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預防趁早 40歲起要了解失智徵兆

林口長庚醫院失智症科主任 徐文俊
文 / 林珮萱    
2016-03-17
瀏覽數 73,650+
預防趁早 40歲起要了解失智徵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現任主任徐文俊醫師將幫助家屬視為失智症醫療過程最重要的一環。中心是如何賦與家屬能力、扮演好關鍵角色?以下是徐文俊醫師的訪談:

台灣失智症病人有九成是居家照顧,使得教會家屬如何居家照顧很重要。

我觀察,家中一人罹患失智症,其實整個家族三代、至少會有十人受影響。以現在台灣24萬名失智症者保守估計,就是超過200萬台灣人,可說全台1∕10的人口,都與失智症相關。

首創失智中心 提供整合服務

觀察到失智症患者漸多的趨勢,林口長庚醫院桃園分院2009年首創第一個失智症中心。有獨立門診區,共5位失智症科的醫師,加上9位正職的護理和醫技團隊,包含個案管理師、臨床心理師、職能治療師、社工,提供整合性服務。

平均每月門診個案數達1500位,成立至今累積病例超過1萬人,不乏從外縣市,如台中、宜蘭、澎湖來的患者,因我們有一套完整照顧,不只來看病拿藥。

這個中心具六大特色,衛教服務、職能治療、瑞智健診、輕度失智症訓練課程、健腦保智訓練課程、失智症照顧者照護技巧訓練班。

好處是和其他醫院相比,醫師看診後,有個管師可依醫囑進行衛教,對初診病患和其家屬,能進行較長時間的諮詢與規劃。多種健診、訓練課程,也有預防效果,對於前期病患及早診斷,減少轉變至失智症的可能。

最大重點是強調家屬的重要。在整個失智症醫療過程裡,沒有家屬是無法成功的,因為家屬往往是最重要的照顧者。即使有聘雇外勞執行照顧工作,最根本還是要由家屬負擔實際責任。

失智症者經常不會表達,甚至相關病症對他不覺得困擾。最常見的情境是,門診時,問病人最近狀況怎樣、有沒有什麼問題,病人都說沒問題,反而是一旁的家屬猛搖頭,說問題很多。

患者離開醫院後的各種情況,有沒有吃藥、服藥之後是否有改善,都需要透過家屬轉達給醫師,才有辦法了解病程發展,做出適當治療判斷。

況且,醫囑所交代的注意事項,依然得仰賴家屬協助才能執行,否則患者記憶力不好也沒用,會使得門診效果大打折扣,變得無效。最令人擔心的還不只是沒吃藥,若是忘了已經吃過藥而重複吃,反倒有害。

不只照顧病人 也關心家屬

因此,家屬不只是被關懷,更是治療的一部分,所有對病人的處置都要讓家屬了解。我常說要enable家屬,意即讓家屬有能力去做這些事。我將幫助家屬,視為失智症醫療很重要的一環。

這也是為什麼我們中心從設立之初,就有失智症照顧者照護技巧訓練班,簡稱家屬訓練班。每月開一次八小時課程,教六大面向。包含認識失智症概況與病程、精神行為問題的認識和處理、生活照顧技巧、如何帶個案活動、家屬的心理調適、社會資源在哪裡等內容。

家屬是需要支持、教育、以及保護的。保護的意思是讓他們的生活品質不因照顧病患而受損,這樣也有助照顧時間更持久。很多案例到最後,病人還沒倒,是家屬過於疲累,而提早放棄。

所以我們給家屬工具,讓他們知道如何在家陪伴。一週七天,怎麼安排多變化的心智活動,協助失智症者多動腦,像是看電影、逛展覽、閱讀、寫書法、打麻將,或是更動態一點,可以走路、跳舞、爬山、選擇和緩的球類、手工藝等。也可以到到日照中心和老人中心參加課程。

另外也辦「心靈咖啡坊」,每月一次、兩小時的活動。分兩主軸,一是找專業講師來上課,分享新的知識,其次則是留給家屬彼此交流,有時相互吐苦水,傳授照顧心得,甚至比正規課程效果還要好。

針對來到中心的初診病人,我們會主動宣傳,希望他們來參加家屬訓練班和心靈咖啡坊。院方視為公益,目前都還是免費的。

特別要強調,家屬不能把病情是否改善的原因,算在自己身上。很多時候我們看到家屬盡心照顧得非常好了,但病患腦部退化的速度依然很快。有的家屬會灰心地問我,是不是他哪裡沒做好,會很自責地檢討自己。這些沒有必要。我鼓勵家屬心態盡量放輕鬆。

近年強調給家屬喘息服務。比方說,家屬可以到各縣市長照中心申請,一個月有幾小時可由長照中心安排讓照服員來陪患者,給家屬一段屬於自己的時間。

2016年8月桃園長庚醫院的日間照顧中心即將開幕,也是希望給家屬另一個可以善加利用的照顧資源。

2001年,我在聖保祿醫院和長庚醫院皆有開失智症門診,當時就覺得這個病是需要一個團隊來照顧。現在除了失智症中心,即將還有日照中心,讓醫療和照顧結合,兩種問題都能為病人解決。

治療失智症這麼多年,我常想病人其實是最幸福的,什麼都不知道。照顧者才最辛苦。曾有位家屬、近50歲男士,診間談起失智症媽媽照顧困境,一個大男人一直哭。你能感受到他的無助,更想幫助這群辛苦的照顧者。

女性失智 比男性多1.6倍

我出生在屏東潮州,國中時跟著父母搬到北部。讀到醫學系大四,因為對大腦的功能十分有興趣,就決定選神經科。早期神經科的影像技術不如現在,許多神經學檢查,要先靠神經反射、觀察肌肉力量、說話能力等來鑑別診斷患者的病因,下一步才做影像檢查,正確率可達八成。

在我眼中,神經科醫師簡直要像福爾摩斯,從很多看似沒關的線索中找出破案關鍵。神經科的訓練就是要把線索組合起來。

近年在國外醫界討論失智症,有人認為失智症是女性議題,因為按數據統計,失智症的發生率,女性比男生多1.6倍。這跟女性壽命較長也有關。人愈老,失智症風險本就愈高。其次,照顧者也是以女性居多。

健保現行模式,只有醫師門診可以給付,像我們中心團隊的其他個管師、社工均領不到健保給付。這也是我們積極要和衛福部溝通的,因為要解決失智症問題,絕對不能只靠醫師門診。

建議一般民眾,不管有沒有家人得病,40到60歲的人都應該開始學著了解失智症,因為在此階段,你的父母正處於失智症高危險族。若能提早辨識出長輩有失智症前兆,才能提早就醫。

2016年03月

10位名醫教你預防失智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