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企業懸壺,醫院換妝

文 / 林惠君    
1993-11-15
瀏覽數 8,700+
企業懸壺,醫院換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車水馬龍的敦化北路上,緊鄰台塑大樓的長庚醫院,每天平均有五千人掛號求診,加上林口、基隆、高雄三大院區,每天門診病患達兩萬人,居世界首位。曾參與長庚醫院規畫的私立醫療院所協會理事長張錦文觀察,六十五年才創設的長庚,雖然比台塑企業晚了幾十年,「但在一般民眾心目中,長庚比台塑還偉大。」

樹木成蔭的敦化南路上,開幕剛滿一個月的聯安健診中心,由和信集團、歌林等十大企業集資一億五千萬元成立。總經理李文雄扳指細數:國外醫療市場中,疾病醫療占三成,保健安養則占七成;反觀國內,醫療部分投人者雖眾,保健市場卻被嚴重忽略,「這是個很好的市場切入點。」出身中華投信協理的李文雄微微一笑。

企業跨足醫療業逐漸蔚然成風,長庚醫院開啟先河,如今由大型企業支持成立的醫療院所在八家以上,形成公立醫院和宗教團體醫院之外的另一股醫界主力。

醫療市場有待開發

溯究其源,外在環境是引發動力之一。早期公立醫院不足,設施落後,企業主也飽受其苦。台塑董事長王永慶的父親生病時,深感醫療服務不足;奇美董事長許文龍的姊姊求醫時,不但沒有病床,要用心電圖也排不到;國泰醫院管理部主任謝何修慨歎,「當時上醫院是件恐怖的事。」

環境不好時,這些苦只有忍過去,等經濟轉好,「就會想自己做,不再受苦。」長庚醫院管理中心主任莊逸洲分析企業主的心態。

興建醫院所費不貲,動輒就是幾十億的預算,但是它解決了企業主、員工、企業客戶就醫的麻煩。一家企業出資醫院的主管不諱言,「這也算是關係企業的福利」。

員工和客戶只是基本需求,醫院最直接影響的,是對醫療永遠有需求的社會大眾。企業雖多以財團法人方式成立醫院,然而許多人都說得出國泰醫院是由霖園成立、新光醫院當然是新光集團……,每天幾千人在醫院進出,企業的知名度和形象也在無形中增長。

一位社會人士直言他不喜歡某家企業,但因住在這家企業所蓋的醫院附近,生病時還是會去;有位醫界人士對企業本身多所批評,卻也承認再怎麼說,醫院總是救人救世的行業。對愈來愈注重公益形象的企業而言,醫院無疑是回饋社會最直接而實際的途徑。

企業有起有落,但財團法人的醫院都是可長可久,畫清企業與醫院間的利益關連,醫院就不致受到企業起落的波及。「醫院可以替企業永久保存形象資產。」曾規畫過多所財團法人醫院的張錦文認為,這是企業永續經營的另一種形式。

做生意,往來客戶畢竟有限;蓋醫院,都可能和每個人都有關係,人脈和影響力無限延伸。種種加成效果累積起來,企業和醫療這看似各行其道的兩者,開始攜手並行。

然而畢竟隔行如隔山,當企業主一腳跨進醫療業,幾乎立刻感受到這是個和企業截然不同的體制。醫院的高度專業性和極大的個別差異性,使企業判斷產品的標準,在醫院派不上用場,「醫療很難有臨界點。」長庚主任莊逸洲指出。面對複雜且不可預期的醫療狀況,又缺乏具象的指標可以評估成果,出身惠普科技的書田泌尿科診所行政副院長金傳蓬搖頭感嘆,「非營利的醫院,比營利的企業更難做。」

純營利導向的企業,數據可以代表一切,很多事能果斷地用商業手段解決,由國泰人壽轉任國泰醫院管理部主任的謝何修則發現,非營利組織的醫院是個「不能一味講求效率和成本的地方」。一部精密的醫療儀器,即使用到的人可能不多,但只要病患有需要,再貴還是得買。醫療的投資,就像無底洞,沒有上限。

