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在以色列,軍人比政客更讓人信賴!

【採訪側記】
文 / 林琮盛    攝影 / 陳之俊
2014-06-12
瀏覽數 13,300+
在以色列,軍人比政客更讓人信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圖說:以色列國會教育委員會主席密茲納(A. Mitzna)) 

本週末就是黃埔軍校建軍90週年紀念日。然而,軍人在台灣的地位卻一直未被認真看待和重視。相對之下,以色列軍人卻享有比政治人物更崇高、更受社會信賴的地位。

4月下旬的一個午後,剛坐定在以色列國會教育委員會主席密茲納(A. Mitzna) 辦公桌前面,他劈頭就問《遠見》記者:「你們那群佔領國會的學生,情況怎樣了?」

正當記者訝異之際,密茲納繼續說道:「我前陣子到過台灣,當時學生正佔領立法院。」

學生佔領國會,彷彿成為他訪台印象最深刻的大事。

闖蕩政壇21年,掌握審核以色列125億美金教育預算關鍵之鑰的密茲納,並非政界「科班」出身。一踏進密茲納辦公室,迎接客人的景象,是他年輕時,坐在坦克車上,留著濃密落腮鬍,背景是一片荒漠的兩幅黑白照片。

自1963年入伍,到1993年官拜中將退役,密茲納在軍隊付出了最青春年華的寶貴歲月。在1967年、1973年「六日戰爭」「贖罪日戰爭」,這兩場決定以色列續存的關鍵戰爭,他戰功彪炳,分別榮獲傑出服務勳章。牆上的兩幅照片,就是他在「六日戰爭」留下的光榮剪影。

當過軍人,又投入政界,密茲納對以色列軍隊訓練和教育付出極大關注,並十分自豪軍人的出身背景。表情不苟言笑,充滿軍人剛毅氣質的密茲納,用低沈卻堅定的語氣說:「在以色列,軍人是備受信任和尊重的」。

密茲納說,以色列是一個徵兵制國家,擁有一個極具戰鬥力、活力的部隊。當兵是以色列每位公民的重要職責,藉由服役,能讓18歲的孩子退變為成熟的大人,讓他們了解國家的真正需求為何。

服役也提供年輕人一把通往社會的鑰匙。在部隊裡,孩子會和各種不同階層和背景的人,齊聚一堂,大家一視同仁;進入社會後,無論是找工作或入學面試,面試官通常會問:「你是哪個部隊退役?在部隊工作為何?」。

談到部隊資歷對政治生涯的影響時,密茲納說,身為一個政治領導者,就要設定一個目標,讓人們知道前進的方向。在部隊,他學習到這種領導統御能力;領導者也要以身作則,讓人信服、遵從。

密茲納舉例,在以軍,軍官會衝第一線,號召弟兄「跟我走」,而非躲在幕後發號司令。軍中培育出的領導統御的訓練和能力,和政治人物很像。

將官貢獻一生年華,捍衛國家。這讓軍人在民眾心中,打下很深的信賴感。軍人轉戰政治圈後,也更具使命感。當今社會,人們正陷入對傳統政客不信任的泥淖中;百姓不相信,政客會把國家利益擺放在自身利益之前。

他認為,反觀來自軍中轉入政治圈的政治人物,他們用行動證明,真正為國家付出,而能獲得民眾的信任。尤其,軍人對國家擁有很強的責任感,為此勇於承擔責任。密茲納更強調,以色列全國上下一致的精神是:「共同承擔責任」。

他說:「我們很清楚當兵目的,知道為何而戰。為此,很多年輕人不會只擔任長官而自豪,而更想要進入軍中的精英單位,把進入精英單位視為一種榮耀和目標」。

「所以在以色列,軍人的地位是很崇高的?」記者如此詢問。「是的,沒錯,」密茲納說,過去66年來,以色列面臨艱困的處境,很多人為此犧牲和奉獻。不少以色列人認知,在前線或重要地區服役是重要的歷練。

和美軍或東方軍隊不同地,以色列並未有類似美國西點軍校的專業軍官培訓學校。

如此一來,每個軍官都從最基層士兵幹起。之後會有軍官篩選機制,依照素質和成就挑選。篩選時,部隊會對所有基層士兵開放,無論士兵來自哪裡、什麼背景,全都一視同仁,任何人都可能成為將軍。

密茲納說:「以色列國防軍是真正的人民軍隊」。每位後備軍人每年都要回部隊服役一到四週。他們脫下便服,換上戎裝,無論職業為何,都要接受軍事指揮。

長官的權威絕非來自臂章上的軍階。指揮官還要擁有領袖人格特質,備受士兵信任和尊重。以色列國防軍沒有軍官俱樂部,軍官和基層士兵沒有距離鴻溝,軍官也不會炫耀自己的階級。每個人都來自同樣的階層。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