幄力斯.鐵木,種銀珠香米的男人

讓絕跡四十年的香氣重現部落!

文 / 遠見雜誌整合傳播部企劃製作      2017-11-20
讓絕跡四十年的香氣重現部落!


「我曾認為父親太誇張了,世上哪有那麼香的米!台灣原生稻種銀珠香米在消失四十年後被復育了,我的醫師父親終於實現夢想,讓這種米重新回到瑞岩部落,在泰雅族的發源地被傳承下去。父親過世後,做為他唯一的兒子,現在這個夢想由我守護。」幄力斯.鐵木為了父子情而青春還鄉,誓言不讓這個特殊稻種再度失落。

畢業自台中教育大學的幄力斯.鐵木未曾想過,回部落除了探親,竟還有別的可能。四年前,由於不捨年邁的父親獨自返鄉圓夢,他選擇放下自己的生活,陪老人家回到瑞岩部落,種植銀珠香米(Tbula)。

幄力斯的父親鐵木.尤幹,即是得過醫療貢獻獎的楊茂銀醫師。幄力斯,這個在阿里山出生的快樂男孩,受雙親和兩位姊姊疼愛,他常跟朋友說:「我的童年到三十歲才結束。」

四十年後,失落的香米找到歸鄉之路

楊茂銀醫師始終懷抱著兩個夢想:一個是復育部落的特產銀珠香米,讓更多年輕人有機會留在故鄉;另一個是回部落開診所,照顧族人的健康。

幄力斯常聽父親說,以前只要有一家煮銀珠香米,全村都聞得到。他認為老爸說得太誇張,世上哪有這種米!南投縣仁愛鄉發祥村的瑞岩部落,是泰雅族的發源地,銀珠香米是台灣原生稻種,因不敵高麗菜的經濟價值,加上稻熱病作祟,銀珠香米四十年前便消失了蹤跡。

然而命運預留伏筆。台北醫學大學鍾文政教授與楊茂銀有師生之誼,兩人相聚時聊起銀珠香米,沒想到鍾教授回應,當年他上山做寄生蟲調查,曾到瑞岩部落作客:「你們父子請我吃香米,還抓了把穀子給我,我還留著。」鍾教授把稻穀帶回實驗室放進冷凍庫,四十年期間換過幾次冰箱,這包「禮物」始終被保存良好。於是這把穀子重回楊茂銀之手,找到歸鄉的路。

八十多歲老人,吃到香米竟快樂起舞

「泰雅的孩子縱使用盡生命,也要將其留在故鄉」楊醫師著魔似的,一邊忙著看診,一邊貸款回鄉買地,生怕失去復育的機會。心疼老父的辛苦,幄力斯決定幫忙,先到信義鄉農場熟悉農作,同時進行田野調查,向部落長者打聽有關香米的記憶,加上霧峰農試所賴明信教授的指導,父子倆真把銀珠香米種出來了。

銀珠香米屬於香糯米,一年僅一栽,糙米狀態呈赭紅色,由於珍貴,族人只在節慶或坐月子時吃它,而且唯有在瑞岩部落栽種才特別香,或許因當地日夜溫差大、長年雲霧繚繞、微量元素不同,造就迷人的特殊氣味。幄力斯形容,將生的銀珠香米放入口中咀嚼,能嚐出芋頭牛奶的香味;將香米與白米以1:3混煮,過程中滿室米香,吃完嘴裡有淡淡的酸甜滋味。他終於相信,老爸當初說得一點都不誇張。

首度收成,招待外婆吃香米,八十幾歲的老人開心得當場跳起舞來。收割前,有位佝僂的老太太自備工具,不顧阻止想幫忙,她說:「不讓我割,這輩子就沒機會了。」幾個月後,楊醫師如願在故鄉開診所,卻在開張隔天被送進醫院救治,再也沒回來,佝僂的老太太不久後也走了。幄力斯心中不捨,卻慶幸至少銀珠香米圓了他們的願。

幄力斯義無反顧接下父親的夢想。由於只有兩分地適合種香米,年產量不過六百公斤,為擴大栽種面積,幄力斯不斷搜尋挹注資金的訊息,當他從網路得知中華三菱的「百萬圓夢金勵青招募計畫」,認為這資源很可貴,便把握機會報名參加。

繼續前行,尋找銀珠香米各種可能性

由於「百萬圓夢金勵青招募計畫」條件優厚,可想而知競爭激烈,幄力斯雖然未能獲獎,卻有無形的收穫。身為部落少數的年輕人,返鄉是孤獨的,透過中華三菱的活動看見台灣各地都有勵青回鄉,人人各有故事與難題,卻同樣堅毅不撓。想到這一點,長期以來的虛幻與孤單被消弭,心,也踏實了。

第四年耕種穩定後,有感於偏鄉師資欠缺,他開始到部落的發祥國小兼任自然科學教師,對他來說,教書和種田只是用不同方式為部落做事。在第一束銀珠香米收割時,幄力斯在FB寫下:「老婆說綁好,那是我們的新婚捧花。」他自認是幸運的,從父親繼承了夢想,從母親和姊姊得到了體諒,從未婚妻獲得了愛與支持。

今年,幄力斯拜訪傑出的前輩,學習經營之道,思考如何廣泛運用香米。明年,計畫送銀珠香米去檢驗營養成分,找出市場區隔,並媒合周邊廠商為香米開創更多可能性。未來希望與學校合作,找地推廣食農教育,帶小學生一起種銀珠香米,讓他們記住這屬於部落的味道。

幄力斯.鐵木說,是部落的力量讓自以為是的男孩長大,變成謙卑的男人。對他而言,幸福是可以持續做自己喜歡的事,他爽朗大笑:「所以,我現在就是幸福的!」

全台勵青怎麼為青春與故鄉打拼?
請點下方網址看見更多精采故事。https://goo.gl/ckLx2p

關鍵字: 傳產創業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