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劉大任/從保釣浪子到悲憫文人

文 / 楊孟瑜    
1991-09-15
瀏覽數 19,150+
劉大任/從保釣浪子到悲憫文人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像隻兩年一飛的候鳥,旅美小說家劉大任在暑熱中飛抵台灣。

在台灣,他的近作「晚風習習」獲選人時報年度十大好書,但還有許多人記得他是當年保釣運動的核心人物。劉大任的經歷、劉大任的作品,儼然是當代壯年知識分子「追尋中國、認識中國」漫漫歷程的縮影。

「統獨的路,我們也走過一趟。我現在已不會用either...or「不是這個,就是那個」的態度來看兩岸中國。」在母校台灣大學旁,挺拔依舊的劉大任侃侃陳述。

他希望從全球的觀點來看,共產世界漸崩蝕;美蘇超強對立漸消退;日本勢力漸升;歐洲新霸權漸起,世界將由幾個大經濟集團主導。台灣加香港,再加上大陸沿海,會是太平洋盆區的要角。「放大視野從世界未來發展著眼,或許統獨之爭就是個小問題。」

想把歷史挖出來

任職聯合國秘書處近二十年,劉大任的世界觀,與其說和工作有關,不如說是來自對中國的長久關懷,和一段刻骨銘心的探尋。

他曾是五0年代台北知名的文藝青年,熱情洋溢、才氣縱橫。自幼隨父母遷台的外省子弟背景,以及求學時接觸到殘缺的近代史教育,使得劉大任不論在台大哲學系,或是在留學夏威夷大學時期,皆拚命閱讀魯迅、巴金、老舍、郭沫若的著作,「我很想把歷史挖出來,」他說。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健康醫療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