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新圈地運動

文 / 何亞威    
1993-08-15
瀏覽數 11,500+
新圈地運動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從滄海到桑田,需要多少歲月?這一代在台灣的人得以一見,是幸,還是不幸?

漲潮時是海,退潮才見陸地的海埔地,一夕飛上枝頭作鳳凰。企業家、政治人物的身影紛來沓至之後,抽砂船、怪手進駐,天然海岸線逐漸消失,卡車載來垃圾、工程廢土填滿水鳥的寄居地,弄潮人必須在工業區、垃圾掩埋場間尋找親海的空間。

一股新的圍地風潮正搶攻海埔新生地。

台灣西海岸的各主次要河流挾帶大量泥沙入海,加上強烈季風和沿岸海流影響,形成寬廣的潮汐灘地,從桃園到高雄共有五萬四千公頃海埔新生地,是海洋生物種類繁雜、海洋生物力很高的地區,有環境保護、國土保安功能,可說是大自然送給台灣的寶貴資產。

海埔新生地也是地理學上所稱的敏感地帶,既寶貴又脆弱,但是數十年經濟開發,台灣已經從國土成長變成國土流失。

中山大學副教授邱文彥發現,台灣可供填海造地的五萬四千公頃地區才開發了一萬二千公頃,但是開發不當而流失的國土(地層下陷)卻超過九萬公頃,幾乎等於加倍把土地還給大海。

土地革命

更大規模的濱海開發正一波波衝擊台灣西海岸,幾乎各縣市都投入這場新的土地革命,絕大多數原本連地籍資料都沒有編定的土地,霎時騰雲翻飛起來。

地價一飛沖天,雲林縣是最好的例子。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本文出自 1993 / 09 月號

第087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