成本效益非比尋常

以每張病床成本兩百萬的基準計算,兩百床的規模就是兩億元的投資,還不包括土地成本,加上醫療收費受到政府限制,醫院的回收無法如企業所要求般快速。由辜公亮基金會支持成立的孫逸仙醫院,開幕三年多來仍在虧損,企畫室兼財務室主任林至常苦笑:「企業如果想賺大錢,不要蓋醫院。」醫務顧問張錦文也告訴企業主,要有頭十年都可能虧本的心理準備。

如何計算利益多寡,只是最基本的分野;醫療的特殊在於任何決策都可能攸關生命。製造產品的錯誤,可能是多一個瑕疵品,而醫療服務的不當,代價也許就是一條命。提供醫療服務者若是動機不純正,「很可能造成病人沒有第二次機會。」衛生署醫政處處長楊漢泉強調。所以他嚴格要求不能有商業動機,對於企業的加人,楊漢泉的條件是,「可以有企業管理的技巧,但不能用商業方法和手段。」

在財團法人醫院的運作上,企業只是資金贊助者,但這種迥異於過去公立醫院和私人開業醫生的背景,不可避免地影響傳統醫療生態。

肯花鉅資興建醫院的企業,通常也不吝於其他硬體的投資。醫院主管常常語帶驕傲地介紹:「這部機器國內只有臺大和榮總有,再下來就是我們。」新光醫院開幕之初,媒體的焦點幾乎都集中在每個病床平均達六百萬元的高成本;潤泰集團出資的書田泌尿科成立剛滿兩個月,行政副院長金傳蓬指著仿效飯店布置格局的候診間說:「企業的作風是不做則已,要做就做一流的。」

除了充裕且靈活的資金運用,本身的知名度,也是企業的現成優勢。奇美企業在逢甲醫院營運困難時接手並改為奇美醫院,紓解了醫院的債務危機;有奇美的擔保,醫院向銀行貸款的利率由原先九.五%降到五%,奇美的名氣和高薪政策也吸引不少醫護人員。

影響傳統醫療生態

而企業真正改寫傳統醫界生態的關鍵點,「是讓大家更注重管理。」同時擔任中國醫藥學院醫務管理研究所所長的張錦文一語中的。

長庚醫院把企業中的分科經營和成本中心導入醫院管理,使投入鉅資的四大院區,在啟用後三到四年幾乎都能達到收支平衡。被稱為經營之神的王永慶,雖然沒有親自主持醫院,但他要求效率和合理化的企業經營理念,在長庚也看得到。

有一次王永慶發現長庚的藥劑師只負責抓藥,無法完全發揮其專業知識,便主張把配藥工作交由電腦協助,藥劑師則輔導病患服藥知識。這項不同於醫界傳統的作法曾引起爭議,但王永慶堅持醫院也要合理化,認為藥劑師抓藥是大材小用,他不接受這種低效率。

長庚對成本的精打細算,被稱為正統的台塑作風,許多公立醫院也開始學著算起成本;在醫療成本節節上升的今日,企業管理技巧成為醫院抑制成本的特效藥。本身學醫院管理的長庚主任莊逸洲認為,不管營利或非營利,「管理的道理都一樣」;奇美在接管逢甲醫院後,醫院營業額逐漸轉虧為盈,門診量增加三倍以上。

制度和觀念是另一種衝擊。國泰醫院成立之初,行政人員多來自國泰人壽,連帶把當時醫院還沒有的退職金和退休金制度移植過來;曾在惠普科技從事教育訓練長達十年的書田副院長金傳蓬,在推動顧客至上、人員一視同仁的觀念時,發覺這些在企業中視為當然的理念,對講究專業、重視倫理的醫療界來說,卻要兩年以上的時間去習慣。

