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從芬蘭十年教育改革 反思台灣放眼未來

從小培養跨領域七種橫向能力 因應未來趨勢
文 / 一流人    
2016-12-30
瀏覽數 81,950+
從芬蘭十年教育改革 反思台灣放眼未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培養未來的能力

不久之前,我應邀與芬蘭教改專家「國家教育委員會」課綱主席哈樂琳(IrmeliHalinen),共同在師大演講,她提到芬蘭教改的最新趨勢:就從=二○一六年八月,芬蘭即將全面推出新的中小學課綱,大幅調整七至十六歲學生的學習重點和教授方式。未來,各地學校將會把教學的重心,從數學、歷史等傳統科目,轉移到更廣泛的、跨領域主題上面。

今天的世界愈來愈科技化、全球化,而且面臨了永續發展的挑戰。現在出生的孩子們非常可能會工作到二○七○~二○八○年才退休,生活和工作所需要的能力、未來社會與工作環境到底如何,根本是我們這種「老人」完全無法想像的。

因此教育工作者必須不斷重新思考教育的基本「目的」與「定位」。從未來看現在,很明顯的,單單精通一種科目,已無法跟上不斷變動的世界,因此芬蘭教改的新課綱之總目標,是培養孩子跨領域的七種橫向能力(transversal competences),包括:「思考與學習的能力」、「文化識讀、互動與表述能力」、「自我照顧、日常生活技能與保護自身安全的能力」、「多元識讀」(multi-literacy)、「數位能力」、「工作生活能力與創業精神」、「參與、影響,並為永續未來負責」等。

芬蘭教育,十年速變

這七大能力涵蓋知識、技能、價值、態度,也包含在不同情境使用這些技能的能力,甚至使用這些能力時,應遵守的倫理規範。為了這項變革,將來芬蘭中小學除了必學的數學、語文、歷史、藝術、音樂等傳統科目外,將會導入「主題式學習」(Phenomenon-based learning)。學習著重現象和事件,整合相關主題下的不同學科,探索真實世界的各種現象,思考因應社會挑戰的可行辦法,從中學到從容面對二十一世紀的重要能力。例如,若以「歐盟」為主題,課程就會結合歐盟國家的歷史、地理、貨幣等各項科目。更重要的是,還由學生主動參與課程設計。

學生改變,芬蘭老師的角色當然有更大的調整,從二○一三年開始,芬蘭就要求每個老師都要設計主題式教學的專案。原本只專注某個科目的老師,現在必須跟其他科目的老師合作,共同設計跨學科的教學計畫。

令我最佩服的是,芬蘭在教育上即使已經是公認的世界第一、也是全球許多國家的取經範本,但芬蘭教改的腳步沒有因此停下。聰明的芬蘭人仍如此戒慎於未來,且不斷謙卑反思。

看看別人,回想自己,台灣停滯的教育令人非常擔憂。就連這個在師大舉行的座談,我原以為是為了芬蘭教育專家哈樂琳而來,安排由我先講。可是當我講完之後,令我訝異的是,座下的聽眾竟有三分之一離席。或許所有教育的參與者都有相當的無感與無奈,或許他們比我更認定這名芬蘭專家所說的,沒有一件事是我們沒有想的,卻也沒有一件事我們可以做到。深究其中原因,我想就在於,芬蘭每十年就教改一次,所有第一線教育工作人員都知道要隨時「適變」,同時預備了必須「與時俱進」的心態。

世界教育大趨勢就好比「龍珠」,政策主導者是「龍頭」,之後「龍身」的擺動,便是政策的執行。龍頭在動的時候,要往下貫串,整個龍身要跟著擺動,否則只有龍頭動的話,龍身不擺,政策根本沒有執行,也是枉然。

我們要緊盯龍珠,抓緊世界趨勢,並且從中淬取自己的優勢,「龍頭」定下對的「定位」,再從中找到「共識」,最後形成「政策」,執行細則的「規劃」,人才「培訓」,最後先「試行」、評估、修正,再執行、評鑑。任何策略都必須走過這樣的歷程,這也是最簡單的管理哲學。

可惜的是,台灣教育可以說半個世紀不變,幾次想要改革,「龍頭」都先陣亡了,當然也沒有後續任何執行的效果。

老師角色重新定位

偏偏這幾年的科技的發展,不斷顛覆學習的方法與可能性。單單過去五年之內,利用網路通訊的發達為載具,線上學習突飛猛進,無校園的線上大學革命性發展,由Khan Academy、Coursera、MOOCs、edX、Udacity帶動的線上開放課程風潮,乃至深受歡迎TED 18分鐘論壇,各種線上即時課程推陳出新。學習不再透過傳統封閉的教室,只要你打開電腦連上網路,隨時可以從螢幕上接受到國際名校名師的一流課程。教育面臨了全面性的挑戰。

不論是偏鄉還是城市,不論是窮人還是富人,人人都有一樣的受教權。如何在世界地圖上找到未來的自己,世界級的免費線上課程應該是答案之一,你可以在其中隨時選課,反覆理解。而且從小學到大學,從普及到精深的學問都有。

當科技革命,數位學習普及,資訊如此透明化之下,老師的角色也從過去站在講台上「注水入壺」單一內容知識的傳授者、提供者,上對下的知識授與者,調整成各方資訊與知識的「整合者」、課堂討論的「主持者」、深度思考的「啟發者」等新角色。

教育做為啟發者的要義,是要讓人成為人,建構其無法取代、不可替換的特質。若只是重複大量的資料學習,人腦一定比不過電腦,人腦考試也考不過電腦。因此教育不是填塞已知的知識材料,而是培養運用知識的創造能力。這是我一直推崇強調手做、自我挖掘、發展的華德福教育的原因。也是我們一直努力在偏鄉小校推動實驗性的教育改革,同時由「誠致教育基金會」建構線上的「均一教育平台」,分享知識學習,同時在課程中融入「程式教學」的考量點。

人類的追求,要獨一無二

我認為,人類文明要與機器人拉出差距最終追求的應該是「個一」,而不是「齊一」。亦即人最有價值的是,每個個體獨特的世界觀、人文素養、情意美的敏感度、審美批判的品味能力、生活的智慧……等。機器做不到的地方,才展現人的價值,而不是從眾、齊一沒有思考的烏合之眾。

即便將來人工智能取代很多職業,但是只有人性的角色,它無法取代。我曾設想過醫生的「今昔對比」做為一個例子:以前醫學不發達,沒有盤尼西林時,醫生即便診斷出病人受到染感,依然束手無策。除了消減病人的不適,卻無法解決根本問題,醫生只能握著病人的手給他信心,甚至最後眼睜睜看病人死去。

可以想見,日後電腦在海量資料及大數據支援下,面對病症的解讀、判斷可以更加快速而精確,用藥可能分析得更細膩,甚至在微機器人輔助下,深入人體內部動刀。這時醫生的角色原始返終,又回到以專業監控病況與安慰者的角色。科技最後又回到人性,科技無法取代的是醫生終極關懷的「安慰病人的手」。

 科技的進展排山倒海、來勢洶洶,面對世界大趨勢,年輕人要如何在未來科技社會中,找到自己獨特的定位?我們原本期盼的未來,已經成為過去;別人的現在成為我們來不及追趕的未來。台灣教育若不改變,也將在世界地圖上消失。以下的章節希望能為下一世代的年輕人找到些許的答案與啟發。

從芬蘭十年教育改革 反思台灣放眼未來

本文節錄:【在世界地圖上找到自己】 一書/嚴長壽 著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人物專訪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