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謝罪給誰看?日本《青蛙樂園》裡的警世之言

文 / 一流人    
2018-01-18
瀏覽數 3,000+
謝罪給誰看?日本《青蛙樂園》裡的警世之言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夜晚,蘇格拉底、羅伯特和海因茲一起前往蓮花沼澤。

充滿泥濘、深度很淺的沼澤附近已經聚集了許多土蛙,也有幾隻土蛙進入沼澤裡。

不一會兒,一隻圓滾滾的土蛙跳到最大的蓮葉上。

「他就是戴柏萊克(註一)。」

海因茲在旁邊低聲說道。

「各位紳士,各位淑女。」

戴柏萊克向聚集而來的青蛙們開始了他的演說。

「我要向聚集而來聽我演說的各位致上無比的謝意。」

圍繞著蓮葉的青蛙們回以掌聲。

「然而,今晚也不得不向大家陳述一件令人悲傷的事。」

戴柏萊克誇張地顯露出不滿的神色。

「這個國家的環境每況愈下,食物越來越貧乏,我們的生活變得越來越艱困,國勢惡劣得在世界上用倒數的還比較快。」

聚集而來的青蛙們不約而同地高呼:「是啊,是啊,你說得沒錯!」

蘇格拉底聽到戴柏萊克的話後不由得地感到一陣驚訝。因為他在旅行中見識過許多國家,這個國家的青蛙們生活看起來明明很豐饒,也很安全。

「為什麼那帕吉會變成如此惡劣的國家呢?」

戴柏萊克向青蛙們拋出這個疑問。

沒有一隻青蛙回答得出這個問題。現場一片靜默,所有青蛙都屏息等待戴柏萊克接下來的發言。戴柏萊克做作地清咳一聲後才接著說道。

「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我們的謝罪之心急速流失中。」

熱烈的掌聲在青蛙之間響起。

「最近年輕青蛙們開始失去謝罪之心,傳聞有青蛙甚至說出『已經沒有必要謝罪』這種話。由於這個緣故,最近那帕吉國的美好也在動搖中。」

不安在群聚的青蛙之間擴散開來。

「影響不僅如此,因為我們開始失去謝罪之心,已經觸怒了那帕吉周邊國家的青蛙們。至今我們一直和周圍的青蛙們保持良好的關係,但這層良好的關係開始有了裂痕。照這樣下去,那帕吉的和平狀況必定會有危險。」

