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出太多,難以退出

文 / 一流人      2017-11-05
付出太多,難以退出


在現實生活中要加入等浪區,你必須要早點到海邊報到。除了常常現身以外,還要盡量留到最後一刻。回想我的衝浪學習過程所得到的經驗,說實在話,還蠻悲慘的。除了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之外,還要被其他衝浪者視為麻煩鬼,三不五時從浪板摔下,鼻子更是灌進好幾加侖的海水。這就像是起身出發到一個專屬自我的獨特目的地,而過程卻是寸步難行的。不過,像這種一開始就困難重重的活動,卻令人難以置信的,最後竟然可以讓人快樂自如,甚至進而定義一個人的一生。在你衝到一道好浪(也可以說,創作一件不同凡響的作品)之後,你會對衝浪上癮,並且想再度回去衝浪。我在聖地牙哥某間酒吧遇到的一位朋友,他給我一個不錯的衝浪建議:「你去了50次之後,就會因為付出太多而難以退出了。」

我個人蠻能夠接受「付出太多,難以退出」這樣子的想法,而如果你也想要獨創自我的話,最好也能夠接納這個想法。每次到了夏季尾聲,在美國分類廣告網站Craigslist上,可以看到許多人因為學了衝浪後,知難而退的想賣掉衝浪板的廣告。像這樣子的經驗教訓,可以套用在任何值得大家投入的事物上。業餘的人會賣掉衝浪板,專業的人會對衝浪學而不厭;業餘的人著手許多事物,專業的人長期專注在幾樣最感興趣的事物上。終究,專業的人會因為付出太多而難以退出。

不管是創作或創業,都有面臨到類似的學習過程與障礙。你必須投入時間經營來贏得其他等浪者的尊重。一開始,你不太清楚要往哪裡走。沒有人會認真理會你的作品,你也會常常犯很多錯誤,並且很有可能沒人想去看、去聽或去體會你的作品。你可能會因此感到氣餒,無法繼續前進,似乎一切努力毫無效果。但請記住,只要衝到第一道好浪,將會讓你愛上癮。

在完成了600個以上的訪問和數不盡的對話之後,我領悟到有能耐和沒有能耐到等浪區的人之間的差別,那就是有沒有「持之以恆」,如此簡單的道理而已。我看見很多比我有天分的人創業失敗,原因在於他們沒有嘗試或者不想再試一次。然而,如果沒有策略性的堅持,沒有從錯誤中學習,沒有從追求目標中進步,你就會像是在滾輪上的倉鼠一樣,不斷的原地奔跑。創投家弗雷德‧威爾森(Fred Wilson)在自己的部落格中寫道:「如果把成功人士的習慣列成清單,『追蹤』和『衡量』會是清單上的前幾名。我從合作的人物、公司、團隊身上都看見這些習慣,在我身上也不例外。」養成衡量的習慣,足以讓你看見自己是否往心中的目標前進,這會比起你衡量「內容」來得重要許多。如此一來,你才能從錯誤中反省、獲得新策略、不再原地踏步,並且開始往理想的目標邁進。

當我唸完商學院後,在看不見前景的情況下,著手寫了將近六個完全沒有流量或訪客的部落格,那時我才開始明白,自己根本不知道在做什麼。我應該跟那些懂得如何經營部落格的人學習。恰巧當時無意間看到澳洲部落客亞羅‧史坦瑞克(Yaro Starak)開設「部落格達人」的課程。

當時為了想去上這堂亞羅的課程,我跟老爸借了500塊美金。我想你也可以說,我老爸是節目《獨特創意》的第一位投資者。現在我為了500塊背負債務,加上老爸也算參與其中,使我為自己建立了一股更強烈的責任感。

此刻的我,算是「付出太多,難以退出」了。

馬拉拉‧尤薩夫扎伊的父親,在巴基斯坦創辦學校。就在馬拉拉入學後,塔利班(Taliban)立即展開摧毀學校的舉動。在2008年時,馬拉拉發表「塔利班怎麼可以剝奪我受教育的基本權利?」的演說。不久之後,她匿名幫BBC(英國廣播公司)撰寫部落格,紀錄塔利班極力禁止女孩上學。但她也因此收到死亡的恐嚇威脅。就算如此,馬拉拉也未因此噤聲。反倒是更投入女性受教權的運動,因為付出太多而沒有回頭路可走,她所付出的程度甚至不是大多數人能夠理解的。這個運動帶來的不利風險高到足以致她於死地。2012年,馬拉拉確實遭受塔利班的槍擊,她也利用這個機會,贏得了全世界的關注,並藉此倡導女性受教育的權利,這一場教育運動也讓她榮獲諾貝爾和平獎的肯定。正如BBC的記者米沙勒‧侯賽因(Mishal Husain)寫道:「1年前塔利班試圖掩蓋的這股女孩聲音,如今已被擴大到超乎想像的程度了。」

這就是付出太多難以退出的力量。

本文節錄自:《別讓平庸埋沒了你》一書,斯里尼瓦思・勞(Srinivas Rao)著,曾雅瑜譯,大寫出版。

圖片來源:unsplash Izzy Gerosa

關鍵字: 健康醫療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