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陳建德 「科學神燈」照亮生技之路

科技之光/台灣光子源啟用 比太陽亮幾兆倍
文 / 黃漢華、蕭歆諺    
2016-01-27
瀏覽數 121,900+
陳建德 「科學神燈」照亮生技之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這套嶄新的研究取向稱為「恐龍胚胎學」,在學界引起熱烈討論,登上了《Nature》雜誌封面。2015年,他們再次使用同樣技術,分析恐龍牙齒的結構與成分,刊登在《Scientific Reports》期刊。

細數這些傲人成就,你可能會以為是科技先進大國才能完成,其實,提供關鍵紅外線技術的幕後功臣就來自台灣。

德國做不到 台灣做到了

「德國做不到的,台灣做到了!」來自德國馬克思普朗克國家研究院的學者,到竹科參觀台灣製作的光子源儀器,邊讚歎邊拍照。這裡是國家同步輻射中心,每年吸引國內外2000多名科學家、超過1萬人次使用。2015年啟用的台灣光子源更被國際譽為「科學神燈」,登上《Nature Photonics》和《Science》期刊。

這盞神燈是目前世界上最亮的同步輻射光源,亮度高達太陽光的幾兆倍。這道光源照亮學界,也照亮了半導體、製藥等產業的前景。台積電在這裡改善材料製程,台灣神隆也來此分析原料藥成分。

台灣光子源儀器比學校操場大,周長518.4公尺,耗資70億元、歷經十年興建,是台灣有史以來最大的科學投資,幕後推手是中研院士陳建德。

其實早在台灣光子源計畫前,陳建德就是響噹噹人物。在美國賓州大學求學時期,他自學設計光束追蹤法程式,提高能量解析率,驚豔學界。進入貝爾實驗室後,設計的「龍」光束線,進一步把能量解析率提升一倍以上,吸引美、日、法、德等國23座同步輻射單位遵循採用。

把自己當棉線 和同事串成珍珠項鍊

1995年,陳建德應中研院院士袁家騮邀請回台,升級舊有的「台灣光源」加速器。在他手中,儀器中原本會漂移浮動的三條光束線,變得筆直穩定,還擴充到25條,成為全球同步輻射的研究重鎮,學術研究的質量自此大幅提升。

同步輻射研究中心副主任羅國輝笑說,陳建德督促他們,有如「猛虎驅趕著狼群」:一隻猛虎驅動一群身懷絕技的野狼,帶領大家在學界攻城掠地。但是,這隻聰明又充滿野心的猛虎,求學過程並不順遂,小時候還念過放牛班。

他的哥哥是新任副總統陳建仁,哥哥從小名列前茅,反觀這位弟弟總是吊車尾。報考初中時,成績剛好是最低門檻,大學重考又轉系,才進入台大物理系,不喜歡上課的他,總是躲進圖書館裡自修,畢業時是全班倒數第三名。雖然求學過程一路波折,但不變的是他對物理的熱愛與好奇。憑著自學,他以第三名的成績考入台大物理研究所,跌破眾人眼鏡。

對物理的執著是陳建德打造這座科學神燈的基礎,當他帶著記者參觀時,就像個小男孩在介紹自己打造的夢幻積木城堡。途中他忽然停下來,神情變得嚴肅,原來是儀器中一片牆面的顏色有異,妨礙辨識,他馬上要求同仁改善。因為對完美的堅持,成就光子源溫差在攝氏0.1度以內的精準控制,讓瑞典與美國學者讚譽有加,也成功挽救險些失敗的光子源計畫,如期在2015年上路。

原來在2014年8月時,光子源儀器試行運轉,電子始終無法達到預定速度,研發團隊的七個小組彼此指責是罪魁禍首,陳建德也擔心影響國家計畫。到了10月不見轉機,他告訴七個小組主持人,「我們努力十年,如果失敗,就拿著七條白綾,自行了斷!」他要求主管負責,不問罪150名研究人員,但是,人人都感受他使命必達的決心。

皇天不負苦心人,他們終於發現金屬管的問題,連續在35小時拆卸七組機具的金屬管,陳建德親自送往工廠,徹夜修改,才化解危機,如期完成。

「一顆珍珠沒有力量,必須串在一起,」陳建德自比是一條棉線,將宛如珍珠的同事一顆顆串起來,變成美麗的項鍊,對同事的信任溢於言表。

也因為光子源順利啟用,台灣擊敗上海,取得2018年國際同步輻射儀器大會主辦權。研究中心主任果尚智說到這裡,眼裡盡是喜悅與驕傲。

陳建德希望這座儀器能造福全球學界,讓這道台灣之光,成為照亮國際科學界最強的探照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兩岸要聞科技傳產