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大災難家》:成功,不是由世俗價值來定義

法蘭柯兄弟精湛演繹史上最經典「爛片」:《房間》
文 / 魯皓平    
2018-01-06
瀏覽數 20,800+
《大災難家》:成功,不是由世俗價值來定義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人生活在世上,我們或多或少都曾經有過夢想,這些夢想也許可以遠大,在天馬行空的想像下迸發精彩;也可以在平凡且樸實的過程間,挖掘各種不同成就的浪漫──這些夢想的定義未必要獲得世俗認可,而是在是否對得起自我之信念上,追尋夢想的價值。

談到追夢,你就不能不知道湯米維索(Tommy Wiseau)這位無厘頭、詭異、瘋狂,但卻很有自己想法的奇異人物,他對戲劇有一定的堅持、對藝術更有他人無法理解的狂妄,在那個旁人難以窺探的思緒中,隱含著對社會的批判和怒吼。

2003年,他自編、自導、自演,同時又身兼監製與製片職務等多重任務,完成了《房間》(The Room)這部獨立愛情電影,但因劇情敘事反覆無常、角色結構崩解離散、台詞恍惚且未必具有意義,近乎詭異的作品架構,讓它成為許多媒體人與影評口中的「史上最爛電影」。

《大災難家》:成功,不是由世俗價值來定義

你可能無法想像,正是這樣「爛到出奇」的詭異「靠片」,以顛覆主流優劣價值觀的氣勢達到口碑發酵之作用,一些在湯米維索眼中認真到不行的情節都成了笑料。

也許是翻轉了電影創作規則,讓所有人們認為「好」的元素都有著額外的定義──所謂的成功,又該是世俗價值能認定的嗎?

《大災難家》:成功,不是由世俗價值來定義

《房間》一開始上映時,首周僅有1800美元的票房,簡直是奇慘無比,對於花了超過500萬美金以上的成本,這根本令人崩潰。

不過,也正是因為如此詭異的呈現,在當年漸漸吸引眾多影迷朝聖,其中,詹姆斯法蘭科(James Franco)和戴夫法蘭科(Dave Franco)兄弟檔更是看了電影不下數十遍,他們倆深深對劇情著迷、更對湯米維索有著極大的好奇心。這樣的一段傳奇故事如今再度被包裝為《大災難家》(The Disaster Artist),帶領觀眾探究在那樣的時空下,有著哪些不為人知的故事。

說白一點,《房間》就是好萊塢版本的《台北物語》,爛卻爛的極致、明明辭不達意卻鞭辟入裡,湯米維索追求電影夢的過程沒有《樂來越愛你》(La La Land)的浪漫,但他就是這麼真實,一場反應好萊塢殘酷真相的崩潰。

《大災難家》的其中一絕,在於詹姆斯法蘭科仿效湯米維索,他自導、自監、自演,本身骨子裡就是一位瘋狂藝術家的他,簡直湯米維索的翻版,這種「瘋子遇上瘋子」的碰撞,讓《大災難家》獲得巨大成功,爛番茄好評高達92%。詹姆斯法蘭科更奪下2018金球獎音樂及喜劇類最佳男主角獎項!

《大災難家》:成功,不是由世俗價值來定義

這部作品最有趣的地方,在於詹姆斯法蘭科找了一大票一線電影人客串,包含J·J·亞柏拉罕(J. J. Abrams)、布萊恩克蘭斯頓(Bryan Cranston)、克莉絲汀貝爾(Kristen Bell)、還有塞斯羅根(Seth Rogen)、柴克艾弗隆(Zac Efron)與莎朗史東(Sharon Stone)等演出。

事實上,你完全不用看過《房間》,也能徹底被《大災難家》的深刻幽默渲染,它講述湯米維索拍攝與誕生《房間》的過程,種種笑料與情節不僅「神還原」原著,詹姆斯法蘭科奔放式精湛演技,更活活地讓角色的鮮明迸發精彩。

《房間》最傳奇的地方在於,他從上映至今將近15年,卻還是有院線電影院在播放這部作品,眾人在戲院中狂笑、吶喊、鼓譟的模樣就像是一群瘋狂信徒,膜拜那影史中經典到極致與奇葩的「爛」。

《大災難家》:成功,不是由世俗價值來定義

對於許多「真正」的電影工作者,大概很難想像拍電影的過程會如此七零八落,於是詹姆斯法蘭科完全複製了當時的拍攝過程,甚至連鏡位、台詞、走位、荒謬的過程都一五一十的詮釋,那種臨摹的過程令觀眾捧腹大笑,兄弟倆無比具有默契的互動,儼然一場無可挑剔的盛宴。

在表面上,《大災難家》似乎是在用一種嘲諷的態度,演繹《房間》荒腔走板的詭異,但事實上,電影隱含了種種寓意,也許是諷刺、也或許是尖酸刻薄,但它無不在各種層面上跳脫現實的框架,那種最終流露的真誠,著實激盪許多反思。

《大災難家》:成功,不是由世俗價值來定義

湯米維索曾在受訪時表示,在實踐夢想的過程中,勢必會碰上許多阻礙,但你還是必須勇往直前,不管你是否會收到負評,都還是應該持續堅持、繼續研究,然後跟著夢想走。「我最新的座右銘,是『抓住攝影機,就拍吧!』」

也許,追求夢想,最重要的是靠行動力。

《大災難家》:成功,不是由世俗價值來定義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電影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