聽戴柏萊克演說的青蛙們,臉上都浮現一抹憂慮。

戴柏萊克再次詢問神色不安的青蛙們。

「各位認為我們應該怎麼做才好?」

青蛙們不約而同回答:「我們應該道歉!」戴柏萊克滿意地點頭,用高亢的聲音說:「大家說得沒錯!」

「這時候,我更們需要『謝罪之歌』。來,大家一起唱吧!」

青蛙們配合戴柏萊克的聲音開始大合唱。

我們天生是罪孽深重的青蛙,

一切罪過皆在我身,

來吧,大家一起謝罪吧。

蘇格拉底感到很驚訝,沒想到連在這裡也會唱「謝罪之歌」。

蓮葉上的戴柏萊克似乎心滿意足地聆聽大家的合唱。合唱一結束,戴柏萊克宣布:「解散!」青蛙們便三三兩兩地離去。

蘇格拉底叫住從蓮葉下來的戴柏萊克。

「戴柏萊克,我能不能請教你一些事情呢?」

「你們是最近來到我國的雨蛙吧?想要問我什麼事呢?」

「我們想要請教你關於那帕吉的歷史。」

「那帕吉的歷史又黑暗又令人憎惡,可以說是一段腥風血雨的歷史。」

戴柏萊克一臉不悅地說道。

「那帕吉不是一直以來都很和平的國家嗎?」

「不要開玩笑了!令人悲傷的是,世界上沒有比那帕吉的青蛙更殘酷的了。」

戴柏萊克說了和皮耶魯一模一樣的話。

「那帕吉的青蛙曾經占領周圍的青蛙國家,殘殺了大量的青蛙。一回想起這段過去,我的胸口幾乎就要因憤怒而破裂。」

「那帕吉的青蛙為什麼要做那麼殘忍的事?」

「那是國王的命令。」

「那位國王後來怎麼了?」

「國王被迫退位,後來王家只留下虛名,那帕吉國現在變為由元老們運作。」

「所以那帕吉現在成為和平的國家了對吧?」

然而,戴柏萊克卻對羅伯特的詢問搖頭,大大嘆了口氣。

「一點也不和平,這只是表面上的安穩。如果不好好約束那帕吉的青蛙,他們又會開始挑釁周圍的青蛙們,這就是那帕吉的青蛙的本性。所以我才會每天在這裡舉行集會,引導大家思考正確的方向。」

蘇格拉底不禁一陣驚訝。沒想到真的如皮耶魯所說,那帕吉的青蛙是本性殘暴的青蛙,抑制他們本性的則是「三戒」和「謝罪之歌」。

戴柏萊克挺出圓滾滾的大肚子說道。

「如果沒有我,那帕吉的青蛙們則會再次去殘害周圍國家的青蛙吧?可悲的是,他們完全不了解自己。放任他們不管,他們會逐漸變成殘忍的青蛙。正因為我夙夜匪懈倡導『正確的生存之道』,他們才沒有做壞事地生存著。若是哪一天我不在了,不知道這個國家會變成怎麼樣?一想到這件事,我無時無刻不在憂心這個國家的未來。」

戴柏萊克說得淚流滿面,真誠的態度讓蘇格拉底為之動容。

「不過,還有治理這個國家的元老在吧?由他們來引導這個國家,國民就不會鑄下大錯吧?」

被蘇格拉底一問,戴柏萊克立即止住眼淚,怒氣沖沖地說。

「元老們都是一群飯桶,自以為是的他們其實一無所知,所以我一直都在監視他們。」

「你在監視他們嗎?」

「沒錯。因為有我的監視,他們才不敢胡來。元老們最害怕的存在就是我──戴柏萊克。」

「太厲害了!」羅伯特驚呼。「換句話說,你是這個國家最有權力的人!」

「不,我沒有半點權力。」

戴柏萊克雖然這麼說,卻顯得欣然自喜。

「我雖然沒有權力,但是掌握了那帕吉青蛙們的心。元老由青蛙們遴選,不過,告訴青蛙們應該選誰的人是我。」

「我想請教你一個問題。」蘇格拉底說道。「你剛才說那帕吉的青蛙本性殘暴,換句話說,你的身體裡也流著凶殘的血液嗎?」

戴柏萊克一時語塞,但隨即展露笑容說道。

「知曉正道的青蛙能夠自律自戒,所以不會變得凶殘。因此,我才會教導這個國家的青蛙。」

「教導他們什麼?」

「不厭其煩地告訴他們,自己的祖先曾經做過哪些暴虐無道的事,不斷讓他們知道自己身上流著凶殘的血液。只要知道自己的本質凶惡,青蛙就不會做出凶惡的事。」

蘇格拉底對戴柏萊克這番話有所存疑,但沒有說出口。

「你們問完了嗎?我明天還要早起,該回去休息了。」

「非常感謝你。」

蘇格拉底和羅伯特向他道謝。

「如果你們也想成為明理的青蛙,只要每天都來沼澤就行了。」

語畢,戴柏萊克便挺著大肚子朝草叢走去。

註一:角色原名為Daybreak(日毀),隱喻朝日新聞。指主流媒體帶風向,最後毀了日本。

謝罪給誰看?日本《青蛙樂園》裡的警世之言

本文節錄自:《青蛙樂園》一書,百田尚樹著,陳盈垂譯,尖端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全球焦點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