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式老舊但有用!這些騙徒怎辦到?

文 / 一流人      2017-11-14
招式老舊但有用!這些騙徒怎辦到?


油嘴滑舌而且膚淺

來說說迪克吧!聰明又超會說話。沒錯,你得承認他就是有一套。老天!他騙人的技巧簡直不得了。拿美國密蘇里州堪薩斯市那家服飾店來說好了,這是迪克第一次決定「下手」的地方。……迪克對同夥說:「我只需要你站在那裡,別笑,不管我說什麼都不要驚訝。你只要聽,然後隨機應變就好。」迪克的提議似乎無懈可擊。他大搖大擺走進店裡,輕描淡寫地介紹派瑞給店員認識,說他是「即將結婚的朋友」,接著又說:「我是他的伴郎,來這裡幫他選購婚禮服飾……」店員信以為真,於是派瑞脫下牛仔褲,開始試穿店員認為「最適合非正式婚禮」的黑西裝……兩人選了一大堆外套和寬鬆長褲,根據迪克的說法,是為了去佛羅里達州度蜜月而準備的……「那一件怎麼樣?你看看他這副德性,卻追到了一個美女,而且還頗有家產。反倒是你跟我這樣的帥哥……」店員遞出帳單,迪克伸手掏摸後面口袋,皺了皺眉,打了個響指說:「真該死!我忘了帶皮夾。」在他的同夥看來,這招這麼遜,大概沒人會上當。但店員顯然不這麼覺得,他拿出一本空白支票簿,迪克大筆一揮,簽下超出帳單八十美元的金額,店員隨即拿出現金,找還給他。

—《冷血》(In Cold Blood),楚門‧ 卡波提(Truman Capote)

許多精神病態者既機智又雅擅言詞,與他人交談時妙語如珠,時有機鋒,有時會講一些不太可能發生的事,但說得像真的一樣,替自己塑造好形象。他們善於展現自我,大多討人喜歡、充滿魅力。但有些人會覺得他們稍嫌油滑,顯然口不對心、流於浮淺。觀察力敏銳的人常覺得精神病態者像是在演戲,一板一眼地背台詞。

在我的研究團隊中,有一位負責評量的醫師,說起和一名犯人的面談:「我坐下來,拿出夾紙板,此人劈頭就誇讚我的雙眼好美。接下來的談話過程,他又誇了好幾次我的容貌,說抗拒不了我的秀髮。所以等面談告一段落,我覺得自己好像真的......嗯,很漂亮。我算是滿謹慎的人,尤其是在工作上,騙徒通常逃不過我的法眼。但那天我走到外面,想到自己居然被他的話打動,覺得難以置信。」

精神病態者口齒伶俐,最愛講故事,但只要你對他有幾分了解,就曉得他口中的故事根本不可能發生。他們喜歡假裝自己精通社會學、精神病學、醫學、心理學、哲學、詩、文學、藝術或法律,而且一個明顯的特徵是他們完全不擔心被人戳破。一份監獄檔案記載,一名精神病態的犯人宣稱擁有社會學和心理學的碩士學位,但其實他連高中都沒畢業。有次他跟我的一名學生面談(她是心理學博士候選人),不肯放棄這個謊言。我學生說,此人滿口專業術語和心理學概念,態度極有自信,不熟悉心理學的人很容易被唬住。精神病態者最愛操弄各式各樣的「專家」形象。

約瑟夫‧ 溫伯在《黑暗中的回聲》(Echoes in the Darkness)2一書,細膩描述一名有精神病態傾向的老師,名叫威廉‧ 布萊德菲爾。此人善於賣弄學識,把身旁的人哄得團團轉,幾乎騙過每一個人。具有專業知識的人很快就能看穿他只不過是撿拾皮毛,所知甚淺。某人留意到他的手法,說:「他對任何主題都有很棒的開場白,但就那麼兩句話,沒別的了。」

當然要判斷某人算是油嘴滑舌抑或真心誠意並不容易,尤其是在你並不熟悉面前這個人的時候。比如一女一男在酒吧認識,這個頗具魅力的男子輕啜杯中的酒,說出下面這番話:

我的人生算是浪費了,不能讓時光倒流。我以前試過,為了彌補失去的時間,努力去做更多事,但雖然事情發展得更快了,卻沒有好轉。現在我想放慢步調過日子,幫助他人獲得我自己不曾擁有過的東西,為他們的生活增添快樂。我指的不是刺激,而是某些必需的事物。也許是去幫助哪個女人,但不一定,也許是女人的孩子,或養老院的某人。我想......喔不,應該說我知道,這麼做會帶給我極大的愉悅,讓我覺得活得很有價值。

這人是真心的嗎?他是發自內心要這麼做嗎?此人四十五歲,是前科累累的罪犯,在「精神病態人格檢核表」拿到最高分,虐待妻子、棄兒女於不顧。

喬‧ 麥克金尼斯(Joe McGinniss)在《致命的幻影》(Fatal Vision)3一書中描述他與傑弗瑞‧麥當諾的關係,麥當諾是患有精神病態的醫生,因殺害妻兒被判有罪:

在他被定罪之後的半年,也許是七、八個月,我發現自己面臨從事寫作以來最可怕的情況,此人發揮魅力和言詞攻勢,不斷哀求我相信他。困擾我的不僅僅是他是否有罪,另一個更教人煩惱困惑的問題是:若他真的幹過這種事,為什麼我依然喜歡他?

傑弗瑞‧ 麥當諾控告喬‧ 麥克金尼斯好幾個罪名,包括「蓄意造成情感上的傷害」。作家約瑟夫‧ 溫伯為本案出庭作證,依他之見,麥當諾是精神病態者:

他非常能言善道,是我碰過最伶牙俐齒的人,而且他陳述一己故事的方式也教我十分訝異。這些事件的本質極其恐怖,但他以一種與己無關的輕鬆態度娓娓道來,詳細形容殺人時的情景......。我和數十名恐怖犯罪的倖存者談過,有些是在事發後不久,也有些是多年之後才面談,當中包括孩子被殺的父母。但我從未遇過像麥當諾這樣的人,以一種絲毫不在意的態度形容這樣的事件。

本文節錄自:《沒有良知的人》一書,羅伯特‧海爾(Robert D. Hare,PhD)著,王敏雯譯,遠流出版。

圖片來源:unsplash Marc-Olivier Jodoin

關鍵字: 健康醫療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