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第三隻眼睛

總編輯的話
文 / 刁明芳    
2003-09-01
瀏覽數 10,200+
第三隻眼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8月豔陽下,邀請國內四十八家媒體主管一起南下走透透的陳水扁總統,這天在高雄登上中船新造的貨輪駕駛艙時,雙手緊握方向盤感性地說道:「只有站得高、看得遠,才能行得穩。」

高喊「拚經濟、大改革」的陳總統,究竟要將台灣航向何方?一直是很多人心中的疑問。

在這趟名為「看見進步台灣」的下鄉之旅,一行人參觀了轉虧為盈的唐榮鋼鐵及中船兩家國營企業、根留台灣的環隆科技和正新橡膠、和被扁政府視為「代表台灣未來」的台灣高鐵烏日站新建工程,壯闊的場景、亮麗的數字和忙碌的生產線,確實讓人耳目一新,暫時忘卻了大台北的口水政治。

陳總統也在茶敘餐會上重申,他對台灣的競爭優勢非常有信心。

就在同一時間,《遠見》雜誌進行的「外商投資台灣大調查」,透露出來的訊息,卻不是這麼樂觀:

●僅有不到一成的受訪者滿意「政府處理企業投資的整體表現」;

●近六成四的外商希望儘速開放兩岸直航;兩年內若無法突破,有近兩成的外商打算縮減在台投資規模;

●對政府能否「提供明確穩定的法令規章環境」,更有高達八成五的外商不是那麼確定。

在這次的調查中可以發現,直航固然是外商一向關切的話題,但是法令與施政效能,外商更為在意,他們圈選出改善台灣投資環境的前三項當急之務順序是:創造更簡化透明的法令(占68.5%)、開放兩岸直航(占63.7%)、改善政府效能(占55.6%),值得主政當局參考。

尤其今年上半年,外人投資金額14億5000萬美元,不及去年32億2000萬美元的一半,更是1997年以來最差的一次;有學者疾呼:「外商,是檢驗台灣競爭力的第三隻眼睛。」千萬不要掉以輕心。(頁141)

重返九二一傷心地 

四年前的九二一大地震,曾是國人的最痛。隨著時間的飛逝,震殤從人們的記憶中逐漸淡去,救援物資也一波波從災區退出,不禁要問:

「大破」後的災區,是否已「大立」站起?你我的愛心捐款,可花在刀口上?

是政府還是志工,在災區展現重建的執行力?

《遠見》雜誌九二一地震特輯小組,深入災區帶回第一手的觀察,叫人心痛也令人匪夷所思。

心痛的是:這場台灣百年來最嚴重的地震災害,匯集了全台灣的愛心與資源,歷經四年重建,災區的貧窮並沒有好轉,比「小如」悲慘的孩子還在增加;這些連家都失去的孩子,既沒有山藥也沒有鳳梨可以對話,他們只是活著,不開口也不說話,因為他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沒有出口的明天。(頁238)

匪夷所思的是:四年過去了,依然有災民住在鐵皮屋或是組合屋裡,總計有三十多項的重建工程,進度低於50%,新台幣2123億元的政府重建預算,竟然還有593億元沒花完,預算執行率只有73.4%,不及民間善款成立的九二一基金會,執行率在九成以上。災後一舉湧入的大量金錢和工程,既考驗政府的效率,也考驗著人性。(頁220)

調查小組更深刻地觀察到:人性的醜陋與光明,同時在災區試煉著;當中央和地方政治人物忙著爭權,「兩任縣長對抗三任重建會執行長」的同時,卻有無數外地湧進的智工和志工,用愛與智慧重建災區。(頁234)

四年來的災區重建,震出中央與地方搶資源、朝野政黨惡鬥、地方效率牛步的台灣民主真相,惡質的地方政治生態,和政黨輪替前沒有什麼兩樣。一堂「地震政治學」讓人看到的是:台灣政壇的縮影,政治的沈淪。(頁228)

這場世紀大震,震出了台灣農業原本的衰敗、人際關係的疏離;但也震醒了民眾的自我及助人意識、震醒了絕地求生的經濟力。

地震後,知識進入農村,鹿谷新茶農把原來沒人採收的茶,搖身一變為雍容華貴的「頂貴妃」;埔里鄉間原本沒沒無名的桃米村變成了生態村、和興村變成了有機文化村。社區營造已經變成一種新的產業型式,在地震後變成一種新出路。(頁208)

學習如何學習 

本期總編輯專訪的是年代電通董事長邱復生,有一段談話來不及編入文中:「農業時代是幾千年,工業社會兩百年,資訊社會二十年就結束了,下一個社會可能更短,人們要如何因應未來的挑戰,學習『如何學習』就變得非常重要。」

邱先生特別提到年輕時受教於恩師許常惠,曾教導他從「拆解」中去學習音樂。(頁78)

《遠見》雜誌非常榮幸能在11月下旬,請來倡導「學習型組織」的管理大師彼得聖吉(Peter Senge)蒞台演講。聖吉對管理界最大的貢獻,就是「把艱深的系統動力學,簡化成人人易學的系統思考,並在企業組織中推廣實踐」,他所撰著的《第五項修練》一書,曾在管理界造成轟動。

為何系統思考如此重要?一般人面對複雜問題,總是習慣將其分割成可以處理的片段來思考,然後加以整合。聖吉則提醒要更深入觀察,組成分子間的整體互動關係,他稱之為「動態性複雜」。

研究聖吉觀點頗為精闢的楊碩英教授,以最淺顯的例子闡釋說明:

「想想看,水質是突然惡化的嗎?交通是突然擁塞的嗎?健康是突然變差的嗎?婚姻是突然變糟的嗎?我們的社會是突然變得如此亂的嗎?全球生態是突然惡化的嗎?傑出的企業是突然轉弱的嗎?對我們威脅最大的,偏偏多屬於這種緩慢漸變的過程,可是大部分的人卻要等到它爆發成「重大事件」時,才會處理。」

聖吉深廣的智慧,可見一斑,靜候大師的到來,進一步請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