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年輕人打工度假問題多,T-WHY教背包客如何自救!

海外打工遇不平,不用再忍氣吞聲
文 / 李雅筑    攝影 / 張智傑
2015-03-13
瀏覽數 27,150+
年輕人打工度假問題多,T-WHY教背包客如何自救!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打工度假,無疑是近年台灣年輕人討論度最高的字詞。拋下原有生活,揹起簡單行囊,前往未知國度,無論是為擺脫22K薪水、賺一桶金,或是開啟人生新視野與想像,「短暫出走」確實撫慰了年輕人苦悶已久的心事。

其中又以澳洲最受歡迎,據統計,2004年至今,台灣赴澳打工度假人數逾十萬人,台灣已成澳洲打工度假的第二大來源國,2013財政年度統計更指出,當地台灣打工度假者高達2萬9366人。

不過這背後,卻潛藏了不為人知的一面。2014年10月中,澳洲公平工作委員會(FWO)報告顯示,2013年打工度假共有2018件申訴案,比前一年度多了61%。

種種案件層出不窮,包含被老闆惡意扣薪、工作薪水未達最低薪資標準,以及生病還被逼迫上班等。例如,2013年,一名23歲男生在澳洲肉品公司工作,不慎滑倒燙傷,緊急用直升機就醫,沒想到,肉場還向他索取138萬元的直升機運載費用。

難道出門在外只能摸摸鼻子、自認倒楣,選擇忍氣吞聲?一群曾遭受不公平待遇的台灣背包客決定自救,許韋婷、陳一仁、Sherry和Hank合作成立T-WHY(Taiwanese Working Holiday Youth)平台,教導大家如何保障自我權益。

(圖:T-WHY(Taiwanese Working Holiday Youth)網路平台)

平台上不僅分享彼此打工經驗,也翻譯澳洲勞動政策和新聞,提供完整自救資訊,不被惡老闆牽著走,此外,他們更與澳洲公會合作,協助個案轉介服務,讓受害者能找到最適切的發聲管道,平台一推出,就深受歡迎。

2014年1月上線至今,累計瀏覽人次已達26萬人,之後吸引韓國人關注,仿效成立KOWHY平台,一股年輕人打工度假自救風潮,正在國際間蔓延。

30歲的許韋婷,回憶起幾年前的澳洲打工經驗,依舊心有餘悸。當時她和陳一仁在一家農場工作,每天忙著採集西瓜、哈密瓜和番薯等水果作物,每日不到五點就出門,忙到下午才能休息,陳一仁甚至要一天搬運2000顆西瓜。

如此辛苦工作卻沒得到應有回報,許韋婷表示,她的打工計薪方式是計件制,不過換算下來,工作時薪卻遠遠低於最低薪資標準。有次當地天氣狂風暴雨,她當時生病,老闆不但不給請病假,還脅迫她要上工。

陳一仁則是之後在按摩業工作時,離職前遭受老闆惡意扣薪,官司訴訟打了整整九個月,讓他飽受折磨。

一連串的遭遇,讓他們決定開始研究勞動議題。關於薪水,許韋婷發現,澳洲的人力仲介制度大有問題,許多老闆為求方便,將員工招聘外包給人力仲介公司,不過大工頭還會發包給一堆小工頭,層層剝削下,最尾端的勞工往往成為被犧牲的對象。例如農場工人,理論上扣除仲介費用,應能拿到約時薪19元澳幣,但最終幾乎只能拿到16元澳幣。

另外,澳洲政府對待打工度假者並不友善。許韋婷說,根據澳洲法規,第一年打工度假的簽證,只能為同一僱主工作六個月,時間一到就要走人,而申請第二年的門檻,則是要在偏遠地區從事一級產業工作約三個月,「許多人為了集二簽,選擇忍耐,但短短六個月,其實根本找不到好工作。」

平台的成立,不僅是要協助台灣人,也希望喚起大家對勞動權益的重視。「台灣人太善良,善良到連自己的權益都不爭取了,」許韋婷語重心長地表示,台灣的社會文化強調以和為貴,這無疑就是助長惡老闆想剝削員工的心態,她說,當T-WHY平台推出後,甚至還有人跟她說:「你們再這樣鬧,之後澳洲政府不歡迎台灣人怎麼辦?」讓她啼笑皆非。

她觀察,台灣媒體對打工遊學的報導,呈現方式太極端,不是太過吹捧打工度假的生活,就是貶低台灣年輕人,儼然就是「掏金天堂」和「台勞地獄」,讓大家無所適從,「但真實情況並非如此戲劇化,只要懂得保護自己,打工度假依舊是令人嚮往的挑戰。」

她也提醒事前做好功課的重要性,她說,隨著愈來愈多人分享打工度假經驗,有些想要一探究竟的年輕人,甚至開始不做功課,一股腦就先飛到當地再說。她建議,在台灣就先找好工作,而一到當地可以加入工會,凝聚心力,「之後工作上遇到問題,才能有多一層保障!」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政治親子健康醫療旅遊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