改造企業文化

企業打開了醫界接受外來刺激的大門,醫界也相對地教了企業不少在企業中學不到的功課。

追求利潤的企業體,在醫院強調人性的前提下,開始領略到非營利組織的運作可能更困難。醫務顧問張錦文觀察到一些投資醫院的大老闆,起初心裡都想著如何大量生產以降低成本,但在參與的過程中,慢慢瞭解醫療界的特質所在,原先的想法隨之改觀。在新光醫院院長洪啟仁看來,這改造了原有企業體質,「創造新的企業文化」。

經營醫院的戰戰兢兢,不亞於商場的叢林競爭,讓企業最切身感受的,「是生命的價值和尊嚴,」聯安健診中心總經理李文雄注意到企業觀點的改變。原先從事投資的李文雄,每天看著錢上上下下,現在轉向醫療業,終日和生命接觸,「感覺踏實多了!」他爽朗地笑說。

企業跨入醫療業,「代表醫院本質由非營利走向部分營利。」熟悉醫界的陽明醫學院公共衛生學研究所教授藍忠孚指出。醫院追求合理利潤是應該的,但過度利潤導向都會破壞生命至上的醫療倫理。藍忠孚認為國內尚不至於像美國醫院嚴重商業化,卻也擔憂這種商業傾向如今已開始浮現。

企業會不會把醫院帶向商業營利走向?不少醫界人士坦承這是最大的隱憂。即使企業不直接主導醫院運作,一位公立醫院的主管透露,「我還是擔心商場的賺錢風氣多少會影響到醫院。」

有人批評企業最重視的,還是所投質的醫院能不能生存,「如果真的是為了社會需求,花蓮、台東醫療資源那麼缺乏,為什麼沒有企業去?」而醫院幫企業做假帳、企業炒作醫院附近土地的傳聞繪聲繪影,衛生署又始終不公布財團法人醫院的財務報表,更顯疑雲重重。

醫院商業化不可避免

長庚講求效率的經營方式,常被指稱有商業化取向,王永慶曾撰文表示,如果可以藉此做到合理化,「這樣的商業化有何不妥之處呢?」孫逸仙醫院執行長黃達夫直言,他不能接受台灣社會看待企業蓋醫院的心態,「好像以為大家都只想賺錢。」

接手逢甲醫院後,奇美至今已捐出近兩億元,奇美企業企畫處協理林榮俊認為,醫院不是說收就收,而是需要長期付出,若說企業是藉此提升形象,「等於倒果為因」。長庚莊逸洲更索性把手一揮:「不要去想這些,想了教人手軟,心裡會不平衡。」

衛生署醫政處處長楊漢泉從整體面分析,即使企業不介入,在社會薰染下,醫院仍會漸現利益氣息,企業可能帶來的應只是加重作用。

企業蓋醫院的利弊眾說紛紜,企業也積極找尋能和社會達成共識的著力點。財團法人模式可以減少外界對利益輸送的猜疑,而委託專業經理人,企業就可以退居第二線,扮演支持的角色,「並非一定要站在第一線指揮,」孫逸仙醫院執行長黃達夫建議。面對醫院這樣一個極專業的領域,由中信集團轉任孫逸仙醫院企畫室主任的林至常也認為,企業應該是瞭解而非干涉。

經營管理有模式可循,企業該有的心態都難以具體設限。一位公立醫院主管給企業的「忠告」是:醫院是個要做很難、做下去更難的行業,國外對醫療業有周延的法規、強力的主管機關及醫院間的相互監督,而國內仍付之闕如,相較之下,企業需要更大的自律力量。

現行法令無法限制出資者的背景,企業跨入醫療界已成事實,陽明醫學院教授藍忠孚樂觀地認為,只要政府法令確實監督、企業和醫院自我管理得當,不必太害怕企業。對明年底即將實施的全民健保,私人企業的加入,「也許能對建立全民健保系統助一臂之力,」身為全民保健基金會發起人兼董事長的太平洋房屋公司總經理章啟光指出。

企業蓋醫院的步伐並未停歇,未來是利多或弊多?整個社會都在屏息以待。

本文出自 1993 / 12 月號

第090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