女人頸間熟眼的圍巾。

是她。她化了妝。從洗手間回來了。

我手一鬆,她把書拿過去翻讀。然後抬頭對我發出評論,我沒有在聽。我又一次極不禮貌地盯著她的臉。渾然忘我,撼動於她那刷得鬈黑的睫毛、淺色帶金粉的眼影和油亮油亮的粉唇。我又同等感到困惑。想要得到她一個解釋。

這次她很快就滿足了我的好奇:「偶爾,也需要隨俗。擁有五分鐘的團體歸屬感。不然,會太孤寂。」

化妝

本文節錄自:《》一書,胡晴舫著,八旗文化出版。

圖片來源:pixabay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閱讀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