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大學教授,可不可以是電視節目主持人?

成為「大眾的老師」
文 / 陳芳毓    攝影 / 賴永祥
2015-08-19
瀏覽數 12,350+
大學教授,可不可以是電視節目主持人?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大學教授,可不可以是電視節目主持人?這議題引發兩方論戰。

國立大學教授是國家公務人,兼職時數、方式與內容有明文限制,如不能影響本職、不能損及學校形象、例行性兼職業務一周不能超過八小時等等。(《公立各級學校專任教師兼職處理原則》)。私立大學教授雖可依學校規定,但普遍不希望教授「拋頭露面」。

的確,教學與研究是教授的首要任務,但「教學」的本質,是將艱深觀念化繁為簡成大眾語言,循序漸進影響對方的思想與行為。這正是好老師與好節目主持人的交集。

只要舞台夠大,一位好老師不只能教出數十位好學生,更可能改變整個社會,發揮等比級數的人才槓桿效益。在不影響教學與研究前提下,制度有沒有可能多點彈性,讓有意願的教授走出校園,成為「大眾的老師」?

英國教授主持科學節目,獲學校表彰

在英國,英國廣播公司(BBC)許多科學節目主持人,都是大學教授。

如曼徹斯特大學物理學教授布萊恩‧考克斯(Brian Cox),披著一頭中長髮的他曾是樂團鍵盤手;伯明罕大學(University of Birmingham)美女解剖學教授艾莉絲‧羅伯茲(Alice Roberts),則是大學時代便接觸演藝圈。

近幾年還出現一位後起之秀——馬克‧米奧多尼克(Mark Miodownik)。

46歲的米奧多尼克頂著光頭、架幅黑框眼鏡,外型頗符合對學者的想像。他是英國五大名校、倫敦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教授及研究室主持人,曾獲時代雜誌選為英國科學界「最有影響力100人」。

他的學術影響力很快延伸至媒體,陸續在BBC主持過三個電視節目,是其他節目的固定來賓,也是電視演說常客及《衛報》專欄作家。

西裝配大花襯衫加帆布鞋,是米奧多尼克的招牌打扮,古典下藏著叛逆。但他主持風格簡單而扎實:手上忙著實驗,口中解釋原理,在錄影棚裡各式儀器和大螢幕間切換穿梭,一刻不得閒。

為解釋重力,他曾將裝著果凍的大小兩個氣球從高空拋下,結果大氣球爆裂,小的卻安然無恙,對青少年聽眾證明「尺寸有差」;另一場演講則現場使用三D列印機層層疊疊印出一隻隻小手,讓觀眾傳閱;還曾將迷你攝影機伸進嘴裡,秀出補在蛀牙上的材質,人們的眼睛與嘴巴也跟著張得大大地。

(米奧多尼克的節目片段。影片來源:The Royal Institution

與其說米奧歐尼克在表演,不如說他是把教室搬上舞台,使更多人感染他對科學的熱情。

他的新書《10種物質改變世界》(Stuff Matters,天下文化出版),甚至驚動了大西洋對岸的比爾‧蓋茲(Bill Gates),在讀後感寫著,「他對數字著墨不多,但對物質的浪漫卻無可救藥。」

無可救藥的浪漫,源自科學家見微知著的天分。

牛頓因一顆掉在頭上的蘋果,發現萬有引力;中學時期,米奧多尼克也曾在倫敦地鐵遭到隨機攻擊,從此對在他背上劃出五英吋長傷痕的刮鬍刀片,產生優雅到近乎病態的依戀。

「這一小片只比郵票大不了多少的鋼材,毫無困難地劃破我身上的五層衣物,以及皮膚的表皮與真皮層,」他寫到,「那是我愛上材料的起點。」

米奧多尼克在媒體的大量正面曝光,使倫敦大學學院在2014年頒給他「溝通與文化獎」(Communication and Culture Awards)。

該獎範圍含平面媒體、電視、廣播、部落格、節慶、公共活動、藝術專案及展覽,目的是為「表彰同仁及學生對高等教育外的聽眾,傳播倫敦大學學院知名度、成就及任務的優異表現。」

從功利角度來看,即便世界名校也需要名師做媒體行銷;從社會責任看,教育大眾、推動進步,不也是大學的任務之一?

讓大眾成為支持學術發展的一員

但為何多數教授主持人都來自科學界?

其一,科學專業度高,一般主持人難以取代;加上現代科學知識始自西方,所以科學節目擁有穩定收視群,甚至有機會躍為熱門節目。

以曾邀米歐多尼克擔任耶誕電視演講的英國皇家學會(Royal Institution)為例,該演講已舉辦190年,目的是對大眾及青少年傳播科學知識。

回溯講者名單,1977年的卡爾‧薩根(Carl Sagan),是美國最重要的天文學家之一,也是教授主持人的代表人物。

薩根先任教於哈佛大學,後獲聘康乃爾大學終身教授,終身發表超過600篇論文,創作的科幻小說還被拍成電影。

但真正使他家喻戶曉的,是1980年代的電視節目《宇宙:個人遊記》(Cosmos: A Personal Voyage)。它曾是美國公共電視史上最受歡迎的節目,兩度獲艾美獎,在60多個國家超過5億人觀看。

然而,保守的科學界輕視薩根,認為他的作為過於誇耀而內涵不足;薩根卻認為,科學發展依賴公共經費,當大眾了解科學,才會願意支持。

讓大眾媒體成為促進溝通的平台

「了解,才會支持」,或許是解開台灣教改癥結的關鍵句。教室內的改變,還需要家長、官方與大眾的了解,才能贏得更多支持。大眾媒體,或許是個促進溝通平台。

近兩年,各大學與民間團體如台達電基金會,傾力推動大規模公開課程(MOOCs),讓好老師、好課程透過網路開枝散葉,提升學生能力。結果反應超乎預期,許多名師兩岸選課人數動輒上萬,新、馬、中、港、澳教師還常組團來台觀課。

讓我們突發奇想:若將一流設備與人才做成常態節目,是否不只學生受益,還能鼓勵社會理性對話,更成為台灣教育出口的特色?

那麼,把關教學研究品質與發揮人才效益之間,那條防弊與興利的界線,或許值得重新畫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政治評論高等教育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