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同性婚合法 銘記宣判的這一刻

文 / 一流人      2017-12-11
美國同性婚合法 銘記宣判的這一刻


週五早上,外頭仍未天亮,吉姆將美國國旗別在領口,調整紫白相間的領結。他的心情緊張、思緒紊亂,回想過去等待的日子,又想到幾小時內可能就有結果。他從衣櫃取下鑰匙、放進口袋。鑰匙圈是個金色立方體,每面都印有好運的字樣。那是朋友從愛爾蘭帶給他的禮物,吉姆去最高法院都會帶著。出門前,他戴上鑲入約翰骨灰的婚戒。

(首圖圖說:約翰與吉姆。)

外頭吹起一陣徐徐涼風,為華盛頓連日的溽暑帶來宜人的轉變。同個月內,吉姆五度坐車前往最高法院,看到想要旁聽的民眾又排滿整條街並繞過街角。吉姆在法院前找到艾爾,兩人擁抱彼此,支持者同時揮舞「美國準備好了」的標語。

「我好緊張。」艾爾告訴吉姆。

「我知道。」吉姆面帶微笑地說。

「今天可能就會公布了。」

吉姆停頓一下。「你來真是太好了。」

潘姆和妮可跳下車,推著雙人嬰兒車。吉姆看到艾爾彎下腰和四歲大、繫上領結的格雷登打招呼,頓時覺得大家又團圓了。

「你感覺如何?」妮可問吉姆,格雷登同時衝上階梯,想看廣場的噴泉。

「緊張死了。」

伯克、德利昂、以賽亞和貝拉從肯塔基州來,排在潘姆和妮可後方。吉姆原本希望看到維塔爾和塔瑪斯,但他們在紐約的MSNBC新聞臺攝影棚,等待晨間新聞的訪問。兩位爸爸為庫柏做了一個回憶盒,裝滿剪報和最高法院的照片。

吉姆又排在隊伍的前方。那天,一般民眾拿的是紫色門票,這個顏色常讓人想到同志族群。或許這是預兆吧,約翰。吉姆走在隊伍的前方,步入法院、穿過大廳、通過安檢,最後進到法庭。他坐在中間的位置,往前傾就能看見前方的艾爾、博納托、霍爾華德、艾塞克斯和桑默。吉姆心想,如果當初艾爾覺得此案不可能贏,現在的情況會是如何?

上午九點五十五分,法院鈴響,表示五分鐘後開庭。法庭鴉雀無聲,吉姆深呼吸、靜靜等待。前一天,部落格「SCOTUS」的訪客人數衝到一百一十萬,編輯艾咪・豪威將此案稱為「近代最重要的判決之一」。

法院再次鈴響,九位大法官依序入座。吉姆原以為會聽到其他案名,就像前四次旁聽。然而,他聽到自己的案名和早已滾瓜爛熟的案號,頓時驚訝不已,彷彿只聽得到自己的心跳聲。首席大法官羅伯茲宣布:「本庭現在宣布案號一四之五五六『歐柏格斐訴霍奇斯案暨相關併案』之意見。」

離吉姆三個位置的妮可緊握妻子的手,伯克和德利昂則依偎著孩子。

甘迺迪大法官的聲音輕柔、謹慎:「有史以來,婚姻將陌生人變為親人,結合家庭與社會。我們必須承認,一男一女的異性關係一直被視為婚姻的本質與目的,本庭今日的分析和意見始於人類千年以來的制度,但此制度不會在此終結。由於結婚的傳統可以延續,也可改變……」

潘姆頻頻點頭。

「近十年來,少數人開始思考或顧及同性婚姻的概念,這可能是因為二十世紀中葉起,許多州長期譴責同性戀並將其視為犯罪,更有多數專家認為這是一種疾病,所以同性伴侶的真誠告白只能埋藏心中……

「縱使社會長期將異性婚姻的限制視為理所當然且公正,但婚姻權的矛盾已經慢慢顯現。這會貶低同性伴侶的人格,讓他們無法享有結婚自由……

「……本庭在此宣判,同性伴侶得在全國各州享有行使婚姻之基本權利,同性伴侶爾後再也不得被拒絕享有結婚自由。」

吉姆感動得默默啜泣,潘姆摀住嘴巴,以賽亞看著爸爸以脣語說:「我們贏了?」德利昂用力點頭。庭審開始前,艾爾曾向旁邊的白宮律師描述第三議案的敗訴。如今,他的淚水滑過臉頰,他把一張紙傳給那位律師:「熬過來了。」周圍所有資深的最高法院律師和同運人士默默流淚,桑默一時覺得頭暈,這才發現自己剛才一直屏氣。

「沒有任何形式的結合比婚姻還要深刻。」甘迺迪大法官接著說道,「因為婚姻體現了愛、忠貞、奉獻、犧牲和家庭的最高理想。透過婚姻的結合,兩人成為勝於以往的模樣。若說本案聲請人不尊重或貶低婚姻的理念,實在有所誤解。他們之所以請願,正是因為他們尊重婚姻;因為如此尊重,所以盼能身體力行。他們希望法律能給予平等的尊嚴,而憲法亦同意同性伴侶擁有這樣的權利。」

(以賽亞揮彩虹旗。)

本文節錄自:《愛的勝利:7482個日子的眼淚,愛與平權的奮鬥之路》一書,黛比‧森斯普(Debbie Cenziper)、吉姆‧歐柏格斐(Jim Obergefell)著,王上豪譯,尖端出版。

關鍵字: 全球焦點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